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社運

【港視勇士.講故事】系列 :蜜瓜 夢想共同體 熔掉了

【港視勇士.講故事】系列 :蜜瓜 夢想共同體 熔掉了
廣告

廣告

text/ 阿爆

與香港電視(下稱港視)綜藝科助導的蜜瓜談到瓦努阿圖,一個位於太平洋西南部的島國;關於瓦努阿圖,香港人只關注她作為一個理想的移民地方,原來瓦努阿圖有很多活火山,專家形容:「火山口熔岩好似地球的心臟」,就憑這句話,攝製隊冒死游繩至熔岩湖邊,拍攝「地球的心跳」。如此搏命,只為了證明香港電視人做得到,為何要買片?

廿六歲的蜜瓜,跟其他港視員工一樣,擁有一股來自活火山的熱血,血脈連接着香港的夢想共同體,足以將人心溶掉。以為世事再沒有甚麼可以阻止她前進,誰知政府的無理,比火山帶來的破壞更滅絕,把香港的夢想共同體,熔掉了 ……

主文:

在城市大學就讀 Marketing and Communication 的蜜瓜形容,入電視這行和任職 PA (助導)都是誤打誤撞的,畢業後在廣告公司工作,發覺不適合自己,於是應徵電視台、電台,結果兩間電視台都請,最後因亞洲電視較近住家,加上自己是白紙一張,於是選了較多發揮機會的亞視。

「本來想應徵 script writer,入行時電視台剛剛構思一個麻將 game show,自己卻只懂叫『雞糊』,做PA似乎更適合,由籌備、拍攝、剪片,樂在其中。」這是《智醒智勁四方城》節目。礙於藝員數目的關係,初初打算採用麻將電腦遊戲《明星三缺一》的格局,唯有縮水為「明星一缺三」:一個藝員對三個觀眾。台窮智不窮,麻將節目口碑不錯,蜜瓜打電話約觀眾上電視,電話另一邊傳來die hard fans 的鼓勵。那怕電話筒另一端是一名阿叔,對這位新人而言,已是一支強心針。

在亞視做了一年多,2012年6月隨《香港有飯開》的同事過檔香港電視,負責《挑戰》、《飄》、《爆 talk》等節目。處女座的她,完美主義者角色全天候附身,「每一刻都是挑戰,對自己要求很高,凡事都想做好一點」蜜瓜說起來雙眼發光:「天天有新的東西,很緊張,但又很享受錯的過程,錯,才可以學懂。」

問蜜瓜可犯過甚麼大錯?她想了良久,想來想去也是雞毛蒜皮的事,言談間她說漏一嘴:「有一個後悔位。」《飄》有一輯去日本福島,老闆準備派她去,但家人知道她要入核輻射區後非常擔心,結果蜜瓜推了這個機會。「我將家人放在工作之上,現在回想,香港電視冇牌,我在這個職業生涯還有機會去嗎?」作為一個製作人,熱切期待出埠的機會,讓工作經驗多元化一點。不過,如果時光倒流,讓她再揀一次,她也會選擇家人。「我知如果香港電視一直做下去,我有機會出去的。」

葵涌工業區出現過一個空間,盛載着數百人的共同夢想,為了做一個稱職電視從業員,為了做好一個行業,為了與世界媒體看齊,為了天天求進,衝破個人極限。2013年10月15日,政府宣布增發免費電視牌照,結果香港電視落空。香港人,不單止失去一個用遙控器表態的機會,精神上,也失去一個夢想共同體。

「工作數年,仍有個信念,努力是可以做到我們想做的東西,阿嫲常常跟我說穿膠花、整公仔假髮、手藝的事情,香港這個地方,只要你俾心機去做,不怕蝕底,不怕花時間,你努力去做是做得到的。慢慢會想,真的可以嗎?沒錯,有機會給新人入行,但到最後,在這行繼續發展,真的有機會嗎?我有保留 ……」

蜜瓜的同學都去了做空姐、做保險,做媒體的只有小貓兩三隻。由大埔至葵涌的上班途中,她找回「工作」的意義,生活的動力。「工作是甚麼?工作變成要儲到錢買樓結婚,而不是我喜歡這個行業,想發展,將個行業做到更好。難道工作只是為了生活?」

兩星期前,蜜瓜還向傳媒表示不會轉行,會繼續抗爭直至發牌;到今天,她知道發牌無望,一年多的努力成果將不見天日,連家母也勸她返亞視,找別的機會。她猶豫了:「個心好想留,但留在這行,可以做到甚麼?還有沒有意思?」 她坦言,留在政總只想要一個交待。「這不是我個人的事,也不只是我們十個人的事,也不是王維基的事,而是針對黑箱作業,政策不透明,市民有問題、疑慮,政府不出來解釋,如果這件事過到,之後會有更多事情發生!」

將來的去向,要看機會,講際遇;這次機會「被褫奪」了,會有下一個「王維基」出現嗎?

原文刊於政總留守抗爭日記Facebook pag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