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王偉雄

美國加州州立大學哲學教授 網誌

教育

「講粗口有甚麼不好?」—— 屈穎妍錯過了的教育子女機會

廣告

廣告

路姆西公仔在香港熱賣熱談,屈穎妍因此再次表達了「講粗口必錯」論,在〈如果,孩子要一隻路姆西〉一文裏指責推動和追隨路姆西熱潮的人「大條道理把講粗口美化、合理化」,她對此表示「憤怒」,還埋怨說「這天女兒問我講粗口有什麼不好的時候,我開始啞口無言」。

屈女士啞口無言,不知道是真的不懂得回答,還是認為「講粗口永遠是錯的」乃清楚簡單到不能再加以解釋的不易真理?無論如何,她沒有回答女兒,其實是錯過了教育子女的大好機會,因為藉著回答「講粗口有甚麼不好?」這個問題,她可以教女兒一點道德哲學、語言哲學、心理學、社會學、和政治學。

道德哲學:「囡囡,有時判斷對錯不是那麼容易,要考慮行事的目的和後果、有甚麼可以應用的原則、有沒有其他更可行的做法、甚麼也不做是否更不應該等等。假如這個世界黑白分明,判斷對錯只須依照一些人人明白和接受的絕對原則,我們便不會有那麼多是非對錯的爭議了,可惜這個世界沒那麼簡單。」

語言哲學:「粗口是語言的一部份,詞語和句子的意義很多時候要看使用的場合或脈絡,因此,同一詞句可以有截然不同的用法,在某些場合或脈絡不應該使用的,並不表示在任何場合或脈絡都不應該使用。記著,語言是活的,緊隨我們的生活而變化萬端。」

心理學:「人的情感需要發洩,粗口是發洩情感的一個方法;不是人人都要用這個方法,同一個人不必每一次都用這個方法,而用這個方法也不一定有效,即使有效,這樣發洩也未必合理。然而,我們不難想像,有些人的某些情感在某一特殊情況下,需要這樣的發洩,而且是合理的發洩。」

社會學:「每個社會都有些禁忌,不同的禁忌有不同的成因和社會作用;某些禁忌有較多的人嚴守,另一些則寬鬆很多,例如講粗口,假如不是惡意和在不適當的場合,一般人都可以接受,在一些圈子裏甚至是平常之極,完全不被當作一回事。」

政治學:「還有啊,囡囡,人民對政府的不滿,在民主社會有直接而見效的方式來表達,例如透過選舉攆走執政當權的人;如果一個地方的人民要用講粗口 --- 甚至只是粗口的諧音 --- 來表達對當權者的不滿,那麼這個地方的政治顯然出了問題,不只是政府無能,而且是民主不足。」

屈穎妍說對於她的女兒,「講粗口有什麼不好,從來都不是她們的疑問」。現在她們問了,是好事;假如她能把握機會教教女兒上述的基本道理,刺激她們思考,令她們不那麼容易成為頭腦簡單的人,那就更好了。可惜,可惜!

原文刊於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