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林保華

資深政經評論家、資深新聞媒體人。文章及專欄遍佈香港、台灣、美國報刊。包括中報﹑信報﹑經濟日報﹑星島日報﹑蘋果日報﹑東方日報﹑香港聯合報﹐以及中央日報﹑自由時報﹑時報週刊等。目前在自由時報、台灣時報、TAIPEI TIMES(英文)、TAIWAN NEWS 財經文化週刊、大紀元時報、大紀元新聞網、爭鳴、動向、開放等雜誌有固定專欄。 網誌

國際

怎樣看包圍中正一分局的行為?

怎樣看包圍中正一分局的行為?
廣告

廣告

圖:台大新聞E論壇

4月11日晚,去中山南路公投盟那裡了解蔡丁貴教授情況,路過公園路、青島東路口,看到一群人圍住警察中正一分局,民眾高呼「警察違憲,人民路過」。馬上想到這是民眾在發洩對方仰寧縱容白狼的不滿,因此發出會心的微笑,並且在那裡「路過」了兩三個小時,到10點才離開。

當然,我也了解到方仰寧欺騙公投盟的情況,因為4月11日凌晨3點多我親自詢問蔡丁貴教授,他告訴我警方親口答應當天不會清場。我還問以後呢?他說能堅持一天算一天。因此我也離開現場回家休息了。哪裡知道第二天醒來已經風雲變色。看到蔡教授冒著生命危險衝到路上準備癱瘓交通的舉動,也頗為震驚。我也理解,一位教授被警方欺騙時心中所感受到的屈辱而做出的反應。因此學生包圍警局為公投盟討回公道也很理解。因為在反黑箱服貿與佔領立法院的戰鬥中,他們已經結下深厚的革命感情。

但是台灣蘋果日報在4月12日「針對學生及民眾因不滿北市警中正一分局驅離公投盟,進而號召群眾包圍警局一事,請問你的看法?」的民調。結果如下:

支持警方,應譴責包圍民眾 57.11%
警方做法不當,群眾包圍有理 28.86%
不知道/沒意見 14.03%

支持警方人數之多令人意外。除了訪問人數只有499人嫌少之外,還因為問卷只問當晚情況。我認為那晚方仰寧的表現很得體,不但敢於出來面對民眾,而且顧全大局而口頭請辭,並且做出道歉,表現他勇於擔當的精神。這點在馬政府裡非常罕見,馬英九、郝龍斌、王卓鈞都遠不如他。也因為這個亮點,讓不少人忽略他欺騙公投盟、為白狼定調「路過」的錯誤行為,甚至預告不會批准公投盟申請路權的違憲行為,以及對學生廣加蒐證(可能來自上級命令)的做法。包圍過程中如果出現一些不當言行而被渲染,以及金小刀操作輿論的能力,以致出現如上的民調結果。

但就是這一點,被馬政府抓住枝節問題進行反撲,是要藉此來否定整個學運,最後再回到服貿闖關,這點不可不察。郝龍斌開始放低姿態,然後採取凶狠態度,聲稱到了所謂的「臨界點」,並且號召所謂的「沉默多數」出手。如果只是幾小時的包圍,怎麼突然會成為「臨界點」?當然是把學生佔領立法院的所有過程的行動囊括在一起才會出現「臨界點」。

因此支持學運的朋友們,尤其缺乏與威權體制抗爭經驗的年輕朋友,不要被表面現象所迷惑,而要了解這些威權體制的慣用手法,尤其是找若干事件進行分化學生與民眾隊伍,然後各個擊破進行秋後算帳。因此必須對不同意見進行耐心的解釋。支持警方的人不少是我們的朋友,在正常的情況下我們也一樣支持警方維護治安與秩序的努力,所以不要用謾罵的方式對待我們的朋友。對事件中出現的不當言行,也必須進行反省。許多事情,會在冷靜下來,經過更多思考後,得出正確的結論。

有不少人認為包圍警局模糊運動焦點。的確,方仰寧不是這次運動的目標,最主要目標是那個獨裁的馬英九。但是包圍警局有我在上面提到的幾個原因,其中對學生進行廣泛蒐證的動作,包括所有指紋、毛髮等等,可能列入這些學生的檔案,這等做法還超過兩蔣時期。到底誰下的命令目前還不清楚,需要調查。但是學生對此有所警覺,表明他們的不幼稚。

而學運的出關播種就是針對堅決挺馬獨裁行為的一些部屬,包括立委與官員、黨棍,因此以包圍警署來指出方仰寧的錯誤,向他施壓,要他道歉、下台,也是正確的。何況他也的確道歉,做出某些承諾,民眾也就轉移到立法院,沒有糾纏下去,說明包圍的行動還是理性與克制的。即使間中有些瑕疵,方向還是正確的。而且這個行動也是警告馬政府,不要以為學生出關,就什麼事情都沒有了,政府就可以任意秋後算帳,因為學生與民眾隨時還可以集結。

這場事件中不可漏掉的人物是居中斡旋的黃越綏,她是女中豪傑,我很佩服她的政治智慧。這場紛爭能夠取得妥協(方仰寧道歉,並且對公投盟做出一定承諾,當然希望不要再跳票)而平和落幕,她居功至偉。黃越綏後來在公投盟場子也承認,因為學生開始沒有接受她的意見,甚至噓她,當場她也有點情緒化(應該是指她說學生當年還在媽媽肚子裡)。政治人物如果經常反省自己的作為,這個社會就可以更快的進步。可惜,黃越綏現在忙於從事公益事業而無暇顧及學生運動,是台灣的一個損失。

原刊於《極光電子報》2014.4.14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