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樓宇維修圍標成風 「一條龍」式控制工程

廣告
樓宇維修圍標成風 「一條龍」式控制工程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近年,屋苑的維修工程費不斷上升,實際上涉及多方人士貪污,然而屋苑居民大多數被騙亦不知。民主黨總幹事林卓廷今天(11月26日)攜同建築界內幕人士強哥(化名)召開記者會,揭發屋苑維修工程出現的嚴重的貪污圍標問題。強哥多年來目擊屋苑維修的圍標內幕,曾多次到廉政公署報案不果;最後選擇聯絡林卓廷,用另一個渠道向大眾揭發現時嚴重的屋苑圍標黑幕。

現時,屋苑的維修工程費用由幾百萬至過億不等,價錢視乎各屋苑的戸數及座數。依照一般程序,業主立案法團(下簡稱法團)需先與屋苑居民獲得共識,通過屋苑的維修議案。落實進行維修後,法團便會公開招標,招聘顧問公司。該公司需要檢查樓宇狀況、建議工程所需的用料及技術、在整個維修過程中為法團及居民提供專業意見、以及作其後工程承建商的監察官,確保承辦商承諾的工程細節及用料與現實一致。其後,法團及居民需就顧問公司的意見草擬詳細的工程標書,及公開招募承建商。各個承建商投標後,法團及顧問公司便擔當重要的角色,與眾承建商開會,其後作出審議及篩選。挑選部分條件最好的承建商後,再召開業主大會,讓居民挑選最合心的公司。

圍標:管理公司與維修公司暗中連結

首先,何謂圍標?強哥指出,大多數屋苑均有慣常合作的物業管理公司,為其管理屋苑物業。這些物業管理公司清晰法團會議內幕及維修意向,因此在法團公開招標前早已聯絡好合作的顧問公司及承建商伙伴,為其準備好「獵物」,繼而提供「一條龍」的維修服務。強哥更稱,有些物業管理公司甚至自己經營顧問公司。實際上現時市面只有三十至四十多間顧問公司,而這些公司基本上由兩至三間集團壟斷。顧問公司成功投標後,便約定其他承建商一起圍標做戲,將工程費推高。與顧問公司合作的承建商先定下比實際工程所需費用多出起碼一倍的工程費,其他幫忙的承建商再將自己的價格叫得更高,並在與法團開會時故意表現差勁,導致法團及居民挑選他們以為費用最便宜及表現最好的承建商公司。顧問公司亦會為幫忙做戲的承建商付該付的「標書錢」(即投標需付的手續費)。而這些多出來的工程費則跌進物業管理公司、顧問公司、承建商及有份參與的法團成員的口袋裡。

強哥稱,行內人在知道哪個顧問公司中標後,便已知工程會由哪些承建商圍標。各顧問公司及承建商內部亦有聯繫及協議,大家立定「有錢齊齊搵」,不會互搶生意,輪流投標及互相幫忙以取得各屋苑維修工程。同時,他們稱沒有與顧問公司合作的承建商為「野仔」;若這些「野仔」企圖投標,便會向他們派發「利是」,要他們自己知難而退。強哥指大多數「野仔」公司怕惹事及日後被刁難,因此甚少會忤逆這些顧問公司的要求。顧問公司及承建商因此得以「一條龍」式地控制工程,並從中牟取利益。

法團有內應

除了物業管理公司、顧問公司及承建商合作中飽私囊,某些法團內部亦早被「滲透」,進一步確保這些公司可得利益。部分法團的主席或委員早就與物業公司商量好,在整個圍標事件中分一杯羹;亦有顧問公司在知道某屋苑將有維修工程時,事先購入該屋苑的單位成為業主及進駐法團,方便其後行事。據強哥得悉,多出來的工程費一般分予物業管理公司、顧問公司、承建商及有份參與的法團成員。物業管理公司一般獲分百分之六至八;涉及的法團主席或委員則根據參與程度,獲分百分之三至十;顧問公司乃圍標主導者,因此私吞餘下利益;其餘參與做戲的承建商一般可獲五至十萬的回報。同時,這些公司亦有與黑社會合作:若法團主席或其他委員不願合作,反對承建商標書裡的工程或發現工程用料跟標書內容有出入並有意舉報,便會派人恐嚇或毆打,迫使法團成員就範繼續隱瞞屋苑居民。

廉政公署束手無策

強哥在建築業工作十多年,曾做僱員亦曾自己當老闆,現時乃工程判頭。他稱自己過去十年多次目擊及被拉進圍標,亦曾參與演戲跟其他承建商一起圍標,然而當時並不清楚如此行為有否觸及法律。他曾到廉政公署及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多次報案,卻不見情況有任何改善。他直指廉政公署是「飯桶」,指有廉署職員在他報案時向他表示這宗案件很難辦,未必會跟進。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則稱此類案件非它職責範圍,將強哥推回廉署;然而到廉署報案四至五次,至今均沒看到問題被解決。

曾任廉政公署調查主任的林卓廷稱,主導圍標的乃非常有組織、十分熟悉廉署調查程序的犯罪集團,辦事滴水不漏,案件十分難處理。他過去曾參與圍標的調查,然而當時便發現圍標乃非常明顯及嚴重的集團式犯罪,即使幾次勉強拘捕了涉案人物亦無法入罪。同時現時法律並無列明圍標乃犯罪行為,廉署只能以串流及訛騙罪提出起訴,執法很有難度;因此廉署應投放更多資源調查圍標問題。同時,儘管警方在在九月初推出「復安居計劃」,試圖阻止犯罪集團以非法手段參與維修工程圖利,此計劃極其量防止犯罪集團阻礙其他「野仔」投標,並不能阻止圍標,無法解決現時問題。

政府資助再推高工程費

民主黨屋苑管理顧問莊榮輝則提出,現時長者可申請「長者維修自住物業津貼計劃」,最高可獲四萬元四萬元資助樓宇維修;此津貼變相將工程費亦拉高。從前兩三萬的維修費已屬昂貴,現時工程的起價卻因為此津貼變成四萬元,間接導致工程費越拉越高。他亦指,圍標一般將維修工程費拉高起碼一倍,有時更拉高兩至三倍;然而香港房屋協會在審核樓宇維修資助申請時,一般以工程實際所需的資金估價,因此只會發工程費的一半或四分三作資助,經常惹來居民不滿。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