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媒體

輿論光譜 越收越窄

輿論光譜 越收越窄
廣告

廣告

(圖片取自蘋果日報)

商業電台貼出告示,終止李慧玲合約,當天是星期三跑馬日,《左右大局》節目暫停。我收到行家的短訊,晚上九點在商台門口有燭光集會,撐李慧玲悼新聞言論自由。

氣溫只有七、八度,淒風苦雨,早兩星期才感冒失聲,至今未完全康復。做完D100烽煙節目,正猶疑是否出席,不覺到了九龍塘地鐵站,雙腳似乎沒有聽大腦指揮,不由自主出閘,在寒風下坐上小巴,到達商台門口,已見上百的燭光在晃動。

廣播道是我熟悉的地方,畢業後即投身傳媒,近三十年我都在這裏出入,由無綫到商台到港台,留下多少腳印,我對香港傳媒的感情,實在難捨難離。

在商台門口昏暗燈光下拉着黑底白字橫額的,有一眾泛民立法會議員,也有我熟悉的行家,有些仍在前線,有些已退役轉行,他們在不同時期入行和退出,對新聞傳媒言論自由的投入和關心,絲毫沒有減退。他們是我尊敬的同行和前輩,人人臉上掛着憂鬱壓抑的神情,有些同行問我會否發言,我婉拒了,因為心情也異常沉重,不知從何說起。

我從事新聞行業30多年。港英時代左中右媒體並存,有筆戰爭論,有時甚至殺氣騰騰破口大罵,但始終能相安無事和平共處,這是真正的百花齊放、百家爭鳴。政權轉移,五星紅旗升起,香港輿論的光譜,越收越窄,幾乎已到清一色的地步。報紙易手,換老總、刪專欄、改文章、烽煙節目的重炮手相繼被炒,留下來批評稍為尖銳的,一個一個被整頓肅清。輿論越來越千篇一律,批評權貴的聲音微弱得幾乎聽不見,對不公不義的批判,也見軟弱無力。入行三十年,從未見過今天的光景,對我來說,香港越來越陌生,也越來越可怕。

在商台門口站了大約一小時,集會最高峰時大約有百多人,由於召集的時間太倉卒,天氣也太冷,人數不多是意料之中;稍為欣慰的,是人心不死,血仍未冷。

但我要問的是,有多少香港人真正明白李慧玲事件?真正明白李慧玲事件的意義?

網上仍有不少人,對李慧玲肆意攻擊,當中有些是五毛,有些基於私怨,有些不喜歡李慧玲的主持風格。但最令人難以原諒的是,一些識字的文人知識分子,平日玩世不恭,時刻站在歷史的高度俯視眾生,口舌便給,今天突然以客觀持平理性的態度,對商台和梁振英的指控,要李慧玲拿出具體證據來。這樣做,除了把事情的嚴重性溝淡,把焦點模糊外,沒有別的效果了。

即使將來香港有一人一票選舉,但新聞言論自由被閹割,批評聲音被滅絕,權貴的營私舞弊、貪贓枉法,媒體都不敢揭發,民眾在毫不知情下投票,試問這樣的民主有何意義?

新聞言論自由是一切自由之母。沒有新聞自由的普選,一定是假普選,沒有言論自由的民主,也一定是假民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