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習近平已經可以獨裁一切嗎?

廣告
習近平已經可以獨裁一切嗎?

廣告

去年11月的18屆3中全會,宣佈成立了國家安全委員會與深化改革領導小組,都由習近平親自出任第一把手。前者偏重政治、軍事、外交,後者偏重經濟、社會、民生,等於習近平囊括了各個領域的權力,確立了他的獨裁。不管這個獨裁是毛澤東式的“無法無天”,還是有些人所期望的“開明專制”。

觀察習近平有沒有絕對的權力,或從這兩個機構的人事組成可以看出來。一般來說,宣佈機構成立的時候,基本人事應該有了眉目。但是情況不然。真正的人事,是在兩個多月後的一月下旬才成軍,說明期間經過許多的折衷協調,而不是習近平的一言九鼎。尤其中間傳出習近平看中中紀委書記的王岐山,因為他的“刀把子”有震懾作用,協助習近平的權力集中。尤其是傳說連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的副組長也不給總理李克強出任,等於完全化解17大時決定的習近平與李克強“雙核心”模式,來凸顯習近平的絕對權力。

但是名單正式宣佈的時候,李克強是這兩個機構排名第一的副主席與副組長,即使現在已經不存在“雙核心”,但是還是尊重政治局常委的排名順序。其他五個政治局常委中,張德江是國安委的副主席,劉雲山、張高麗則是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的副組長。反而王岐山在這兩個機構都沒有份兒,是否反映了他的強勢肅貪得罪了許多人,也引起許多貪官污吏的恐懼而群起抵制。但也可能是許多人還希望尊重集體領導的倫理,不願意看到習近平成為第二個毛澤東。如果是這樣,更是說明習近平還不到獨裁一切的程度,尤其要與貪官污吏做許多妥協。

習近平與貪官污吏的妥協,還可以從徐才厚可能的軟著陸看出來。徐才厚是前中央軍委副主席,是軍內大貪官、總後勤部副部長谷俊山的後台。在總後勤部政委劉源的強力主導下,谷俊山終於落馬,徐才厚後來也失勢。去年3月北京兩會,送別國家軍委時,他這位行將卸任的副主席都無法參與臨別秋波。但去年9月國務院的國慶晚宴他又亮相;今年1月20日,與軍委主席習近平一起,出席了軍委領導慰問老幹部的新春文藝晚會。由於這次是作為習近平“跟班”的形式出現,顯然意味著由習近平為他背書。有報導說,徐才厚因為退了贓款而獲得寬大處理。問題是如果退了贓款就沒有事情了,還有對貪官污吏懲罰的意義嗎?其他貪官污吏可以有同等待遇嗎?顯然,他是高級將領,底下還有許多羽翼,後面還有江澤民,習近
平的權勢還不足以視他們如無物。最近北京衛戌司令員換人,可見習近平很關注他的安全問題。也或者,習近平在感情上還不能與貪官污吏完全切斷,因為紅二代的貪官污吏,比徐才厚嚴重的不知有多少,許多是習近平的哥兒們。

習近平因為吃慶豐包子而出現一堆個人崇拜的言行使人噁心,例如闢為旅遊點,春節的年餐、他坐的地方圈起來作為“聖地”,甚至有人為他譜曲謳歌。習近平沒有出來阻止這種行動,顯示他感到需要“大樹特樹”自己的權威。那是對自己缺乏信心之故。

但是最嚴重的恐怕還是軍事問題,他是國安委主席,但是軍內鷹派不斷發出戰爭叫囂,例如前國家主席李先念的女婿劉亞洲將軍說:毛澤東建國初期打了幾場勝仗,對手迄今不敢輕舉妄動;鄧小平以一場戰爭為改革開放打開局面,贏得30年戰略機遇,從而歸結出“凡打過仗就平穩,不敢打的地方鬧得最歡”的結論。年初二的《解放軍報》發表署名文章說,“戰爭不會等到過年後才開打”。在這個問題上,習近平如何運用他的權力,事關區域穩定與世界和平而更需國際關注。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