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晞。觀影記事

不能全身投入電影圈,唯有買票入場支持影壇 網誌

生活

年度悅目耀眼的本土製作:《殭屍》

年度悅目耀眼的本土製作:《殭屍》
廣告

廣告

10月22日21:50百老匯電影中心

麥浚龍在演藝圈發展平平,今回繼《復仇者之死》擔當編劇和演員後,終於退居幕後,首次擔上導演之位,拍出一這部可堪近年最具氣氛的本土恐怖片。上回《復仇者之死》劇本意念出色,但過程的理所當然卻令電影的可觀性大減,而黃精甫風格化的拍攝手法,也未必能讓電影變得可觀,因此,今回麥浚龍自編自導,於電影控制上就更能調度自如。坦言,《殭屍》的劇本仍偶有沙石,在片長局限下,有不少情節都解釋不清,惟麥浚龍初執導筒,導技卻無疑大受肯定了。電影以地道殭屍配合東洋鬼魅,效果出奇地夾,恐怖氣氛與精彩迷離影像,連彭氏兄弟都要靠邊站,套上濃厚的地道人文情懷,即使故事背景的時空被架空了,也不難感受到強烈的本土氣息。當中一眾老戲骨精彩得無話可說的演技,更令人深刻難忘,尤其鮑起靜極具層次感的演出,絕對深深感動了觀眾,來年影后大熱實不為過。

過氣動作明星小豪搬到了屋邨的2442號房,意圖自殺之際,卻被不明力量附身,因而遇上隱世天師阿友。大難不死的小豪在屋邨定居下來,漸與鄰居如神秘的楊鳳與其兒子小白日漸熟稔,漸解開了2442背後不為人知的故事。與此同時,屋邨內發生神秘血案,驚現邪靈凶氣,甚至有殭屍橫行重生,小豪始發現,原來邨內各人背後的秘密竟千絲萬縷,卻正是解開連串謎團的重要契機...

《殭屍》氣氛調度精彩得是港片鮮見的水準,更難想像這是一位新導之作

坦言自己比較年輕,並非生於殭屍電影那個年代,因此並沒有帶「致敬」的心情來看本片,純粹以欣賞一名新導所拍的新派殭屍恐怖片心態入場,實在非常驚喜。《殭屍》二字看似言簡意骸,其實片中所包含的元素卻遠勝於簡單一隻「殭屍」。麥浚龍於片中把親情、愛情、靈異、生死、家庭、懷舊致敬等原素混為一談,於有限片長下,劇情未必能將上述元素完美鋪敘,但總算令這部《殭屍》的題材變得多元化,非但有別於傳統殭屍電影的半喜劇手法,甚至連其恐怖氣氛都是本地鮮見的神彩。

於麥浚龍執筆的前作中,不難看見其較灰暗悲觀的想法,於《殭屍》無疑更進一步,開場語不驚人已悲得叫人嘆息,誰知劇情發展愈搞愈悲,末段更看得何其沉重,卻正正因這種悲情調子,成功襯托起電影的恐怖感。麥浚龍今回找來日本恐怖大師清水祟作監製,把東瀛鬼魅帶到港式殭屍電影中,於片中既有傳統殭屍,也有充滿日本感覺的女鬼,配合傳統日本恐怖片的驚心配樂和音響效果,在陰森屋邨的背景下,恐怖感倍數激增,氣氛營造相當到家,是本地恐怖電影鮮有的效果。《殭屍》駕馭氣氛最拿手的地方在於,全片片長近兩小時,印象中找不到一處「失驚無神嚇你一驚」的地方,打從開場開始,電影一直保持著極強的壓迫感,純粹依靠氣氛、影像(衣櫃一幕是神來之筆),甚至角色的內心陰暗面來達至懾人效果,更令觀眾看後猶有餘悸。這種超高明的恐怖營造感,是盛產鬼片的日本和泰國都難以做到,想不到,麥浚龍竟然做到了。一切的恐怖壓抑慢慢凝聚,劇力鋪張至最後二十分鐘的高潮戲遜間爆發,把多條支線連貫起來,場面緊湊得叫人喘不過氣來。無論動作場面乃至視覺效果,甚至血腥暴力化妝,都是超班水平,達至一幕水準之上的高潮戲。

也許,片中對殭屍的全新解讀,未必人人接受得來,但我卻很喜歡麥浚龍為故事中的殭屍、鬼怪和道士,以反傳統的觀點來詮釋。他在片中把道士看成一種「夕陽工業」,道士沒有傳統的神化,也是一個在大排檔工作的老頭(糯米飯的解讀實是一絕),當中殭屍和鬼怪亦非空穴來風的邪靈之物,背後的怨念和感人故事,再帶點理論化的解讀,也令這些「奸角」設定來得更人性化(甚至帶點科學根據)。觀眾一方面能投入兩位主角的驅魔角度,同時對邪靈的動機也產生了強烈的共鳴和代入感,實是同類電影,甚至一般恐怖片難得的效果。

本片不只是一部單純的恐怖片,其濃厚的人情味極盡地道情懷

《殭屍》不單是一部恐怖片,麥浚龍更把之化成一個有血有淚的動人故事。三條主線都以「家」的概念貫穿,無論是小豪、楊鳳、梅姨都有自身的感情故事、對「家」有不同的感觸,而2442的這個單位,更把兩段支線對「家」的不同態度貫穿,讓這部殭屍恐怖片並不單單恐怖片那麼平凡。此外,電影選取了屋邨作故事背景,劇本也在這個背景中加入充滿人情味的一面。簡單的一個大排檔匯集了屋邨的不同面孔,鄰里之間毫無隔閡,大家互相幫忙,再配合片中帶點破落的街市和屋邨走廊,更是給予本港觀眾一場至深的集體回憶,為一部「怨氣極重」的電影貫注了溫馨的情味。

我覺得,《殭屍》唯一美中不足是劇本交代,雖比前作《復仇者之死》已見流暢,但仍大有改善空間。我不知道電影是否源於片長不足之故,片中不少細節都有欠交代,而末段劇情也流於理所當然。《殭屍》的劇本無疑很有層次感,但片中的三條主線連其他副線,看來也寫得偏向複雜。當然,劇情的大體絕對能夠明白,但很多細節位其實可以交代得更清楚,才能令末段把一眾支線連貫時,顯得不會突兀。至於電影的調子,也實在過於沉重,比《復仇者之死》更灰更悲,最後一段戲是樂觀還是悲觀見仁見智,我反覺得讓整部電影悲上更悲,感覺有點多此一舉,在此不作穿橋,觀影後自會明白我說甚麼。在Q&A上,麥浚龍表示原有一個三小時的初剪,他亦正剪輯一個兩小時的導演版,未知效果可會更佳?

此外,麥浚龍作為一名新導,也略嫌於片中帶點賣弄。我得承認,《殭屍》帶點褪色、黑白為主調的畫面,確實帶有強烈的悲涼味道,畫面構圖亦充滿美感,其一貫對暴力的極致,也於片中發揮極佳。可是,片中不少鏡頭較為賣弄,處理得十分刻意,若作刪減相信會更覺流暢。

鮑起靜的演出只能說是「無得彈」,來年影后我撐你!

演員方面,我雖無看過很多殭屍片,未必能感受到片中的致敬之意,但也得說,他們的演出是無懈可擊。不得不讚是「鮑姐」鮑起靜的演出,她在片中一洗她過往的形象,演出一個帶點陰暗面,同時又善良深情的好太太。她在片中有一幕長達近五分鐘的長鏡,一個鏡頭演盡角色的波動情緒,把其內心矛盾的感情演得淋漓盡致、七情上面,一鏡直落包含了變幻莫測的表情,實在深深感動了我,單是這一幕的超水準演出,已有足夠能力再堪影后了。至於陳友於片中演一個過氣道士,莊諧並重,形象百變,既有孤傲的氣魄,同時又不乏有情有義的俠道精神,扣人心弦。

惠英紅的戲份不多,演一個精神崩潰、半瘋半癲的失婚婦人,演技雖然較為外露,卻捕捉得到角色所要求的感情,初段看來絕對令人不寒而慄。反倒主角錢小豪戲份不如所想像中多,角色較為內歛,發揮卻不及其他同場演員。至於一眾老戲骨如吳耀漢、盧海鵬雖然只作接近客串的演出,但也非常搶鏡。

總的而言,不談《殭屍》那帶點沙石、解釋不周的微細之處,本片絕對是本年度一部悅目耀眼的本土製作。就恐怖電影而言,本片於氣氛營造、節奏控制、化妝特技、視聽效果上皆可算是難得一見的上乘製作,麥浚龍初執導筒絕對交出了一張亮麗的成績表。此外,麥浚龍雖然顛覆了傳統殭屍電影的傳統模式,但其替電影貫注的新能量,把新舊交融、中日合壁,成功把港式殭屍與日式鬼魅互相揮映,拍成充滿風格的創意恐怖片,更可謂是本土恐怖類型的一部新經典,實在替近年日漸失色的港式恐怖片討回一口氣。也許,港片的質素可以不放眼神州,而是放眼全球。《殭屍》肯定難上內地市場,但相信在其他國家將有不俗佳績。

Rating:90/ 100

題為編輯所擬

原文刊於此

「晞。觀影記事」Facebook Pag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