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林保華

資深政經評論家、資深新聞媒體人。文章及專欄遍佈香港、台灣、美國報刊。包括中報﹑信報﹑經濟日報﹑星島日報﹑蘋果日報﹑東方日報﹑香港聯合報﹐以及中央日報﹑自由時報﹑時報週刊等。目前在自由時報、台灣時報、TAIPEI TIMES(英文)、TAIWAN NEWS 財經文化週刊、大紀元時報、大紀元新聞網、爭鳴、動向、開放等雜誌有固定專欄。 網誌

國際

「太陽」是威權文化餘緒

「太陽」是威權文化餘緒
廣告

廣告

柯文哲的民進黨“兩個太陽”之說,展現他講話的風趣,但是也無心的對民進黨造成一定傷害,因為媒體抓住“兩個太陽”不斷操弄民進黨的內部事務,有的更藉此挑撥離間,以求達到分化民進黨的目的。

“太陽”對我更是敏感,因為我經歷了文革十年的“紅太陽”浩劫,雖然最終得以逃離,但還是在一生中留下無法磨滅的記憶。但是起初,我對太陽的認識還是非常正面,甚至“隨聲附唱”,到幾乎被太陽燙死才反叛。看看當時中共革命歌曲中對“太陽”的描述:

最早對太陽的歌頌當然就是延安時代改編自陝北民歌的“二號國歌”《東方紅》中的“東方紅、太陽升,中國出了個毛澤東。”中共建國後,1951年蒙族創作的《草原升起不落的太陽》內的“毛主席啊共產黨,哺育我們成長,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陽。”

文革前夕的1964年,《大海航行靠舵手》走紅,,鼓吹“毛澤東思想是不落的太陽”。文革期間,個人崇拜盛行,歌頌“太陽”的歌曲就多如牛毛,也更加赤裸裸。最流行的是《敬祝毛主席萬壽無疆》,作為每天“早請示、晚匯報”的必唱歌曲,一開始就是:“敬愛的毛主席,我們心中的紅太陽”。

文革期間,藏人受到瘋狂迫害,九成以上的寺廟被毀壞,可是1972年起,改編自藏族民歌的《在北京金山上》大為流行,開始的歌詞是:“北京的金山上光茫照四方,毛主席就是那金色的太陽,多麼溫暖多麼慈祥把我們農奴的心兒照亮。”

不但是歌曲,“太陽”成為神聖不可侵犯的聖物,文革初期被提拔為政治局常委的陶鑄,因為毛澤東的不滿,幾個月就下台,其中一個罪名就是他以前說過,太陽也有黑點。政治完全凌駕科學。

我不知道,沒有中國經驗的蘇貞昌與蔡英文,對自己被比作“太陽”有何感受,但是至少,我的感覺是非常不好。即使沒有前述的毛澤東因素,我們做一個人,能夠成為黑暗蒼穹中閃閃發光的星星,已經很了不起了,要成為太陽,那是偉大的太過分了。

我相信,在兩蔣統治台灣期間,也有類似崇拜領袖的用詞,這些詞語在台灣逐漸民主轉型後,沒有被真正的清算,即使開始了多元社會、民選政府,也把它繼承下來。因此對太陽之說,民間沒有出現批判的聲音。其實我們看看,西方民主國家,元首即使民調再高,再有魅力,也不會被稱為“太陽”。其實何止太陽,例如“青天”、“天王”等等,也偉大過“星星”,幾乎可以說,這是中華文化的獨特產物;西方社會比較普遍用的還是“星”,包括政治新星。

因此我希望,在台灣更為弱勢族群發聲與捍衛他們利益的民進黨政治人物,要唾棄這類威權文化的餘緒,尤其要警覺有人以此來操弄民進黨。為此,謙卑非常重要,無論你再聰明、再有魅力,終究還是人而不是神,不可能完美無缺。多聽不同意見,改正自己的缺點,只會提升自己的形象。反之,真以為自己是太陽、是天王,言辭驕橫,只能前進,不能後退,似乎自己是不可取代的人物,反而會引起反感,民調決不會高。馬英九從70趴跌倒9趴的慘不忍睹,就是絕佳寫照。

極光電子報 2014.2.24

(圖為編輯所加,取自聯合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