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習近平的十字路口

廣告
習近平的十字路口

廣告

圖:蘋果日報

今年是六四的25週年,敏感時刻又到來了。六四起於胡耀邦逝世所引發。但是卸任不到兩年的前中共總書記胡錦濤卻在胡耀邦逝世25週年前夕拜訪胡耀邦在湖南的故居,格外引人關注。此行當然得到習近平的同意,因此看來是習胡聯手做出的政治姿態。抬出胡耀邦收買人心,看來是習近平的政治道路出現困境。

愚人節的第二天,18位高級將領集體在《解放軍報》撰文,表態擁護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這是改革開放35年來僅見的軍方大規模集體表態,也讓我們想到1971年林彪事件後對調八大軍區時各軍區被迫表態的非常時期。到底什麼事情導致習近平處於目前的困境?從表面的現象觀察,大致有以下幾點:

第一,與軍隊直接有關的,就是軍內反貪,辦了總後勤部副部長谷俊山中將。期間軍內阻力很大,習近平支持總後政委劉源處理谷俊山。過程也涉及後台,前軍委副主席徐才厚,最近又牽出另一位前副主席郭伯雄。他們都是前總書記江澤民的愛將,軍中也有人脈,阻力當然更大。此案牽連之廣,需要高級將領出來背書。

第二,中共高層反貪聚焦在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身上,從2012年秋天18大閉幕以後,中紀委就開始調查周永康的外圍人馬,到現在他的秘書黨、四川幫、石油系的人馬全被圍殲,他的家人也幾乎全部被捕。有關報導多如汗牛充棟,可是官方至今都還沒有宣佈正式對他進行“雙規”,可見阻力之大。除了周永康背後有江澤民,還有太子黨的大阿哥曾慶紅,打破刑不上常委的潛規則,更讓那些前常委心驚膽跳,結成強大的反對力量。

第三,從政治角度來看,習近平已經囊括黨政軍九個機構的第一把手,已經被痛罵為獨裁者了,但是也說明他的施政阻力很大,以致需要他站在第一線。今年2月18日《炎黃春秋》雜誌的新春聯誼會上,社長杜導正說,根據三中全會的文件,中國深化改革有兩個阻力,一個是陳舊思維,一個是利益集團。“我們必須以壯士斷腕的精神衝破這兩個阻力。”利益集團的阻擋如上所說,至於新思維,習近平除了背毛語錄,有什麼新思維?

第四,中國的經濟狀況不佳。今年第一季度的GDP增速低於年度目標的7.5%,只有7.4%。採購經理人指數(PMI)連續第三個月處於盛衰線50下方。一些經濟數字被質疑造假來安定民心。國際炒家索羅斯更發表文章說:“推動中國快速增長的經濟模型已筋疲力竭。中國現時推行政策自相矛盾,而且債務不斷膨脹,有機會數年後出現債務爆煲危機,與2008年金融海嘯發生前的美國相似。”而貧富兩極分化的深層次矛盾衝突,也到了臨界點。

第五,中國現在的「大中華朝貢地區」出現前所未有的不穩狀況。少數民族地區的西藏,自焚事件沒有停止。新疆維吾爾人的反抗,更是“侵入”到中國內部省份,例如去年10月的天安門撞車事件,今年3月1日在昆明火車站大開殺戒。香港的普選也提到日程上來,是否會出現「佔領中環」正在考驗習近平的智慧。而被視為乖乖牌的台灣總統馬英九,面臨北京越來越大的壓力,求功心切要強行通過兩岸服務貿易協議而激起太陽花學運,讓中共辛辛苦苦的統戰破功。中共越反分裂越是分裂。

第六,中國的戰爭叫囂與鬥爭性的外交路線有和緩跡象,尤其是中日關係已經淪為習近平到歐洲去噴口水,反而中國的軍事力量沒有在東海地區示威或挑戰日本。繼去年派出前國家主席李先念的女兒李小林到日本摸底之外,最近則是胡耀邦兒子胡德平到了日本,與首相安倍會晤。這顯示習近平認識到外交孤立的危險性,於是編造中國這頭獅子已經醒了,但這是一隻和平、可親文明的獅子的故事來哄人。問題是中國已經以張牙舞爪的實際行動來坐實“中國威脅論”,東海防空識別區還擺在那裡沒有收回,現在再改口,可信嗎?

有些政策要繼續,有些政策要改變,全部要由習近平這個表面上的大獨裁者承擔全部責任,他承擔得起嗎?如果不是進退有序,而是該進的退,該退的進,那就天下大亂。有人說,中國的命運將在這三年裡決定,也就是習近平的第一任期。何去何從成為他的巨大壓力。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台特約評論員林保華所做的評論)

2014.4.2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