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佔中」 底牌

廣告

廣告

POKER

假若明年要「佔中」,以我目前的估計,是不會有動亂或流血事件,防暴警察亦不會出現,講到要出動解放軍的機會更是近乎零。原因顯而易見:

1. 佔中組織從頭到尾强調是用「愛與和平」佔領中環,所有參加者都抱著同一信念,「駡不還口,打不還手,要拉要抬,不作反抗」,試問參加者那裏有可能製做動亂?

2. 可能有人會擔心,到時有「別有用心者」滲入群衆,與外圍滋事份子,裏應外合,製做事端,產生衝突及動亂,給警方借口强力驅散及拘捕,描黑及破壞整個運動。

表面看來言之成理,但經驗告訴我們,這奸計是不會得逞的。若大家在去年有参與反國教政總集會,在最後幾個晚上,參加人數不少於十萬,但依然秩序井然。不單如此,参加者都帶著一顆無私及關愛之心,安靜坦然地坐在一起,肩並肩,偶然有參加者起立及短暫離開,群衆會自發地有如「摩西出紅海 」,騰空一條通道,讓離開者暢順通過。群衆的齊心,忍讓及對周遭環境的關注,絕對不會給「滋事者」有任何製造事端的機會,就算有一些單一事件發生,群衆亦會安靜地不為所動,讓「滋事者」知難而退。

國教是特區及北京政府,立場堅定,「重中之重 」的施政方針,理應無可退讓;在反國教高峰期,特區及北京政府同樣有巨大誘因,派人擾亂集會,製造事端,相信他們亦已嘗試過,最後無功而回。這便證明,用「打手」擾亂大規模群衆集會是不會成功的。

我相信特區及北京政府亦很清楚這事實,這亦是他們最害怕的地方。讓一群「無懼無私」的人,為著同一信念,爭取符合普世價值的「真普選」訴求,這種道德感召力,在佔中行動開始後,定必日復一日,感召更多香港群衆認知,支持及參與;各國媒體都會關注此事,信息24小時不停發放全球,到時局勢很容易發展成為一面倒支持集會人仕,特區及北京政府更不能在這場面用任何「硬」的手段,「平息」事件,撕破一國兩制假面目,讓世人知道北京政府背信忘義及冇能力接管香港。用「軟」的話,又會大大打擊统治威信,實為進退兩難。

特區及北京政府要打破這「兩難」及「必輸」局面,唯一就是不能讓其發生,用國內述語,「消滅於萌芽狀態」。這亦解釋為何近期這麼多個人及團體「打手」爭相表態,批抨佔中。可笑的是,至今所有「反佔中」言論,無論是學者,宗教人仕,政客,政府官員及所謂「意見領袖」,完全沒有任何像樣一點的理據,辯倒「佔中」,很多更是添煩添亂,成為笑柄,論述水平低劣,全都是犯駁地圍繞著三個範疇:

1. 不應該參與犯法
2. 製造動亂或動亂是不可避免的
3. 造成香港經濟嚴重損失

有關這三點歪理,是非常容易辯斥。戴耀廷就公民抗命的崇高理念,有異於一般犯法形式,已作多番解釋,我亦不想在此贅述。

上文亦已解釋動亂是不可能發生的。

我最想討論是雷鼎鳴教授的驚嚇論述「佔中會令每日香港損失16 億元」。世界評級機構標準普爾在今年5月22指出,“佔領中環”未必會影響香港經濟與評級;相反,若“改革”在某種程度上能改善政策制定,從而促進經濟增長和財政穩健,反而有助香港維持AAA評級。

中環作為金融中心,無論是聯交所及各大銀行,每天運作是透過電腦進行,電腦中心很多亦不在中環,甚至在香港以外國家,試問在地面上的集會,怎能影響電腦操作?

堂堂一位經濟學者,淪為「打手」時,只能無力地玩弄每年香港GDP約19,000億港元的數字,粗疏地計算全年日數及估計中環所佔生產百分比,從而得出所謂損失金額,亳無理論根據。試問「佔中」是否能將中環各大財經機構電腦運作停頓?將中環上班的人全數消失?莫非中環真的被「核彈 」侵襲,全區已夷平為廢墟?若非如此,中環GDP怎可能變成零?雷教授這種嚴重失實的假設,連「小學雞」水平都不如,實在有愧於其授業的芝加哥大學經濟學院,為了個人名利,自甘墮落,淪為「反佔中 」的「小先峰」,毫無理性的「為反而反」,不禁令人握腕痛惜!

其實所謂「癱瘓」中環,是指「癱瘓」中環地面上的交通,香港勝在有地下鐵,任何需要到中環辨事或上班的市民,實際上是不會受影響。情况就如去年反國教時,群衆多天佔領政總一樣,從來沒有影響公務員上/下班。佔中「癱瘓」中環,只是希望將「佔中」變為香港及全球關注點,用最和平的方法,爭取「真普選」。

「佔中 」不會製造動亂及影響經濟,我相信特區及北京政府心底裏清楚明白,只是假裝不知。他們所派出的「打手」,包括很多是自告奮勇之輩,除了個別水平很低者,大都「心知肚明」,但為了討好主子,向其領功,大家各師各法,堆砌不同「狗屁不通」的反對理由,甚至講一些可能連自已都不相信說話。

從特區及北京政府近來的種種行徑,他們已自揭底牌,「佔中 」是他們最難以招架的運動,只要大家向前邁進,堅守「佔中 」信念,這是唯一能扭轉香港命運,爭取真正普選的途徑。「佔中 」有可能是香港歷史轉捩點,大家有幸在這歷史時刻,按個人意願及能力,尋找最適當方式,參與其中,為香港福祉,獻出一分力量。

圖為編輯所加,作者為 Boa-sorte&Careca (CC BY 2.0)。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