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ChungKi Cheng

現從事教育工作,相信良好的教育是社會進步的根本,鼓勵人們追求自己的夢想,卻又苦於香港教育制度的千瘡百孔。假期時會踏上旅途,與生活在世界不同角落的人交流,喜愛文學、電影、攝影、音樂、哲學。 網誌

保育

時間停止的廢墟

時間停止的廢墟
廣告

廣告

踏進烏克蘭Kiev市郊的Chernobyl地區,時間彷彿永遠停留在20多年前,整個前蘇聯城市被封存在80年代的冷戰時期。

1986年4月26日凌晨1時23分,切爾諾貝爾核電廠的四號反應堆發生爆炸,大量核電輻射塵覆蓋了核電廠方圓30公里的城市,附近的十多萬的居民還來不及收拾細軟,便於一夜之間撤離,留下了彷如鬼域的神秘廢棄城市。

到目前為止,這個廢棄城市仍然受輻射影響,被劃定為隔離區,由軍人把守,特別是四號反應堆附近,只靠水泥覆蓋與外界隔絕,更加是禁區中的禁區。但輻射影響較輕微的區域,開始有限度地開放予已登記的人士探訪。

我們由市中心出發,經過了個多小時車程,便抵達基輔以北的Chernobyl地區。經過軍方的管制區關卡檢查後,懷著戰兢的心情,我們進入距離四號反應堆30公里範圍。長長的公路,由於長年荒廢,已是雜草叢生。途中我們經過紀念當時殉職消防員的雕塑,上面寫著的大約意思是「For Those Who Save the World」。

當時核電廠爆炸起火,身先士卒的消防員幾分鐘便趕到現場搶險,不知就裡的他們在毫無保護裝備下暴露於強烈的輻射,於火場中勇敢地奮鬥。結果28名消防員中,有的犧牲了性命,有的活了下來,但終身都要面對輻射對身體帶來的嚴重損害,設立這座雕塑就是為了紀念這班捨己救人的英雄。

一路前進,極目所見都是房屋、商店、學校、診所等廢棄建築物,不少牆身已破落、青苔依附其上,一片死寂。其中有些建築物的入口已被遍地生長的野生植物遮蔽,我們走進其中一些廢棄建築物,當中還有大量破舊的傢具,東歪西倒、一片狼藉,那些書本、玩具、醫療用品灑滿一地,二十多年了,它們依然安靜地躺在當年的位置,見證著那場歷史上最嚴重的核電災難。

通過另一個管制站後,我們進入距四號反應堆只有5公里的Pripyat市,死亡的氣息在空氣中彌漫,揮之不去。帶在身上以量度附近輻射的黃色Geiger counter規律地響著,似乎在提醒人們不要忘記週遭隱藏的威脅。

城市的街道已被平地而起的植物佔據,巴士不能進去,我們必須徒步行進。如果你有看過「The Last of Us」或是「Silent Hill」,那麼這個城市就是現實中的廢墟。被破牆而入的植物貫穿天花的學校、跑道毀壞的運動場、空無一人的摩天輪、只剩鐵锈支架的遊樂場、橫置於超市走廊的生锈手推車、琴鍵翹起的三角琴…這些龐大蘇維埃的建築是如此的空洞,一切都顯得無以名狀的怪異。

自高自大的人類,總是相信我們的科技和知識可以征服一切,連核能這種龐大的力量也能操控於股掌之中。然而,就像潘朵拉的盒子一樣,因著人們的好奇心和欲望而被打開,而盒子中隱藏著的,卻是無窮無盡的災難。

原文︰http://onelittleheaven.blogspot.hk/2014/01/blog-post_3713.htm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