政經

派飯增露宿者? 區議員否認倡設鐵絲網趕絕露宿者

廣告
派飯增露宿者? 區議員否認倡設鐵絲網趕絕露宿者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深水埗區議會在星期二(9月4日)的會議中討論露宿者問題,當中有民政事務處及社會福利署的官員指出,民間人士向露宿者派發物資令露宿者數目增加;各方均對說法感到不滿。其中討論緣起自兩份文件,當中一份由深水埗區議員李祺逢提出,他指地區綠化天橋受到露宿者「阻撓」,建議所有天橋底要加設鐵絲網及警告牌,並「盡快處理露宿者的去向」。獨媒便分別找來李祺逢、該區區議員衛煥南和派飯的明哥回應事件,李祺逢形容事件屬於一場誤會,更指:「我唔介意做衰人,如果我唔提出,區議會和社會就無人理!」

1175268_574378335932542_771211471_n

李祺逢:一場誤會

深水埗區議員(荔枝角北)李祺逢表示對被誤解感到苦惱,他強調原意是想喚醒公眾人士及政府對露宿者的關注,又指完全不知道通州街玉器市場的實際情況。「信中內容的天橋不是指通州街,而且兩件事係獨立!」他指出,改善露宿者的問題和綠化沒有人住的天橋底是兩件獨立的事。他補充指,油麻地那邊是因為有露宿者才要加設鐵絲網,深水埗則是在無露宿者的天橋先加設。「兩者性質不同,完全是兩回事!」

IMG_0509

李祺逢又指,不介意自己做了衰人,自己從沒有無趕走露宿者的意思,反而是出於好意。「以後繼續靠哂明哥?政府又唔做野?」他希望政府能推行另類優先上樓計劃予露宿者,解決露宿者問題。被指其聲明不近人情,打壓露宿者,他再次指出自己是想綠化沒有人住的天橋底,不是指通州街玉器市場,公眾不要誤會其意思。「我希望各個媒體均能給予我鼓勵及支持,讓我往後繼續推動政府。」另外,他又引用外國及新加坡的例子,綠化天橋是勢在必行,因為計劃能優化空間。

社署:民間人士令露宿者問題嚴重

社署的深水埗區助理福利專員李源雄在區議會上指區內共有334名露宿者,分別有超過六成及一成涉及吸毒及精神問題。但在過去一年只有35人獲批綜援租金津貼及5人獲恩恤上樓,合共只佔整體約12%。李更指近年不少民間團體及市民,包括「北河燒臘飯店」的東主陳灼明(明哥),向露宿者派發食物、日用品等物資,可能較政府的服務更吸引,減少露宿者脫離露宿的誘因。而深水埗民政事務專員莫君虞亦表示,愈多人向露宿者派發物資,可能令他們繼續露宿。

IMG_0515

明哥:政府閉門造車

明哥回應時表示,當局官員說的不是事實。「不要以為多了人拿飯便以為是多了露宿者,實情是他們食完飯便返回自己的地頭。」他指政府沒有深入了解真實情況,便胡亂作出定論。他指在其認識的個案當中,有露宿者獲得上樓資格後卻陷於兩難。「公屋需要兩個月按金,佢地根本唔夠錢拿鎖匙!仲有家具等等,樣樣都係錢。」明哥指政府盲目以為公屋及綜援便可以解決露宿者問題是非常不智。他又再次引用周星馳電影《蘇乞兒》,希望當局能正視露宿者問題。電影中皇帝及丐幫幫主的對白:「點先肯解散丐幫?讓朕可以安心。」「這個問題要問你,不是問我。做得到國泰民安,人人有飽飯食,乞丐便自動消失。」

IMG_0531

衛煥南:需考慮派飯的秩序問題

而民協深水埗區議員(南昌西)衛煥南,擔任該區區議員多年,他指通州街天橋的露宿者問題已經有廿多年「歷史」,自己亦接觸和處理過很多個案。現時的露宿者在年輕時大多在深水埗附近居住,在無法負擔劏房及板間房的租金下,唯有流落街頭。他補充指,當中有一些是來自油尖旺區,如油麻地榕樹頭附近及大角咀樂群街公園一帶,也有一些越南籍的露宿者。

衛煥南表示曾建議及安排他們申請社會救濟金及「上樓」等,但均遭露宿者拒絕。被問到民間人士如平等分享行動派等向露宿者派發物資,他指出發點是善意,並無不妥。但衛煥南指民間人士在這兩年間的行動次數上升,無可避免會令秩序混亂,亦難以管理。衛又不諱言指,民間人士的熱心的確引了一些其他地區如油尖旺區的露宿者前來,所以他建議派飯券較佳,因為即時的飯盒會令人造成錯覺「日日有飯派」。

「派飯會做成依賴,而且派飯只屬於短期策略。」針對深水埗的露宿者問題,衛指安置上樓才是長遠之策,他認為現時公屋輪候冊有近二十萬人,難以讓露宿者優先上樓。他建議社會福利署可發出租金優惠及資助,才可有助露宿者及早上樓。他又對記者表示,過去曾有南昌村居民向其投訴露宿者帶來的治安及衞生問題,呼籲當局正視露宿者問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