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對錯之間

對錯之間
廣告

廣告

(圖片取自蘋果日報)

台灣大學生反服貿的太陽花學運,受到血腥鎮壓。雖然被指帶頭衝擊行政院的學生領袖魏揚無罪獲釋,但服貿協議的核心問題,已經被轉移了焦點。

把學生打至頭破血流,馬英九政府肯定是大輸家,對他低至9%的民望定會雪上加霜。今年舉行包括直轄市長的七合一選舉,國民黨選情必然受到衝擊。馬政府不斷犯錯,台灣政權再次出現輪替的機會越來越大。

今次流血事件早有徵兆。學生衝進立法院議事堂,成為運動的核心和鏡頭的焦點。在立法院外坐了五、六天的支持者,一方面與裏面的領袖缺乏溝通,又害怕失去運動的成果,感到焦慮不安。在行政院長江宜樺和總統馬英九相繼表態,拒絕撤回服貿協議後,外面的學生越來越不耐煩,認為運動不能就這樣膠着,應走向激進化,要do something。

衝擊行政院前同一天的中午,學生曾一度想衝入立法院議事堂,與裏面的學生理論。他們指摘學生領袖只是搞嘉年華,唱唱歌,太溫和了,不是搞社會運動。這種指摘,香港社運中人何其熟悉,不少鍵盤戰士對唱K遊行和理非非集會冷嘲熱諷,拒絕參加,鼓吹另搞行動。

學生佔領立法院近一星期,仍然相安無事。因為學生們都知道,立法院獨立自主,沒有得到院長王金平同意,警察不能清場。王金平與馬英九之間有政治矛盾,王也不願為馬背上武力鎮壓學生的黑鍋。只要學生繼續佔領立法院,等到會期完結,服貿協議無法再審議通過,運動就能取得階段性成果。

衝擊行政院的學生,犯了一個致命的策略錯誤。行政院是江宜樺的地頭,他百分百有權動用警力;而且行政院是政府中樞,癱瘓立法院台灣不會停擺,但學生霸佔行政院,就給了江宜樺天大的藉口,抹黑學運已經暴力變質,可以不顧後果血腥鎮壓。再加上進入行政院的學生,破壞搗亂有之,拍照留念有之,官員也將給人偷了辦公室的零食三番四次對着電視鏡頭控訴,學生的形象受到負面影響,學運的正當性無可避免受到打擊。

學生運動領袖被奪權,一個比一個激進,在25年前六四天安門上演過。近似的方程式,在台灣、香港也經常出現,難道這就是社會運動學生運動的宿命?香港佔中運動如箭在弦,不少人都等得不耐煩,譏笑佔中三子繼續商討,缺乏行動。我們有沒有想過,如何應付突如其來的激進訴求。對這次反服貿運動,港人定要好好總結。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