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林保華

資深政經評論家、資深新聞媒體人。文章及專欄遍佈香港、台灣、美國報刊。包括中報﹑信報﹑經濟日報﹑星島日報﹑蘋果日報﹑東方日報﹑香港聯合報﹐以及中央日報﹑自由時報﹑時報週刊等。目前在自由時報、台灣時報、TAIPEI TIMES(英文)、TAIWAN NEWS 財經文化週刊、大紀元時報、大紀元新聞網、爭鳴、動向、開放等雜誌有固定專欄。 網誌

政經

北京逼退梁振英?

北京逼退梁振英?
廣告

廣告

十二月十六日,香港特首梁振英到北京述職。由於泛民爭取普選,推出明年的佔領中環計劃,因此中港之間關係相當敏感,北京領導人與梁振英之間的互動,尤為人所關注。大致上有三項:

習近平支持梁振英?

第一,習近平會見梁振英說了些什麼?

身為中共總書記兼國家主席習近平接見了梁振英,他對梁振英說了什麼特別重要,因為那是來自北京的「最高指示」。尤其中共紀念毛澤東一百二十歲誕辰前夕,在毛粉大事活動之際,這個指示即使不是「指路明燈」,也是在相當一段時間內北京對香港的基本方針。

習近平講了兩個方面的內容:一個是對梁振英的肯定,說:「今年來梁特首和特區政府貫徹穩中求變,以民為先的方針,我看工作是努力的,也取得了初步的成效,中央對你和特區政府的工作予充份肯定。」許多香港人要求梁振英下台,聽到習近平的「充分肯定」,當然覺得刺耳,但是如果想到,即使北京要撤掉梁振英,在宣布前的一分鐘,也要表態支持梁振英;而且在撤掉梁振英以後,也必須肯定他在任時的成績,除非大家鬧翻,那可是大事,一般還是好來好去,維穩為先。

既然第一方面是「公式化」的,那麼該注意的就是第二方面,也是大家最關心的,習近平對香港普選抱什麼態度?尤其京官先後對普選講了好多話,包括全國人大法律工作委員會主任委員喬曉陽,以及十一月下旬剛來香港的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兼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

他們一致的主張,就是特首必須「愛國愛港」,以致建制派中人一起出來唱和,好不熱鬧。為了達到「愛國愛港」的目的,就必須有具體的操作方法,也就是北京得以控制人選的產生,那就必須由北京控制的「提名委員會」來篩選,因此泛民所主張的、與西方民主國家相同的提名方式,北京不會接受,因此圍繞提名方式,北京當局、建制派與泛民就有長期的爭論。爭論下去不會有結果,所以十二月四日,特區政府發出政改諮詢文件,為期五個月;明年下半年是第二輪諮詢,計劃年底由立法會通過。

「愛國愛港」被淡化?

值得注意的是,這個諮詢文件中沒有提出「愛國愛港」的陳腔濫調,據說是因為愛國「天經地義」,不必再說了。實際上,「愛國愛港」無法用法律條文界定。而習近平也沒有重複這個名詞。不論北京是怎麼想的,至少少了許多無謂的爭議。因為一旦有那個前提,泛民是“反中亂港”,那還諮詢什麼?

習近平對政改的態度是「務實討論,凝聚共識」。也就是他承認香港對普選的看法有分歧,因此要好好討論來取得「共識」,也就是彼此要做適當的妥協。至於什麼是「務實討論」,可以做文章,至少不要只是做形式上的討論。例如討論什麼是「愛國愛港」毫無意義。說老實話,去年以前,薄熙來比泛民的任何一個人「愛國愛港」;今年以前,周永康可以以泛民中的任何一人不「愛國愛港」而拘捕或禁止入境。可是現在呢?既然務實,就不要糾纏口號,大家提出實際的辦法出來。

習近平的論點,為政改的討論提供了若干空間。問題是討論當中與結果,極左思潮會不會再度出現,那由中共黨內形勢決定,香港做不得主。

第二,王光亞說了些什麼?

作為最高領導人的習近平只能做原則指示,未來才有轉圜的餘地。具體怎麼做,由港澳辦主任王光亞出場。他主要做了兩個方面。

一個是暗指梁振英的述職報喜不報憂。王光亞在與梁振英會面後表示,特首以往述職,多是講過去一年的成績,現在要求述職要「找到不足」,並在報告中包括新一年的規劃等。這樣公開說給傳媒聽,等於公開批評梁振英,份量很重。

在這以前,剛獲邀出任港澳辦負責的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在梁振英出任特首前十年擔任特區政府中央政策組首席顧問的劉兆佳,已經說中央有意規範特首述職模式,改變過去特首「鍾意講乜(什麼)就講乜」的做法。可見,這是北京對梁振英不滿的普遍看法,而且通過劉兆佳在香港放話。

北京公開批鬥梁振英?

按照中共的體制,王光亞與梁振英都是部長級幹部,劉兆佳則是下屬,他們公然批評梁振英,絕對是對梁振英的羞辱,是否有逼退他的意思呢?不過梁振英臉皮很厚,民調再低,也是好官我自為之。於是王光亞再拿出第二殺手鐧。

根據香港《蘋果日報》得自接近北京消息人士指,王光亞所指的「找到不足」是傳達國家主席習近平指令,要香港官場仿效內地省市搞「民主生活會」,自我檢討及互相批評。也就是說,透過民主生活會開展批評與自我批評來“找到不足”。

這點大概除了梁振英自己不知道,別人已經知道了,因而紛紛與梁振英做出切割。作為特區第二把手的政務司長林鄭月娥十二月初在接受有線電視訪問推銷政改方案時,承認今屆政府就任一年多已有認受性危機及管治困難,她又警告若二零一七年沒有普選,除了在政治、社會及經濟穩定付出代價,「我擔心對往後管治會面對更大困難」,她稱北京知道沒有普選出現的管治問題。

這有兩個意思,一個是公開點出梁振英有認受性危機,這點梁振英自己從不承認;一個是指出北京對普選有了比較正面的看法,當然,問題在於北京所認知的普選,「普」到什麼程度,是否接受國際標準?

如果特區高官一旦召開民主生活會,林鄭月娥,還有第三把手、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必然都是炮轟梁振英的砲手;曾俊華已經多次在公開場合表達對梁振英的不滿與不同,最近一次他被打中雞蛋後表現的寬容,比下梁振英的兇惡,最後逼使梁振英在臉書自我解嘲一番。行政會議召集人林煥光也在香港電視發牌上與梁振英切割而有心結。

香港人不要幸災樂禍

梁振英的極左政策,居然也對著同為建制派的自由黨,因為自由黨多次批評梁振英,梁居然下令不准政府官員出席該黨的黨慶活動。如此狹隘的器量,不被批鬥才怪。所幸這些深受英國教育的香港政治人物,還是會有紳士風度,在批判梁振英時,應該不會出現「砸爛狼頭」的口號與「噴氣式」批鬥的文革景象。但也夠梁振英難堪而逼他辭官。

雖然北京表達了對梁振英的相當不滿,但是香港人不要幸災樂禍。因梁振英的這些,給北京介入香港事務的絕好機會,因為它讓香港人覺得,北京比梁振英明理,可能因此出現不如「京人治港」的想法,那對香港高度自治是個威脅,因為制度最重要,否則一旦北京出現一個胡來的人,香港不就更快完蛋?

習近平要香港高管舉行「民主生活會」,把共產黨那套搬到香港來,簡直胡鬧。高官可以討論施政方針,甚至吵架,但不可以是「民主生活會」,像習近平看河北省委在那裡相互揭短吵架那樣,這成何體統?前不久北京召集紀律部隊首長到北京直接接受指示,這次梁振英述職時又急調三位局長到北京,共同研究香港事務,這已經越過特首,踐踏了香港的高度自治!因此北京必須懂得自律,香港必須捍衛自治,否則還有什麼「一國兩制」?

《爭鳴》月刊 2014年1月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