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楊崢潘朵拉的盒子

廣告
楊崢潘朵拉的盒子

廣告

黃宗澤與楊崢交往一個月,經已戀情告急,有說是香港傳媒把二人逼到牆角。八掛雜誌愛胡扯我們都知道,但它卻不是甚麼都寫,更非寫甚麼人人都相信。黃宗澤跟胡杏兒拍拖時,便沒有太多負面新聞。張學友與李克勤曾被指婚外情,但可能他們「好男人」形象太入屋,很快便不了了之。林峰大吳千語十多年,雖然林曾被嘲為「叔叔」,而雜誌也常指吳亂花林的錢,卻無礙二人戀情,大家也逐漸接受這俊男美女組合……黃楊戀之所以被追擊,跟「姊弟戀」這破壞父權秩序的原罪有關(可參考舊文〈「姊弟戀」不好嗎?〉 )。

若現世是一個「父權社會」,那代表父權價值屬主流價值觀,「姊弟戀」難免被逼到戀愛常態的邊緣。男人大女人九年人們普遍接受,反之卻成為笑柄,甚至被扯到道德層面。雜誌報導想廣為讀者接受,它必須迎合市場。過份偏離主流價值,往往難以造成話題。連日媒體對楊崢的報導均十分負面,說她是第三者、同性戀、有私生女等等。「揭秘」內容的話題性遠勝吳千語被指拜金。與眾人一楊,楊崢活了數十載,自然有很多不同經歷,實在不足為奇。奇怪的是,何以傳媒報導的總這麼負面,而當中更多是涉及道德的。

大眾未必視「姊弟戀」為不道德,但這「非常態」的戀愛,卻令大家有很多聯想。聯想既然楊崢接受姊弟戀,她「很有可能」去得更盡,包括做第三者、同性戀、有私生女……因此傳媒去發掘、去報,不管真假,眾人都樂於追看,因這滿足了讀者自我實踐的預言﹕「我早猜到,她就是這種女人﹗」

「踩界」的姊弟戀,令楊崢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別的道德責難隨之衝著她而來。只因她破壞了父權的秩序井然﹕搞甚麼姊弟戀,正正經經找個大過你、能照顧你、供養你的男人便好。只要你乖乖聽話,做個合乎規範的「好女人」,不愉快的事便不會發生。

話說回來,很多說黃楊戀「沒問題」的人,都建基於「楊崢保養得好、夠索」的層面上。若她相貌平凡、保養一般,你或會立即轉呔﹕「黃宗澤傻的嗎?搭上個大嬸﹗」其實眾人並非接受「姊弟戀」,只是把楊崢視為「特別例子」,甚至「格外開恩」。我們看看白韻琴便明白了。

(圖為編輯所加,取自蘋果日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