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胡世君

自由寫作人、文化人、性別研究/文化研究雙碩士。 喜歡性別解謎、逃出香港、愛情小說及解構電影。 曾旅居澳洲一年,驚覺天下之大,香港之小。世界原來好好玩。 我的個人網誌﹕https://www.facebook.com/WriterKenneth 網誌

生活

「活佛」在淨化還是麻醉你?

「活佛」在淨化還是麻醉你?
廣告

廣告

《罪與佛》概念大碟最先曝光的,是唱片封套及一堆似曾相識的歌名。接著第一主打〈活佛VIVA〉平地一聲雷,震撼廣大樂迷的心。你我欲購無門,卻看到大碟在HMV上架的照片,隨即發現被騙,大碟「仍」沒上市。失望之際,驚喜卻湧至,多首主打歌繼續登場,還有廣告宣傳片、樂評……

上述由網友共同創造的「活佛熱潮」,成為十分有效的Marketing Strategy,回響不絶,大家樂於繼續加鹽加醋。若〈活佛VIVA〉屬「二次創作」,其他歌曲和整個市場策略,則是聚網絡力量而成的「三次創作」。這跟當年大熱之作〈福佳始終有你〉、〈窮飛龍〉等的最大分別是,後兩者以批判政府和社會為己任,言之有物,但又玩得過癮。相比之下,《罪與佛》則像一眾創作者的集體自瀆,自HIGH之後,只望快點回氣再HIGH幾次。怪不得道教概念、北韓概念等接踵而來。

若平日消費志在花錢買開心,就如豪吃大餐,或付錢去旅行「充電」(我們淪為手提電話?)。那麼大家對《罪與佛》的消費,則是不花分毫便買得快感。創作者引起熱潮,享盡喝采自然興奮。而大眾則在茶餘飯後多了話題,工作辛苦,就上網聽聽Buddha California,淨化心靈。偏偏法蘭克福學派認為,「消費」是麻醉人心的手段。大家辛苦工作賺錢消費,財散人安樂,然後繼續上班賺錢再消費,甘願淪為資本家奴隸。消費「活佛」縱然不用替它打工掙香油錢,卻耗費精神,更屬逃避面對種種社會問題的方法。不開心?上上網看看今期流行,為正能量充電,明天繼續做死狗任人魚肉。

在亂世香港,壓力大又前路茫茫,真的要減減壓出出火。與其說「我討厭政治」,不如索性輕輕鬆鬆鄧梓峰,公義、政治、人權從來關我蛋治?然而若我們只顧玩樂,寧聽〈活佛VIVA〉也不看新聞、躲在家三次創作卻不跑上街爭普選,這將是自我麻醉,十分犬儒﹗將來有事,只能怪過去自己沒有站出來,佛祖也保不了你。其實不管自瀆或跳〈忘情釋迦舞〉,過量都令人身心無力,何必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