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對馬年的衝擊

廣告
對馬年的衝擊

廣告

當今不是虎頭蛇尾,而是蛇尾馬頭,馬英九總統以為出國可以避開怨氣、沾上喜氣,沒有料到後院失火,竟然發生砂石車衝撞總統府的事件。回想到三個月前一輛吉普車在北京天安門廣場衝撞金水橋,怎麼「馬習會」還沒有成事,卻發生類似的事件?只是觀察表面現象,也可以看出兩邊都有相同的統治危機存在,更需以「馬習會」轉移焦點,為自己解套。

根據初步的偵辦結果與媒體報導,衝撞事件有以下幾點比較明確:第一,排除政治事件;第二,排除精神問題;第三,這事個人對司法判決不滿的預謀事件。

排除政治事件的「政治」,主要指的是狹隘的政治,例如政黨政治、統獨問題等。然而政治是眾人的事,因此並非絕對與政治無關。例如對司法判決的不滿,雖然屬於民事範圍,但是與周遭的政治環境不可能沒有關係。如果馬英九的統治非常英明,社會公平正義,人們很快樂,很有幸福感,那麼個人的挫折就容易被淡化,個人所受的冤屈也有扭轉的可能,就不容易產生極端事件。

問題是現在的社會沒有公平、正義可言,官商勾結,特權當道,尤其作為正義最後防線的司法,屢屢被政治力攻破,小民們的呼聲哪裡可能被權貴聽到?而貴為總統的馬英九就是司法不正義的罪魁禍首,從包庇貪污犯到重用黃世銘等鷹犬,也就明白為何這位張某人不是去衝撞司法院,而是總統府,因為根子就在總府,也因此民調都集中在馬英九9趴的低民望上。張某人沒有攜帶爆炸品造成更大的事故,也說明他只是發洩不滿並引起公眾注意,而不想造成重大的損害與傷亡。

我不贊成製造暴力事件,但是理解小民們缺乏表達與溝通的管道,因此會走上極端的道路。固然本人要為此負責,政府的冷漠、無能,以及目前的社會氛圍,政府難道不要負相當的責任嗎?

事件能否引發馬英九及其團隊的深刻檢討,我很不樂觀,因為那是一批自鳴清高、自命不凡、冷血麻木、行事怠惰、從不自省的團隊。幾百條人命都不會驚醒他們,何況一條人命都沒有。事後的檢討可能只是如何加強保護措施,因為一條馬命比成千上萬民眾的命還要重要,而難以從政策上改弦更張。

馬英九欠下的債太多了,而且因為沒有反省能力,要他在未來一年還債,幾乎是緣木求魚。更重要的是,因為馬更急於實現「馬習會」為個人留名,因此行事會更加莽撞,惹起的民怨會更大更多。例如立法院新的會期,馬英九必然把通過服貿協議作為討好習近平而必須做的事情;陸委會主委王郁琦作為馬前卒要去訪問中國,會出賣台灣的什麼;物價飛漲給民眾帶來的各項壓力會引發什麼樣的反彈等等;都可能在馬年引發新的衝突,民眾在失望加絕望的情況下,是否會帶來新的暴力事件,應該戰戰兢兢的去面對與化解。

然而實在不敢期望馬英九會「馬到成功」,也許通過選舉實現「功成倒馬」更加實際一些。

極光電子報 2014.1.27

(圖為編輯所加,取自東森新聞)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