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

小牛誤中捕獸器傷腳 漁護署殺牛不解釋

廣告
小牛誤中捕獸器傷腳 漁護署殺牛不解釋

廣告

(圖片取自蘋果日報)

(獨媒特約報導)上星期一(3月10日)西貢浪徑新村一頭小牛誤中捕獸器,腳部受傷,漁護署人員及獸醫到場為小牛解下捕獸器後送往新界北動物管理中心,最後將之人道毀滅。署方事後拒絕公開診斷報告,回覆查詢只表示小牛傷重,基於人道立場殺牛,未有說明詳細原因。有駐會獸醫的大嶼山愛護水牛協會的主席何來認為小牛傷勢非致命,復原機會高,質疑署方獸醫沒能力和資源才放棄救治。十八區動保專員召集人麥志豪認為署方人道毀滅牛隻的指引欠透明,有必要向公眾交代清楚。

漁護署:基於人道立場殺牛

漁護署回覆查詢,指當日下午接獲傷牛報告,派員前往跟進,獸醫到場後為該牛隻麻醉及解開捕獸器,發現牛隻其中一隻腳嚴重受傷,傷口受感染,深至見骨,經判斷後認為該牛隻可以康復的機會甚微,基於人道立場把牠人道毀滅。署方未有回應可否公開有關診斷報告。

該區牛會信任漁護署 稱不需公開報告

負責照顧該區牛隻的團體Sai Kung Buffalo Watch成員Carol Biddell表示同意漁護署獸醫的診斷,認為做法恰當。她指正如署方所言,該牛的腳傷嚴重,需要一段長時間醫治,接受治療期間只餘三隻腳可行走,將令牠不能活動,因此人道毀滅可免去其痛苦。被問及署方是否有責任向公眾詳細解釋殺牛原因及公開有關報告,Carol反指:「漁護署已回答了,你還想他們說甚麼?如果每宗個案都要撰寫報告,漁護署豈不忙得甚麼都不用做?」她表示已向署方反映區內非法捕獸器的問題,署方已派員搜查事發地點,確保沒有其他捕獸器。

小牛有得醫 質疑署方沒能力救牛

大嶼山愛護水牛協會主席何來持相反意見,她指出獸醫例必就各個案撰寫報告,若不公開僅為其上司決定。何來表示不接受該牛「冇得醫」的結論,從照片所見,該傷口應是少於兩日的新傷,僅傷及軟組織,並非致命,相信復原機會高,據大嶼山愛護水牛協會資深獸醫的經驗,曾有牛隻傷口潰爛多個星期,或斷骨經六個月治療都能治癒,故認為此個案「值得一試」。何來承認小牛接受手術後需要長時間康復,但獸醫根據專業操守,應要肯定動物捱不過手術才決定人道毀滅,因此署方應公開報告,提供更多資料證明小牛「無得救」。何來續指,漁護署獸醫有可能因為資源不足,無能力醫治小牛,而把牠人道毀滅,故公開報告同時可反映署方內部資源狀況、獸醫能力。

人道毀滅準則欠透明 疑清除牛隻為發展開路

十八區動保專員召集人麥志豪認為,漁護署必須向公眾交代人道毀滅牛隻的指引。麥志豪指,近日西貢大嶼調牛計劃等一連串事件,「令人懷疑背後是否有一些原因,要慢慢減少牛隻數目」,例如為日後發展、改變土地用途鋪路。他指出漁護署及愛護動物協會對於人道毀滅無人領養的流浪貓狗,尚且有相關指引,但對於全港僅餘約1,300隻、對社區及市民根本不構成威脅的牛隻,並沒有明確人道毀滅準則。他認為當局應訂立長遠保育政策,使牛隻免於絕種。

西貢村落多非法捕獸器

西貢護牛天使譚詩詠不接受署方回覆,指很多牛被捕獸器夾到仍能生存,不明白為何事件中的牛要被人道毀滅。譚詩詠又指在西貢一帶向來有捕獸器,部份由村民設下捕捉野豬,亦有部份是由漁護署設置捕捉野狗,難以分辨捕獸器是由何方所設,但亦質疑署方「知法犯法」,設下違法的捕獸器;連同今次事件的小牛,過去半年西貢區已有兩隻牛誤中捕獸器。

牛會未有進一步行動

其他護牛團體均表示不能接受漁護署的回覆,大澳環境及發展關注協會主席何佩嫻及梅窩牛牛之友主席何詩敏都指出每次將受傷動物交給漁護署,下場都是被人道毀滅,不理解署方的處事手法。不過各團體都沒有表示會有進一步行動要求漁護署公開報告。

記者:劉軒、撒雅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