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歲月有聲:且聽古洞村民如是說

歲月有聲:且聽古洞村民如是說
廣告

廣告

今天,發展局局長陳茂波來到了古洞村。村民在導賞中心為局長搭起了帳篷,準備了座椅,好讓局長能夠聽到村民真正的心聲,這是其中一點節錄。

或許我們不明白村民們對於家園的概念,跟我們有甚麼不同。當高大姐訴說自己的故事時十分激動,她的故事,也就是古洞村不少人的共同經歷。

看到陳局長那一點的淚光,至少我相信是真的,我相信你們良心未泯。那你們真的忍心要將古洞拆掉嗎?

歲月有聲。

(部分內容因客家口音未能聽清,未必絕對準確)

影片:村民陳情感觸落淚 誓保古洞家園生生不息

高大姐:

我是村裡的村民,我叫高大姐。波叔呀,兩公婆的協議是不是很重要?我想問一問你。我老公生前跟我承諾過的。

我們買屋的時候很窮,窮得飯都沒錢開,所以要返去跟爹娘借錢買屋。我老公說:「高大姐,我們那麼窮,沒有錢買屋。有錢付首期,但後來的怎麼辦?」我就說,先找爹娘商量吧,不行再想辦法,兩公婆一起捱。回到家,都不敢跟爹娘講,帶著四個子女不敢抬頭望他們,我老公又返工。

我爹娘見到之後很不開心,阿爹問我,「高大姐,妳回來是不是有事?出聲吧,盡我能力幫你吧。」好感動。怎麼說呢?我間屋要十一萬,但尚差一萬元。本身我是人女兒,應該給錢爹娘買東西吃才對的,無理由返家跟爹娘拿錢,我覺得自己好似好衰。現在,我仍然很後悔。爹娘去世了,但我沒有很多時間孝順他們,錢都未還給爹娘就死了。後來我掙夠錢給我哥哥,但我哥都不敢要,「是阿爹的錢,我不敢要。」於是直到今天,我一分錢都不敢使(家人借出的一萬元)。

直到我老公過身的時候......(高大姐情緒激動,張海強及成哥安慰她)

芳姐:

高大姐想說一句的是,她丈夫死在這裡,我也要死在這裡。我聽到高大姐講,我都想喊,我盡力幫高大紅講,她不識字,求求你吧局長......我都講不下去了,見到她這樣,我都很心痛。
(芳姐哽咽,將咪交給華哥,張海強叫華哥再講一次)

華哥:

我都想哭。在大家面前,我那麼強悍都想哭。(村民:我們往得那麼開心,趕我們走不對嘛)局長,我們這些非原居民都是人,我們的祖先戰亂後來到這裡,我們很辛苦建設起我們的家園,直到今天,因為一個不知所謂的發展,就要將我們摧毀!我怎對得起我們的父母、怎對得起自己的祖先!

作為香港人,有良知的,都應該來看清楚,這個地方是有人住的!我們都是人,老人家幾千,他們都是對社會有貢獻的!要不是這一片綠色的土地,要不是這一班老人家,你們有沒有今天的將來?今天,他們為了發展,用一些藉口去騙村民,村民們,你們知不知道這個訊息?(村民:不知道!)不知,你們(政府)用很宏觀的說話,「香港人有住屋的需要」,我們的村民有沒有住屋的需要?(村民:有!)有沒有人知道,我們有幾多人能夠好像現在般,繼續生活下去?(村民:不知!)為何香港公民社會,會用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的方法去發展?(村民:無良政府!)

他朝,如果所有的鄉村都被發展,政府是不是要繼續用這種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的方法去發展?香港是不是要看到這個日子來臨?我希望全香港人,今天,李肇華,很丟架,在全世界面前流淚,我希望你們支持古洞村,不遷不拆!局長,希望你回應一下我們的訴求......

張女士:

局長,我趁這個時候都想講兩句,我見高大姐講她那些,我都想講我自己。因為我們真的是很艱難,我今天跟隨著你,是想表達不想拆我的家。我媽兩隻雞乸,租別人的屋來住,叫我們要保住間屋。我要告訴她,雖然她離開了,但我仍然是盡我能力。所以我今天帶著女兒一直跟著你,一直的叫喊,想表達給你聽,我愛我家,不要拆我們的屋。

因為我爸在我小時候已經死了,我都試過拿政府錢,媽媽說:「不要工作了了,一會有個官跟你說話。」那時我們就沒有讀書了,這個故事很長,也許你都見過很多。我不識字,但我只想表達。我在醫局(古洞何東醫局)出生,對這裡特別有感情,姓名裡其中一個字都是醫局得來的。

我想表達不要拆我的屋,剛見到高大姐,我跟她目標都一樣,就算給我們上公屋我們都不希望上樓,因為我們已經不能適應公屋,而且又要交租。我們在這裡落地生根,在這裡成長,有很多篇故事在這裡,人們會一起玩耍。我愛我家,希望你們想一想其他辦法,你們有智慧。剛才你經過教會但沒有進去,我想叫你進去祈禱,保佑我們,不要拆我們的屋。

華哥:

不如意思,我想補充一下高大姐的說話,剛才太激動了,忘記了。高大姐說,她與丈夫很辛苦買到那房子,丈夫已經去世了。丈夫在這裡死,她亦希望在這裡終老,這就是鄉村人的感情,希望局長可以體恤。

陳茂波:

剛才無論是高大姐,抑或是張女士,我們都聽得很清楚。大家在這住了那麼久,鄰里感情那麼好,我們是明白和理解的。不過正如我們之前多番解釋,因為這個規劃裡面,鐵路站就在這裡附近,這裡是交通基建的中心點,是日後市中心的地方。所以從規劃上,作高密度的發展是很自然的,不管是住宅抑或其他用途。

我希望大家明白,做規劃的時候,已盡可能減少對現時村民的影響。我們明白受影響的村民一定會擔心和焦慮,由於規劃上很難像現在般保留,完全不遷拆。這時候,如何從保償、安置、幫大家搬,我們從其他角度多點交流,多點聽你們的意見。我跟同事都會虛心聆聽,會將大家的意見整理。沉澱一下,再想一想有甚麼地方可令大家都搬遷容易一點。我希望大家朝這個方向一起商量,這才是我們正面去解決問題。如果大家仍要堅持不遷不拆,很坦白說,現實上真的不是太可能。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