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林保華

資深政經評論家、資深新聞媒體人。文章及專欄遍佈香港、台灣、美國報刊。包括中報﹑信報﹑經濟日報﹑星島日報﹑蘋果日報﹑東方日報﹑香港聯合報﹐以及中央日報﹑自由時報﹑時報週刊等。目前在自由時報、台灣時報、TAIPEI TIMES(英文)、TAIWAN NEWS 財經文化週刊、大紀元時報、大紀元新聞網、爭鳴、動向、開放等雜誌有固定專欄。 網誌

國際

我被抹黑

我被抹黑
廣告

廣告

圖:台大新聞E論壇

最近海外中國人的《獨立評論》論壇出現造謠攻擊我的言論,針對太陽花學運,說我在背後鼓動學生留血,而我則躲的遠遠的,沒有與學生在一起。有的甚至說我是共產黨派來台灣的特務,還說消息來自香港與僑界,可謂無所不用其極。這種國共合作的抹黑,我完全預料到,也是一笑置之。因為「抓特務」是海外中國民運的慣用手法,自從我公開表示支持台灣主權獨立而脫離中國以後,就不斷受到他們的攻擊,也說明他們的黔驢技窮。不幸,這次也有綠營的朋友捲在裡面,所以這次我要做出一些回應。

3月18日晚上,4月4日到6日晚上,我認為最可能暴力清場的時候,我都在議場陪同學過夜!隨時準備接受警察的暴力。平時,只要我有空,也會去看同學。但是我也有自己的工作,不可能全程與同學在一起,而且也有一定年紀,不能長期睡眠不足。這點,醫生有勸我,也有朋友勸我看開一點。但是我還是盡我自己的能力來做。

學生做出退場的記者會上,林飛帆有提到這個事情,因為他看到我常常在議場裡。我們沒有時間交談,但是我相信我們心靈相通。我的活動與觀察有些寫上我的臉書與文章,有些還來不及詳細寫。這一期的《開放》雜誌,我寫了第一晚在議場的經歷。本來寄出我在現場演講的照片,林飛帆主持的,但是也許時間緊迫編輯疏忽沒有收到而沒有用上。

youtube上會找到我在現場的一些講話。我從來沒有要學生去送死,而是要警察抓人與打學生前先來抓打我,我們大人有保護學生的責任。這場學運,我們在現場結交了許多優秀的學生,我以他們為榮,看著他們的成長,我死也可以瞑目了。如果老天多給我一些日子,我當然願意做更多的事情,寫更多的東西。

因為我說與學生一起唱過《國際歌》,那些無知的中國人就污衊我是共產黨,連帶污衊這場運動。我告訴他們,學生唱的主題曲是台語的《島嶼天光》,僅就一個「台語」,就會令某些中國人抓狂,並且極力迴避。《國際歌》只是很小一部分學生唱的,這首歌是為1870年的巴黎公社創作的,歌頌的是人民當家作主的民主,只是被共產黨利用而已。它號召推翻反動統治的本意有錯嗎?就如六四不也唱《血染的風采》嗎?那才是歌頌共軍的歌曲啊。

我認同綠營與民進黨的台灣主體價值,但是我不隸屬於哪一個派系。我相信大部分民眾與朋友都認同我這一點。我對綠營內部事務的的批評也是對事不對人,而且會根據事物的發展不斷調整我的觀點與對某些政治人物的看法,但也可能因此得罪個別政治人物。但是我不會改變我的獨立立場。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