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黃之鋒

香港眾志秘書長 網誌

社運

示威後記

示威後記
廣告

廣告

可能有人會認為學民思潮同警方衝突以及爬上鐵碼好唔和平理性,覺得「你班細路洗唔洗又去搞事呀?就算要表達意見,都唔洗搞到好激進……」

其實今日示威既只係想表達「全民提名 全民普選」既訴求,我地事前都有同警民關系科解釋,我地成個行動目標只係想以誠意親手向特首交上一封請願信,誰不知梁振英到港台前30分鐘,警方就已經用四重人牆同無數鐵碼推撞學生,阻止我地向特首交上信件。

如果警方真係要執法,至少都應該同示威者交代返相關法例條文,我地都會尊重警方,但誰不知當我問PC3634:「到底警察根據咩既法例要強行用武力阻止我地向特首遞信?」,當我遞支咪比PC3634要求佢正面回應,佢好有霸氣對住枝咪同記者講左句「再見」後,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任何憂慮,頭都不回就轉身離去……我當時真係好無奈,到底警察知唔知咩叫依法辦事?

一班學生只係想好似上年搵教育局長甘樣遞封請願信比特首,記者影完相同嗌完口號就完成整個行動,但今年角色由吳克儉轉做梁振英,換來既就係一個30人既合法集會,又唔係公民抗命,都要比警方都要用重重鐵碼同武力對待,甚至折斷示威者10枝直旗棍、踢到傷口流血、成個人90度被4個警方抽住,差d整到重要部位……我真係望唔透。

我真係實在無意引起警民衝突,都唔想引泥不必要既混亂,爬上鐵碼絕對係迫於無奈既唯一辦法,期望跨過四重人牆,向特首交上請願信件,以示學生對於普選權同提名權既堅持,我唔知道當時梁振英o係架車,見到班學生比警察搞到甘樣有咩感覺,係咪覺得自已微服出巡同粉飾太平非常成功,但我想強調,學民思潮面對強權只會「遇強越強 越戰越強」,政改運動依場硬仗,梁振英我可以同你講:

「我們絕不因此罷休!」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