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媒體

可恥

可恥
廣告

廣告

幾個月前,李慧玲從晨早烽煙被調到黃昏節目,我在明報觀點版叫李慧玲「堅持做頂心杉到最後一刻」,事實證明,我又一次太天真了,在當前肅殺之氣撲面而來的傳媒大氣候下,你不聽話、不馴服,想繼續做頂心杉,簡直癡心妄想。

想不到的是,商業電台作為一個有幾十年歷史的廣播機構,常把什麼「真理必勝,正義長存」等正氣口號掛在口邊,解僱一個員工,竟然如此粗暴不顧形象。一通電話,然後貼出告示昭告天下,更不讓李慧玲回公司收拾私人物品,由公司職員代勞打包,送到李慧玲家中。坐了九年的辦公室,一定會有很多私人物品,作為資深新聞工作者,還有多不勝數的採訪筆記和消息來源,這些物品,絕不可能假手於人,一定要親自處理。

商台高層管理人員,如果不知道私隱重要、不明白新聞資料敏感,就是他們的無知。如果知道,卻偏偏要用這種橫蠻的方法來羞辱一個被解僱的員工,就是他們無恥。姑勿論李慧玲突然被炒的原因是什麼,商業電台作為一個持牌的廣播機構,以如此下三濫手段對待員工,公信力已經蕩然無存。

更可恥的是,炒一個敢言而且受歡迎的節目主持人,竟然連一個像樣的理由都說不出口,什麼「君子相分,不出惡言」,這種陳志雲式的似是而非,比梁振英的語言偽術還要討厭。不要再以為自己是大師,講的都是金句,這種八字謊言,聽得令人起一身雞皮疙瘩。

李慧玲直指,是「梁振英打壓新聞言論自由,商台在續牌的魔咒下跪低」。這種說法,正如最近發生連串傳媒事件一樣,無法白紙黑字拿出具體證據,但種種迹象顯示,近日抽廣告、換總編、刪專欄、改文章、炒主持……對媒體的打壓與審查,都儼然有幕後黑手在操控指揮,目的是要搶奪香港的輿論陣地和話語權。

凡有這類爭議,總會有些寫字文人撲出來為當權者說項,用客觀持平理性的語調解畫:可能得罪廣告商呢!可能是人事糾紛,得罪高層呢!又可能是得罪老闆呢?更會說:點解唔檢討吓,係咪自己做得唔好呢?總之九萬幾個理由,都沒有一個與政治有關。這些文人,在魯迅筆下,稱為幫閒。

(明報‧三言堂‧20140216)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