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媒體

守望明報

守望明報
廣告

廣告

我與明報結緣已近三十年。在一九八六年,當時還是港大法律學院學生,我第一次手投稿明報論壇版。那時正值《基本法》起草期,我剛完成了一篇論文,是關於香港特區的緊急權力。在當時來說,一篇由學生寫的文章能被刊出是不多的,故當看到文章被刊出,心裏滿足感是挺大的。之後也不定期地投稿明報,大都是與政制發展有關。到了零六年,我加入了副刊「法政隨筆」專欄,成為其中一位作者。到現在為止,明報仍是家裏訂購的報紙。

一份報紙最重要是其報格,而明報的報格一直都是讓人覺得它是公正、持平、獨立、及追求知識。它所倡議的價值是港人所認同的核心價值:民主、平等、人權及法治。報格不在於三數篇社論或一些報導所產生的社會後果,而是由報章整體及經過一段長時間形成的。

有人批評明報近年已變成「梁粉報」,主因是一二年特首選舉時,明報的報導間接導致梁振英當選。但明報是否「梁粉報」,一個很好的指標就是看它如何處理「佔中」的新聞。在香港多份報刊中,明報是少有數份能合乎比例地給予「佔中」恰當的報導。「佔中」明顯是針對著梁振英班子的民主政治運動,而「佔中」仍可得到明報公平的對待,那就足以証明明報並非「梁粉報」。在我的「面書」上就有朋友寫上:「我每天睇明報,唔認同明報是『梁粉』......我自己都唔係『梁粉』。」。我相當認同這意見。

現在明報撤換總編輯劉進圖(劉是我港大法律學院同屆同學),當然沒有証據証明明報已被正式收編,會改變其報格。但如此安排,惹人懷疑也是合理的。因此,我們在香港正值多變之時,必須有心理準備及行動去守護明報。守護明報其實不是為了明報,而是為了明報一直所捍衛的香港核心價值。

讀者是一份報章最大的資產,因此讀者也是最有能力去影響一份報紙的發展方向。要守護明報,就要繼續關注明報的報導方向會否因換了總編輯而背離了香港的核心價值,也要支持一眾明報員工繼續堅持信念,不會因受壓而改變立場觀點。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