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堅持做頂心杉到最後一刻

堅持做頂心杉到最後一刻

歷史不停在重覆。十年前在我身上發生過一次,一年多前又再一次,今天又來一次,下一個將會是誰?只怪我們的力量太薄弱,無法阻止。

看見陳志雲站在一眾記者面前,意氣風發騷味十足,解說李慧玲被調走的前因後果,我對著電視屏幕,心裡翻騰著一個又一個似曾相識的畫面,同時也泛起多個疑問:為何這些媒體高層的水平永遠沒有進步?10年前的理由,年多前的藉口,到今天說出口的原因,沒有最爛,只有更爛,互相抄襲得幾乎一模一樣,連三歲小孩也騙不了。

「節目改革」、「加強陣容」、「回應時代需要」,拜託你們,行行好,動動你們以百萬計年薪的腦袋,想些更新意更有說服力的道理吧,不要重重覆覆悶得令人發笑。唯一不同的,是陳志雲連做夢也似舞台表演,口若懸河,假大空得來臉不紅氣不喘,顯得更戲劇化和更娛樂性,將把「說謊」兩個字寫在臉上官台高層,大大地比了下去。

所謂橋唔怕舊,最緊要受。再過一頭半個月,事情放淡了,大新聞和大笑話一個冚一個,善忘的香港人又把注意力集中在更值得注意的地方。

不到十年前,更轟動的名嘴封咪,到今天已經變成塵封歷史,不少人對細節早已淡忘。何況今次只是節目主持人的調動?只是由早上時間調到黃昏,又不是封咪,李慧玲不是還可以開聲嗎?這與言論自由有何關係?一個廣播機構,節目形式和主持人都不可變,要做一世嗎?不可以改革節目,不可以調動主持,這是哪門子的編輯自主?

這些振振有詞的辯解,十年來絲毫未變,對我來說何其熟悉。2004年我從香港電台早上烽煙調到黃昏,類似理由,聽過很多了。香港人收聽台的習慣,晨早上班前是黃金時段,聽眾最多,影響力最大,是兵家必爭之地。調到黃昏,聽眾立刻減少一半,擺明是要削弱你的影響力,如此調動,對節目主持人是懲罰,甚至是悔辱。

我被調到黃昏節目,絕不好過,為了平衡,他們找了幾個極左派來做我的拍檔,每次做完節目,都筋疲力盡,因為認真,幾乎做到吐血。還有向廣管局和電台的投訴攻勢,長官會不時刻意拿給我看,左派報紙一年五、六十篇的大批判文章,卻不聞不問,不發一言,不澄清不辯駁一個字都不回應。這擺明是要羞辱你,等你頂不住而辭職。

如果李慧玲被調動的理由,是「妨礙特區政府施政」,調到黃昏,雖然聽的人少了影響力降了,不也照樣「妨礙施政嗎」?商台讓這一步來換取12年牌照,當然遠遠未夠,可以預計的是,接下來,李慧玲將會受到更多刁難,例如投訴猛增、廣告不足、與拍檔不合等等,要令你難堪、難過、難頂,產生不如歸去的念頭。

這些我都經歷過了,雖然路愈走愈窄,但還有空間,可以行。我的經驗是,堅持做頂心杉到最後一刻,不輕言放棄,不能讓他們太好過。

(原文刊於明報論壇‧20131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