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王偉雄

美國加州州立大學哲學教授 網誌

教育

三言兩語論沉默

三言兩語論沉默
廣告

廣告

香港中學文憑考試中文科的一條作文題,引得不少博客和寫手出招,依題「作文」:

今天發生了一件事情,當時我曾經想力陳己見,最後選擇了沉默。我認為沉默是必要的。」以上是文章的開首,試以「必要的沉默」為題,續寫這篇文章。

這些文章當然是旨在諷刺考評局出題有維穩之嫌 --- 說不定考評局是企圖間接教導學生甘做順民、在政治上要懂得「必要的沉默」。這個反應也許是政治過敏,但經過國民教育一役,一些人有此反應,實不難理解。此外,在策略上「有殺錯無放過」,也有提醒大眾防備「隱性維穩」之效。

然而,這條作文題,假如不是在今時今日香港這樣的政治環境出現,根本沒有甚麼不妥。在題目裏,「沉默」相對於「力陳己見」;除非你認為任何情況都適宜力陳己見,否則,便得承認有些時候沉默是必要的。

「沉默是金」是西諺的中譯(“Speech is silver, silence is golden”),這個講法其實過份簡單,因為沉默本身不是美德;中國人說的「慎言」便高明得多:慎言,不等於沉默,而是懂得何時應該沉默,何時應該出聲,這才是美德。

慎言絕不是要人在政治上沉默,一個慎言的人,可以在政治上力陳己見,雄辯滔滔,甚至疾呼痛罵,只要恰宜便成。慎言主要是日用倫常中的修養,是在與人交往中鍛鍊出來的;呂坤在《呻吟語》裏說得好:

「慎言之地,惟家庭為要;應慎言之人,惟妻子、僕隸為要。此理亂之原而禍福之本也。人往往忽之,悲夫!」(見〈倫理〉篇)

慎言由家庭開始,及於親友與其他人;現代人沒有古時那樣的僕隸,但呂坤說的對妻子慎言,仍然是智慧 --- 記著,是慎言,不只是一味沉默,也不是被逼的沉默,而是樂意的、間中的沉默。

原文刊於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