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職工盟

香港職工會聯盟(簡稱職工盟)1990年成立,現有90多個工會成員,代表近20萬打工仔。我們堅守的使命:凝聚集體力量,推動自主工會運動,改變社會以達至工人的尊嚴生活! 網誌

媒體

專訪壹傳媒工會副理事長蔡元貴

專訪壹傳媒工會副理事長蔡元貴
廣告

廣告

圖:壹傳媒工會副理事長蔡元貴

近日壹傳媒爆出加薪3%,落後於通脹,工會發出聲明批評公司加幅「低到無倫」。在消息公布前,與壹傳媒工會副理事長蔡元貴進行訪談。說起來,壹傳媒工會成立的契機正是由五年前一場減薪爭議開始。

減薪引發勞工抗爭,促成壹工會誕生

2009年2月,壹傳媒對外宣布減薪3.5%,在08金融海嘯後有盈餘的情況下,同業都百思不得其解,終激發員工對自身利益的反思,決意組成工會。當時員工製作貼紙,邀請立法會議員支持。蔡元貴記得「那時候李卓人在立法會講勞工議題時,舉起我們送給他的貼紙。」終於,首屆會員大會於同年9月11日舉行,壹傳媒工會亦正式成立。而工會成立一個月後,壹傳媒資方同意將減薪同事薪酬還原。

事隔五年,面對近日針對傳媒的事件一單接一單,壹傳媒工會都迅速回應。蔡元貴謙稱,這是記者的本行,「寫下聲明回應,很方便很快」。得知公司加薪幅度,蔡元貴說,希望透過在facebook、公司民主場等發放工會立場,增加員工的討論機會,從而給予管理層壓力。工會亦留意到最近內部的人事變動,管理層忌諱工會,不敢大幅裁員,但以「改革版面」為名,裁減年資長的編輯部員工,換一批年輕同事,更影響到報章版面質素,工會對此密切關注。除了加薪、裁員,工會關注到員工在工作日常的權益,如飯堂質素等。工會盡量多接觸會員,設電郵、社交網絡供會員投訴,並切法跟進。

首個平面傳播工會,積極抗爭保飯碗

和很多企業工會一樣,壹傳媒工會積極爭取與管理層會面。「自從換了張嘉聲(擔任行政總裁)後,他有時忙有時拖延,近年沒有約成過。」這的確是很多企業工會的狀況。張嘉聲曾任沃爾瑪中國總裁,沃爾瑪對工會作風一向強硬,未知張嘉聲是否亦同樣沿襲此作風。問到組織工會的困難,蔡元貴說「香港人文化」難突破:作風保守、消極觀望、不會主動爭取。他分享最近感受較深的一件事,工會發起聯署聲明希望向公司施壓,有組長要求旗下組員不要簽署,說「工會搞事」,全組同事就乖乖不簽。蔡很感慨,老闆自私、考慮盈利無可厚非,但員工生怕被秋後算帳、保飯碗的心態,越退縮只會損失越多。

Screen Shot 2014-04-11 at 1.21.38 pm
圖:2012年9月,壹傳媒工會到區域法院門外聲援前蘋果日報攝記成啟聰。圖自壹傳媒工會facebook。

作為首個平面傳播媒體的工會,蔡元貴說,工會的爭取,其實也是為了保飯碗,差別在於使用積極主動的方式,因為「自身利益要自己爭取」。組織工會最令人欣喜的是有一群共同目標的理事一起討論爭取。2012年,前蘋果日報攝影記者成啟聰在採訪期間於政府總部被指推撞保安,被控襲擊後判無罪,律政司去年再上訴。壹傳媒工會於期間每日早上8時半在法院門外拉橫額聲援,最後成啟聰被判無罪,蔡元貴說是難得的「做左野而結果一如期望」的經驗。蔡元貴指組織工會並不算做了驚天地的事,但有了工會,公司為保企業形象,在改動員工待遇時也有忌諱,不會大刀闊斧,這是工會存在的意義。

憑爭取民主的勇氣,堅守五年工會路

五年的時間,對於工會組織的發展不算久遠,對一個人的經歷亦不算漫長。蔡元貴覺得,這五年的工會生涯,已練成對抗爭的條件反射。「習慣了,抗爭的時候不會考慮後果,就好像每年七一都上街。」不為成功爭取什麼,只為堅持原則。身為傳媒工作者,每日報道香港大大小小對民主的爭取,「如果自己不爭取,好難向自己交待。」蔡元貴說出很多香港人的心聲。

Screen Shot 2014-04-11 at 1.21.44 pm
圖:全港黑衣日,壹傳媒工會號召近百名會員到公司大堂拍照,向暴力滅聲說不。圖自壹傳媒工會facebook。

對於近期針對傳媒的事件,蔡元貴認為壹傳媒工會對新聞自由的堅持,是為了全行的自身利益,與傳媒工作者的「福利」有關。「看着同行逐個逐個被「河蟹」,不作聲最後只會被孤立。」因此,壹傳媒工會對明報換老總、廣播署署長干預港台,甚至台灣壹傳媒賣盤,都予以聲援,看到明報前首席執行總編輯劉進圖被襲,壹傳媒同事感同身受,與港台工會聯合行動,邀請員工排出「自由」二字,表達對新聞自由自主的捍衛。蔡元貴說得簡單,「聲援下,點下燭光而已。」不管行動大小,不計算結果,堅持走下去的勇氣都是可貴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