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惱羞成怒

廣告
惱羞成怒

廣告

無綫記者直播「做扒」,「是旦男」舉牌抗議「無綫新聞 是是旦旦」,CCTVB這個臭名昭著的惡名,不逕而走,唱遍全城。無綫沒有自我反省,反而變本加厲。自我審查愈來愈嚴重,內地敏感政治問題,要麼不報要麼少報要麼淡化,要麼放到新聞尾縮到最少。就連本地新聞,例如貨櫃碼頭工潮專題,也懾於香港首富的威權,突然臨時抽起,變成轟動香港新聞界的醜聞。

新間部的主事人,我行我素,不回應,不改正,厚薪高位,我自為之。人們都懷念黃應士年代的新聞部,當年大專新聞系畢業,人人爭入無綫新聞部,薪高糧準固然是一個重要因素,但無綫新聞,確實為香港新聞界奠定了標準,以無綫新聞人自豪。今天,只記得新聞河蟹,小花爭寵,是是旦旦,沒有甚麼值得引以為榮,告訴人家你在無綫新聞部工作,甚至羞愧得抬不起頭來。無綫新聞部的形象,徹底毀在這一代人手裡。

無綫沉淪,當然不只一個新聞部。劇集無論時裝古裝,劇情犯駁,橋段重複,製作馬虎,蝦碌穿崩,笑話連篇,早已在互聯瘋傳,成為恥笑對象。飲食節目雞汁儍笑,遊戲節目胡鬧色情,物化女性身體,盡情剝削,令人極度厭惡。惡行累累,劣跡斑斑,罄竹難書,連中央圖書館也無法裝得下。

更離譜的是,在免費電視發牌的爭議中,無綫完全不顧自己是個會出現衝突的利益相關者,竟然公器私用,在黃金時段的大氣電波,肆意抨擊王維基的香港電視。可笑的是,這個本來報道娛樂花絮的節目,可能是製作人員的水平不足,也可能是時聞倉卒,更可能是刻意為之,犯了連初入行的記者也不會犯的低級錯誤,最基本的資料也搞錯,將母公司和子公司的資金混在一起,企圖達到預設的結論:三個牌照申請者,王維基的財力最不濟,梁振英拒絕發牌,理所當然。當輿論點出這致命的低級錯誤,無綫非但死不悔改,還再三在節目中,詞窮理屈地為錯誤辯解。

對於輿論的抨擊,無綫一貫缺乏自我反省的能力,惱羞成怒怪罪於人,成了本能反應,用封殺手段對付視為不友好的傳媒,應了「上帝要他滅亡,必先使他瘋狂」的魔咒!

(明報‧三言堂‧21031130)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