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聯合國預備審議香港報告 工作組關注婦女權利狀況

聯合國預備審議香港報告 工作組關注婦女權利狀況
廣告

廣告

聯合國預備審議香港報告
工作組關注婦女權利狀況

聯合新聞稿(日內瓦-2014年3月5日)

1. 聯合國消除對婦女歧視委員會正就審議香港履行《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婦女公約」CEDAW)報告開展準備工作,正在日內瓦的香港民間代表團出席其工作小組會議,在會上(3月3日)發言、答問及提交文件。香港民間組織代表批評港府在很多方面未能達到「婦女公約」規定的國際人權標準,包括:

* 跨性別資源中心梁詠恩指出,由於香港政府未能就性傾向及性別認同制訂反歧視法例,同性戀、雙性戀及跨性別女性於生活上面對極大壓迫,要求委員會關注政府近日提出,以法律手段強制要求期望改變性別的跨性別人士進行不必要、不可逆轉、高風險及高侵入性的絕育手術,才能在法律上確認性別改變。

* 青鳥及平等機會婦女聯席嚴潔心指出,現時婦女事務委員會及平等機會委員會的層次不高,未能有效推動反歧視工作及落實性別觀點主流化,以改善婦女處境。她呼籲香港政府立法禁止基於年齡、性傾向、性別身份,以及入境身份的歧視。嚴潔心同時向各委員反映婦女貧窮的處境,包括從事零散工的婦女不能享用《僱傭條例》的一些重要保障、全職家庭照顧者不獲任何社會保障、強積金制度沒有保障家庭主婦、照顧者及低收入婦女、貧窮人口中年長婦女超乎比例,要求香港政府改善並提供照顧者津貼及全民退休保障。

* 印尼移工工會及平等機會婦女聯席思穎(Sringatin)在會上反映外籍家庭傭工面對的種種問題,包括暴力、「兩星期規定」、「強制留宿規定」及中介公司剝削等,並特別指出近期Erwiana受僱主虐待的個案。

* 香港人權監察陳懷嬋反映,社會對多個最弱勢、最被邊緣化的婦女存在負面性別定形和誤解。這些群體包括內地新來港婦女、少數族裔婦女以及難民。《種族歧視條例》不保障基於入境身份的歧視,令新來港婦女面對歧視時更加無助。她亦關注單程證輪候時間太長,子女為香港居民的港人內地配偶一旦成為單親家長,即喪失獲發單程證資格。少數族裔婦女亦承受多重歧視,少數族裔女童被邊緣化的問題尤其嚴重,因而往往在完成強迫教育後即輟學。聯合國婦女事務委員會提議將《1951年關於難民地位公約》延伸至香港,亦遭香港政府拒絕。

* 關注婦女性暴力協會黃瑞紅指出,上屆委員會要求香港政府重新設立一站式性暴力危機中心,讓幸存者能夠在一個有足夠私隱的情況下,得到針對性的輔導以及心理、醫護、司法和福利方面的全面協助。政府雖然聲稱他們設立了「芷若園」,但其實這只是一個多功能的危機中心,亦非位於醫院之內,並未達到世界衛生組織建議的標準。

民間代表團在會上提交委員的發言稿亦關注到婦女面對的暴力問題,包括家庭暴力、殘疾女童被性侵犯,以及性工作者面對的暴力。

2. 消除對婦女歧視委員會聆聽香港代表團意見後,就部份議題作出提問

* 毛里裘斯委員 Pramila Patten 女士關注針對外傭所設的「兩星期規則」、中介公司所收的中介費,以及外傭是否因「強制留宿規定」而必定與僱主同住;

* 立陶宛委員 Dalia Leinarte 女士提出關於跨性別人士強制絕育的問題;

* 會議主席 Ismat Jahan 女士詢問有關家暴法庭的設立、香港有關性工作的法例及少數族裔婦女的情況。

3. 這次民間團體到日內瓦展開遊說,聚焦於維護婦女人權的制度和婦女弱勢社群。除了香港社會普遍關注的家庭照顧者和貧窮婦女,亦特別關注被邊緣化的外傭、內地新來港婦女、難民、暴力受害者、以及性小眾,希望透過聯合國的平台,讓一些在香港社會被忽視、被歧視的弱勢婦女,其人權和福祉得到保障。

4. 這次聯合國消除對婦女歧視委員會審議香港報告,香港民間社會在報告週期的早階段已展開遊說工作,顯示了漸趨成熟的公民參與。

* 民間團體早於2013年10月已舉行有關聯合國遊說工作的訓練,並邀請了委員會副委員長 Pramila Patten 到港,與民間團體分享如何有效遊說;

* 民間團體其後於2014年1月向委員會提交聯合影子報告,共67個民間團體聯署;

* 委員會的工作小組這次於2014年3月召開會議準備審議階段,香港團體已組成民間代表團到日內瓦進行解說和遊說,協助工作小組提出問題清單,要求香港政府在10月正式聆訊之前作出回應;

* 聯合國消除對婦女歧視委員會將在2014年10月舉行正式聆訊,就中國(包括香港及澳門)落實公約的情況,尤其委員關注的問題,當面向中港澳政府的代表作口頭提問。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