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做人不要太李梓敬

廣告
做人不要太李梓敬

廣告

立法會昨日下午舉行退休保障事宜小組的公聽會,其中自由黨青年團主席李梓敬在席間發言被指涼薄及刻薄,遭一同出席發言的關注長者權益大聯盟代表余婆婆「鬧爆」。及後更被發現與會期間大玩「轉珠」遊戲,晚上更遭網民瘋傳其「事跡」;「李梓敬」這個名字在一日之間走紅。

李梓敬在會上表示:「每個仔女都有責任供養父母,點解要供養埋別人的父母?」他在偷換概念,先是因為一直以來,搵錢能力相對較低的仔女大有人在。再者,全民性的制度如同十二年的免費教育,同樣在養別人的子女,但為甚麼社會不會反對?是否因為學童就視為長遠的未來投資,而長者則被視為負擔?

或許得罪一點講,假若為人兒女的你「不幸英年早逝」,又或者沒有子女,你的父母由誰來供養?香港能夠有今時今日的安定繁榮,全靠上一代人的努力,現在只是和他們稍為分享一下杯水車薪的成果,這樣都過份嗎?其次,若然退休養老的問題現在沒有好好處理,在人口逐漸老化的情況下只會進一步加添下一代供養的壓力。而自由黨更指全民退休保障,會分薄社會資源,難以集中扶貧。這個講法實在非常矛盾,假若現時的長者綜援或長者生活津貼金已是所謂給予「最有需要」的人士,但為何社會上還有一大群貧困和生活潦倒的老人家?

昨晚有些網民看過影片後,非常不滿李梓敬的所作所為,有些人更到其面書專頁留言。有網民更指他為二世祖、不食人間煙火和只顧大飲大食云云,筆者對這些私人的事沒有評論。但看見他在面書上的慶祝的餐飲派對等等,都令筆者直接想到很多老人家還要每日在街上執紙皮和汽水罐;在港鐵出口收集免費報紙,務求每日多得幾蚊得幾蚊,而且在買餸時希望慳得就慳,做到真正的量入為出。而民間建議的全民退休保障方案一直以來都强調,只是要保證退休長者每月享有最基本生活的養老金水平而已;因為這些都只是最基本的生存權利。

然而,香港政府從來都只把長者視作負擔,沒有給予長者絲毫的尊重。人年紀大無可避免自然體弱多病,但清楚可見政府醫療系統的不堪,尤其門診服務是如何不足。小病則排隊一日,大病如要做手術等更可排上一至兩年。還未細述老人院宿位和老人家尤其憂慮的骨灰位不足的問題,余婆婆的憤怒實在完全可以理解,因為已經不單是單純的憤怒,而且是無助及徬徨。

昨晚筆者很多朋友看到李梓敬的事跡圖及影片後,都曾一度誤會他是立法會議員等等。放心,李梓敬現在甚麼都不是,不是立法會議員,也不是區議員;所以不存在甚麼收八萬元人工開會時玩轉珠的情況。但工作時工作,遊戲時遊戲,這基本道理實在連小學生也懂,貴為甚麼自由黨青年團主席卻在公聽會期間玩「轉珠」。這樣還尊重會議嗎?還尊重討論的議題嗎?還尊重席上其他人嗎?還不止,被席上其他人直拆他「轉珠」後,還若無其事繼續轉;實在情何以堪。不過說來有趣,筆者無玩轉珠遊戲,所以不太在行。有網民表示李梓敬玩的該款轉珠是「老翻」的「神抄之塔」;網民除了不留情面地批評他之外,更戲言:「你玩的遊戲如何,你的政黨也必如何。」

李梓敬在席間又表示:「點解要我地啲八、九十後每個月供舊錢,要三、四十年後先拎得返,仲要唔知有冇得拎。」筆者深表同意,不過看來李去錯了地方發言,這段講話應該留待檢討強積金時才講。

李梓敬在昨晚回應傳媒時還表示,不明白為何網民只轉發余婆婆鬧爆他的片段,忽略了他的發言。不過無論西門梓也好,西門敬也好,他成功令香港人重新聚焦討論設立全民退休保障的重要及迫切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