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林保華

資深政經評論家、資深新聞媒體人。文章及專欄遍佈香港、台灣、美國報刊。包括中報﹑信報﹑經濟日報﹑星島日報﹑蘋果日報﹑東方日報﹑香港聯合報﹐以及中央日報﹑自由時報﹑時報週刊等。目前在自由時報、台灣時報、TAIPEI TIMES(英文)、TAIWAN NEWS 財經文化週刊、大紀元時報、大紀元新聞網、爭鳴、動向、開放等雜誌有固定專欄。 網誌

國際

「南榕廣場」的側面省思

「南榕廣場」的側面省思
廣告

廣告

編按:鄭南榕是台灣著名的異議人士,於41歲為抵抗國民黨自焚而死。最近台南成功大學在「公投」廣場名字中,「南榕廣場」勝出,事後校方拒絕承諾結果。

台南成功大學對「南榕廣場」命名所掀起的風暴,正是暴露出台灣寧靜革命所表現出來的不足之處,亟待台灣在未來的民主發展中加以補足。面對2014與2016的選舉,有志於重新執政的民進黨,或者任何政治人物,都應該把這點牢記心裡,作為競選的訴求與未來的執政目標之一。

本來以為,南部的大學,要比北部開放、活躍,因為四周的氛圍。現在證明其實不然,成大竟然不如政大!關鍵就在於掌權者的意識與心態,這是號稱民主國家的台灣的悲哀。

目前已經有許多評論論及此事,不贅。我想談談的是比較不被注意的,從側面表現出來的兩件事項。

第一,必須正確釐清「恐怖主義」的概念

身為歷史系教授的王文霞,搞不清如何正確理解“炸彈客”,實在十分令人遺憾。這種糊塗,有兩個原因,一種是學養不足,一種是受中共宣傳的影響。

以王文霞的學歷,學養應該沒有問題,除非因為台灣的威權餘緒未清除,而對鄭南榕事件還停留在四分之一個世紀以前的認識。但是台灣資訊的開放,我寧願還是認為她不知不覺中受到共產黨文宣的影響更大。

2001年911後的十幾年,中共把新疆維吾爾人反對漢化的的抗爭行為一律污名化為「恐怖主義」;這兩年,又把藏人的自焚污名化為恐怖主義,從而把自己的殺人行為洗得一乾二淨;被害者不但死人,還被污名,天下還有比這更不公不義的事情嗎?鄭南榕被第二次傷害,也是這個問題。

對所謂「炸彈客」,不管信仰什麼,要區分是否恐怖主義,最主要是看它針對的對象;對事件的起因也要適當分析。例如911,或者年前波士頓馬拉松賽事的爆炸,對象都是普通百姓,因此是「恐怖主義」無疑。新疆維族人的被迫反抗,即使是主動出擊,目標是軍警公安,就不是恐怖主義。即使殺戮中殃及平民,也與“針對”平民有區別。

去年10月天安門前的撞車事件比較複雜。因為肇事者涉及半年前在新疆發生的軍警屠殺民眾事件,是一種喚起國際注意的暴力行為,因此也不能以恐怖主義輕易加罪,何況肇事者3人死亡,遊客2人死亡,38人受傷,似乎表現出肇事者不是以撞死人為目的,只是製造轟動效應而已。

至於藏人自焚,是針對自己的暴力。那是出於宗教理念的獻身,與是否恐怖無關;針對的是中共迫害藏人的制度。

但是因為台灣某些媒體的媚共行為,以及對台灣長期的威權統治缺乏正確認識,照搬中宣部的腔調,污名中國少數民族的抗爭,因此這些媒體的受眾也被潛移默化而中毒,以致是非不分。這是必須從南榕廣場事件中讓我們警覺的。

第二,為何錯誤觀念也有一批應聲蟲?

成大廣場命名爭議,起源於一個多月前的網路命名活動,由紀念鄭南榕的「南榕廣場」獲票選第一,事後校方卻不願接受,完全失去誠信。而一百名校務代表中,70票贊成、21票反對,最後以懸殊差距取消廣場命名。成大校長黃煌煇甚至表示,大家既然可以把自由廣場叫做中正紀念堂,當然可以繼續叫新廣場為南榕廣場,「也可以叫黃煌煇廣場啦!」引起在場代表一陣大笑。用這種插科打諢的方式來對待嚴肅問題,顯見這位校長的無聊,而底下一片笑聲,也顯跟屁蟲的眾多,缺乏起碼的是非觀念。

去年10月,北京大學經濟系教授夏業良被解聘,因為他支持中國的新公民運動,並被檢舉「惡毒攻擊黨和國家社會主義制度,嘲笑和歪曲中國夢」。校方在通知書上說,北大人事考核聘用委員會在10月11日針對他的續聘與否進行投票表決,該委員會是由北大的正教授和各系系主任組成,投票結果30票反對,3票贊成,1票棄權,決定停止對夏業良的聘用。

夏業良事後表示,「投票的結果是這樣的壓倒多數,我是根本没有想象到的,我現在都難以接受這樣的結果,很難想象會有那麼多的人投反對票。」南榕廣場的表決也有類似情況。中國是獨裁國家,教授們必須遵從黨意才有一口飯吃,台灣呢?這正好說明,台灣表面上是民主國家,但是因為沒有實現轉型正義,意識形態的深處,與中國差不多。國共不但是兄弟黨,有許多相似的行為模式,而且“君君臣臣”的人治觀念熏陶出奴性與馬屁性,才會露出那些醜態。

民主運動,不是只是選舉而已,深層文化的徹底革命才是來日方長。馬英九再度篡改教科書,宣揚大中國理念,不是也出於這樣的認知嗎?

極光電子報 2014.1.20

(圖為編輯所加,取自Yam News)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