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林保華

資深政經評論家、資深新聞媒體人。文章及專欄遍佈香港、台灣、美國報刊。包括中報﹑信報﹑經濟日報﹑星島日報﹑蘋果日報﹑東方日報﹑香港聯合報﹐以及中央日報﹑自由時報﹑時報週刊等。目前在自由時報、台灣時報、TAIPEI TIMES(英文)、TAIWAN NEWS 財經文化週刊、大紀元時報、大紀元新聞網、爭鳴、動向、開放等雜誌有固定專欄。 網誌

國際

大腸花,「幹」!

大腸花,「幹」!
廣告

廣告

圖:台大新聞E論壇

4月9日,太陽花學運的最後一晚,學生們在議場席地而坐,把一大堆不滿意見吐出來,消解胸中塊壘。這個「大鳴大放」隨著二樓自認是「奴工」的同學的參與而更加熱烈。後來我們上去找這些「奴工」,聽見他們在唱《國際歌》,在我的認識裡,願意這首歌曲的,不但具西方的左翼社會主義色彩,而且更具階級的反叛精神,因為歌詞說:「我們要奪回勞動果實,讓思想衝破牢籠。」 就在那一晚,中山南路的立法院門口,也有「大腸花垃圾話論壇」開講。「大腸花」是「太陽花」的「諧字」,是這次「太陽花」的副產品,表現比太陽花的「奴工」又更激進,是不可忽視的社會力量,不但對手要認識它,自己人也必須認識它,了解這個社會思潮,並且學會相處。

記得330那天,一位上台講話的社運人士,穿了一件印有大大「幹」字的汗衫,得到民眾的喝彩,當知「幹」字已經成為民眾的心底願望,這是廣義上的「幹」字,也就是要爆發、要行動。估計今年它將成為台灣最熱門的字。而這,也成為「大腸花垃圾話」的主題。

4月10日,太陽花告別儀式結束後,我到中山南路立法院門口,等待馬英九對留下來的人如何清場,那裡集聚公投盟、基進側翼等比較激進的組織組成的「自由台灣陣線」。那晚,大腸花再度開講,因為都用台語,我沒有完全聽懂,但是「幹X X 」還是聽得懂的,誰都知道,學新的語言,最快上口的就是罵人的髒話。這句話在2008年總統選舉時由挺馬的高雄人大叫「趕羚羊」而讓我得到啟蒙。

令我十分意外的是,這場論壇上,噴出台灣國罵的竟有許多年輕的女孩。以此痛罵馬英九及其政府,痛罵社會不公,乃至學運的溫和路線。我本來以為,親共媒體會藉此大做文章,痛斥「世風日下,人心不古」,但是沒有。看來他們也知道什麼是「人心所向」,尤其是年輕人的心。

回顧2008年總統選舉那年,莊國榮因為在造勢大會上這句國罵差點丟掉教職,再想想當今國罵成為潮語,當知時代變化之大,尤其台灣變化之大。莊國榮其實是「思想衝破牢籠」的先行者。

這個變化,就是馬英九的六年統治,造成國將不國而成為中國一部分,民將不民而成為獨裁統治下的奴隸,多年積壓下來的民怨民憤終於爆發了,「幹X X 」只是其中一個宣洩的出口。如果說,「千夫所指,無疾而死」,那麼「千幹所指」,又會如何?大腸花最後「幹」到凱達格蘭大道馬總統府前,是神來之筆啊。

就在這時,「為人師表」者還指責沒有教好這些學生,引發憤懣也不奇怪。從這個氛圍與潮流來看周威佑事件,那樣指名道姓而太過粗俗固然不妥,但是把它作為蘋果日報的頭版頭條,也是小題大作,是要討好金小刀嗎?需知,科學家的貢獻是一回事,人品如何、政治認識如何又是另一回事,每個人情況不同,不能一概而論。因此不能因為有貢獻就不能罵。楊振寧得過諾貝爾獎,但是他拍共產黨馬屁的噁心行為,不要被國罵嗎?而拍馬英九馬屁與拍共產黨馬屁,有實質的區別嗎?當然,雙方都做了道歉,沒有都走極端,比馬英九的死不認錯好。

我並不贊成滿口髒話,為罵而罵,但是極度的時候,面對冥頑不靈的獨裁者與無恥透頂的偽君子的時候,罵兩句國罵也是應該的,太溫良恭儉讓反而顯得非常虛偽,或者十分冷血。

在這個激盪的年代,學生們,尤其是年輕的女孩子敢於出來「幹」,正是說明台灣的年輕人已經開始擺脫國民黨長期教育下的中國假道學的束縛,值得喝彩。一旦台灣社會恢復正常,我相信這些髒話也會回到原點,不會成為論壇的口頭禪。

原刊於《極光電子報》2014.4.21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