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林保華

資深政經評論家、資深新聞媒體人。文章及專欄遍佈香港、台灣、美國報刊。包括中報﹑信報﹑經濟日報﹑星島日報﹑蘋果日報﹑東方日報﹑香港聯合報﹐以及中央日報﹑自由時報﹑時報週刊等。目前在自由時報、台灣時報、TAIPEI TIMES(英文)、TAIWAN NEWS 財經文化週刊、大紀元時報、大紀元新聞網、爭鳴、動向、開放等雜誌有固定專欄。 網誌

國際

太陽花:台灣生存之戰

太陽花:台灣生存之戰
廣告

廣告

攝:Noel Masaki USP United Social Press 社媒

三月十八日台灣學生佔領立法院的議事廳,掀起這場學運的第一頁。第二天一早,有人送來一大束太陽花,放在講台上,學運遂以「太陽花」得名。

「五星級」反映強大民意基礎

佔領當晚,聞訊的學生、市民紛紛趕到立法院聲援援,其後源源不絕的物質輸入,從企業主的捐贈,到販夫走卒推來咖啡、小吃共同學們免費享用,被某名嘴譏諷為「五星級」學運,卻正是反映了這場學運的強大民意基礎,三三○的凱道五十萬人集會完全證明了這點。

導致學運的爆發,有其深層原因。台灣還不是正常民主國家,寧靜革命下的黨國體制沒有被真正動搖,以致:

一,台灣的「民主選舉」其實是不公平的選舉。

第一,龐大的起碼有幾百億元的國民黨黨產,而且因為還有投資公司而不斷有營運收入。其金脈不但可以操控政治人物,還可以影響媒體,因此在很大程度上可以影響選舉。

第二,黨國體制下制定的選舉法規,因為民進黨從來沒有在國會中佔多數而得以進行公平正義的修訂。所以選舉結果不是真正反映民意的結果,何況還有中國強力介入。

二,台灣的憲政有嚴重缺陷。

第一,台灣的中華民國憲法制定於國民黨統治中國大陸時期,脫離台灣實際。雖然在台灣經歷六次修改,但因為修改權主要操在一黨獨大的國民黨手裡,所以仍然問題重重。

第二,現行體制既非總統制,也非內閣制,總統有絕對權力,卻幾乎無法被監督,無法被免職,形成有權無責。因此在任期間可以無視民意而為所欲為。

第三,三權分立形同虛設,行政權獨大。立法院只有立法權而沒有調查權,監督力量不足,何況國民黨一直在立法院一黨獨大,所以總統的任命幾乎都可以通過,尤其總統兼任黨主席,在行使黨紀後,完全可以決定投票結果。司法院長、大法官也由總統提名,再由總統可以操控的監察院、立法院同意。

憲政缺陷無法阻擋親中暴衝

鑑於這些情況,馬英九上台後的親中表現導致主權的流失,從「一中各表」到「一中框架」,從「總統」降格為「先生」;與中國簽署的協議從事務性到經濟大方向;與中國的對話、談判從經濟到政治。還沿用舊的法規;關係到重大的兩岸關係中的政經民生議題,還停留在在三個月內自動生效的「行政命令」。國家的現行體制已經無法阻止馬英九走向統一的暴衝。

因為不滿立法院長王金平沒有完全服從總統要服貿協議快速過關的旨意,所以馬英九在去年發動「九月政爭」,以總統身份痛斥王金平的「關說案」不配擔任立法院長;再以國民黨主席身份開除黨籍來取消王的國民黨不分區立委資格進而拔掉他的院長職務。但是因為法院判王金平勝訴,馬英九沒有得逞。政爭過程暴露許多非法監聽的黑幕。

這些涉及國家主權、國家安全,以及毀憲亂政的行為,加上張慶忠三十秒通過服貿協議叫院會審查的醜聞作為導火線,引發佔領事件與全民的反彈。

馬英九固然以等同歐美國家的條件開放,然而因為中國距離台灣太近,文化語言生活習俗相同,加上人口土地的比例極不對稱,而中國對台灣擺明了強烈的領土野心,服貿協議如果過關執行,將壓垮台灣的本土經濟,因為台灣的服務性行業產值佔GDP比重近七成,會影響四百萬人的生計。最後還使台灣經濟依附中國。這怎麼不會讓台灣人產生許多疑慮與恐懼?

而馬英九對服貿協議不能退回重啟談判而必須在六月通過,以及可以審查卻一字不能改的蠻橫態度,讓人產生許多疑竇,是哪兒來的壓力令馬英九非如此僵硬不可?馬英九否認有北京的壓力,而是聲稱如果沒有限期通過,台灣經濟將被邊緣化。

涉北京壓力馬英九諱莫如深

至於台灣被邊緣化,不就是因為中國不讓台灣與其他國家簽署自由貿易協定,逼使台灣只能進入中國的牢籠裡嗎?尤其是一字不能改更是荒謬透頂,是誰給馬英九下了這個指令?涉及中國的部分,馬英九都諱莫如深,這更引發民眾對馬英九「賣國」,或與中國有秘密條件的疑問。

馬英九上台六年,提出「黃金十年」,結果是經濟低迷,每年大約百分之一到二的經濟增長,因為親財團的政策導致貧富差距擴大,僅有的一點點成果落到財團手裡。三、四年前被吹噓到天上有、地上無的ECFA,沒有挽救台灣經濟,卻使台灣的資金更多的流向中國。

人民生活水平下降,薪資回到十五年前的水準,期間水電費雙漲帶動通脹,樓價更是飆漲,導致年輕人對前途感到迷茫乃至絕望而走上街頭。

曾經擔任陸委會主委的賴幸媛就曾經對民進黨立委田秋菫透露,是中國不讓改一個字,來體現中國的主權。也怪不得馬英九戰戰兢兢,不敢越雷池一步。對這樣仰人鼻息而毀憲亂政的總統,對致力於統一的歷史地位而不惜讓台灣其他政經事務空轉的總統,佔據民意殿堂來表示民眾的極大憤怒,又有何不可?

但是對以太陽花來擺脫中國陰影而帶給台灣光明前途的偉大學生運動,馬英九及其政府,還有被染紅的台灣媒體,從一開始就蒐集其陰暗面而進行瘋狂攻擊。這個染紅的媒體也是香港多數民眾觀看的中字台灣電視,因而極大的誤導香港市民。所幸香港年輕人,尤其是學生,已經習慣從網絡攝取事件真相,因而在第一時間出來支持台灣學運,並且派人觀察、學習,送上幾千個香港大專生的簽名。

中媒抹黑學運政客洋相百出

中國與親馬媒體對學運的誣衊,指他們如何搞暴力、破壞公物等等,例如有媒體估計立法院損失約一千萬元(台幣),一天之內被膨脹到一億元。然而馬英九競選的空頭支票,以及治國無能給台灣帶來的經濟損失又何止兆數?至於主權流失造成的惡劣影響,則連數字都無法估算。

三月二十三日晚學生佔領行政院,黎明前就被流血驅離,人們關注的是事件的影響與流血悲劇,但是行政院副秘書長蕭家淇面對鏡頭,說的是他的太陽餅與屏東來的蛋糕被學生偷吃了。他的小家子氣,引來網友立即買了一百五十盒太陽餅賠給他,使他十分尷尬。而如今也拿不出學生偷吃的監控畫面出來;何況當時進入行政院的,還有市民,乃至可疑的黑道人物。

而前立委邱毅在參加央視的節目時,揚言議事廳講台上的香蕉,經他查證,是民進黨送的,因此鐵齒斷定這個運動就是民進黨領導與指揮的。其實邱毅遙指的照片,是太陽花而不是香蕉。可見邱毅根本沒有看新聞,否則怎麼會把電視上反覆報導的太陽花看成是香蕉,而且是他經過查證的香蕉。這種指花為蕉的謠言對邱毅來說不是第一次,也因為他的大膽而榮獲「爆料天王」的雅號。

把這場偉大的公民運動歪曲為藍綠惡鬥,是馬英九及其鐵桿的宣傳手法,名嘴、媒體,乃至香港的親共媒體、中國的官方媒體,都在這樣宣傳。但是各種民調顯示支持這場學運的,都在半數以上,甚至六成幾,打破一貫的藍綠比例,才使馬政府驚慌失措。借造謠讓國民黨的基本盤歸隊。

當然,學運的重要領導人的理念與民進黨相通,例如堅持台灣主權、堅持普世價值,這有錯嗎?國民黨的政治人物為何不堅持這兩點而與學生合作呢?相對於藍綠惡鬥,被馬英九從中國迎回台灣的黑道大佬白狼出面開記者會並出動幾百人向學生施壓,對這場運動反而有了畫龍點睛之效了。

《動向》 2014年4~5月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