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還李梓敬一個「公道」 — 我以理據說服你

還李梓敬一個「公道」 — 我以理據說服你
廣告

廣告

自由黨青年團主席李梓敬早前在立法會公聽會上反對全民退休保障,余春梅婆婆以簡短發言反駁李梓敬,字字鏗鏘、句句串機,引來社會熱烈讚好,不過,李梓敬仍然未有深切反省其立場,並在facebook公開回應︰「我嘅發言唔合理咩?如果你認為唔合理,請用理據,而非口號粗口去說服我!」,就此,我們逐點回應︰

1. 李︰「跨代資源再分配,要下一代供養上一代,對下一代不公平」

余婆婆一語中的︰「你生在香港就咁富貴?你無我地喱啲人,捱工廠、捱咩、起樓、起咩,你有咁富貴?」。飲水思源,沒有上一代為我們建設社會,香港不可能有今天的經濟成果,沒有上一代的供養,我們不可能就今天的成就。當這群為香港苦幹數十年的勞動者年紀漸長,社會絶對有責任提供照顧及供養。沒有退休保障,才是對上一代不公平!

2. 李︰「供養父母,是子女的責任,為何有人建議要由社會代他們負責? 」

社會的責任,由社會負責,這個共同承擔的制度不難理解,供養上一代是整個社會的責任,正如教育下一代一樣,以李梓敬的邏輯,「供養子女、是父母的責任」,難道自由黨要取消免費教育制度嗎?基建如是、醫療如是,我們付鈔興建道路給人使用、也交稅供養別人看醫生,也正如余婆婆所說「你係個閪門拉出黎就係咁大?」我們被養育成人,或多或少都受到社會共同供養。我們代他人供養父母,他人也為我們供養父母,並無不妥。

3. 李︰「沒有子女供養,又合資產資格的長者,已現有長生津及綜援等政策,可在此基礎上調整」

根據政府的《2012年香港貧窮報告》,於2012年,政策介入後(現金福利),65歲及以上長者貧窮人口為296,600人,貧窮率為33.3%,說明即使有綜援等現金福利,香港仍然出現3個長者1個窮的情況!剩餘福利模式下的綜援制度,帶來嚴重的標籤效應,令不少長者拒絶領取;即使申領,亦要子女簽署聲明(俗稱「衰仔紙」),表明不給予經濟支持,令長者家庭卻步。而長者生活津貼,也是要入息資產審查,而且資助額偏低,不能解決長者貧窮問題,仍有長者要拾紙支持生活。

李梓敬自己也說出︰「如果社會福利真係改善到貧富懸殊,無問題呀,但見到回歸以黎,難道我地改善到貧富懸殊既問題咩?」現有的福利制度,根本未能保障長者生活!

4. 李︰「社會資源有限,應集中幫助最有需要的人:與其人人$3000,為何不是最有需要的一半人$6000? 為何不是最有需要的1/3人$9000? 」

首先,必須反問李梓敬,是否贊成政府向社會1/3人每月發放$9000津貼?若不然,別用這種慷慨陳詞。然後,李梓敬發言表示︰「李嘉誠有幾千億身家…點解要我地去供養佢既退休生活呢?」不錯,李嘉誠不需要大家供養,我們也不想供養富有人家,但全民退休保障的重點不止於供養,更是供款!在退保方案下,李嘉誠或富豪雖然可以與長者同樣獲得退保金,但他們的供款遠比一般市民為多,越富有者,供款越多,企業更要額外徵收利得稅。這種全民性政策,才能保障有需要的長者,免受標籤而獲得有尊嚴的退休生活。

5. 李︰「福利開支增幅遠超政府收入增幅,加上人口老化,跟據此走勢, 香港很快出現結構性赤字」

全民退保方案,早經前港大統計及精算學系副教授陳小舟博士計算核實,若政府提供種子基金500億、僱主僱員2.5%月薪供款、大企業額外1.9%利得稅,方案可以持續運作超過四、五十年;相反,李梓敬沒有提供任何數據。而李梓敬擔心的結構性赤字問題,若會出現,政府更應盡快提高稅率,增加收入。而李梓敬說︰「你能唔能夠擔保,到我地退休既時候,喱個計劃我地仲有錢攞?」或許是對的,但不是他指的全民退保,而是現行的強積金制度。

6. 李︰「請勿濫用「權利」一詞,全民退保並非「權利」,長者綜援安全網才是!什麼都是「權利」,難怪現在有人說綜援學童要外遊也是「權利」了! 」

全民退保作為「權利」,並非濫用,《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的國際公約》第九條指出︰「本盟約締約各國承認人人有權享受社會保障,包括社會保險」,余婆婆說得對︰「你老豆老母係人,人地老豆老母就唔係人?」從公民的角度看,我們的父母都是平等,都應獲得基本權利保障,正如兒童有權獲得基本教育一樣,這同樣基於《公約》第十三條︰「本盟約締約各國承認,人人有受教育的權利」。使用「權利」一詞並非無的放矢。

7. 李︰「很多推行了全民退保的國家,都面臨破產或財政危機; 另外一些國家,則是天然資源豐厚,人口少,稅率又高,香港是否可比?香港人又是否想負擔極高稅率? 」

全球有多個國家推行全民退休保障,仍然迄立不倒,例子不勝枚舉,加拿大、新西蘭、南韓、台灣、澳洲等等,而李梓敬卻一直未能指出全民退保與財政危機有何具體關係。香港現有財政儲備超過七千億,外匯儲備超過二萬三千億,儲備之多,才是外國無可比的,可惜政府寧願花費數百億做高鐵、發展大嶼山等大白象工程、以過千億成立未來基金,卻沒有就長者退休保障提供種子基金。香港的標準稅率只有15%,這極低的稅率,引致嚴重的貧富懸殊、社會矛盾,我們實在負擔不起這種社會代價!

全民退休保障爭取近三十年,李梓敬提出的反對理由實在已是陳腔濫調,早被學者及民間團體澈底反駁。或許是李梓敬忙於玩手機轉珠,未有開放聆聽別人的立場理據,令他一次又一次重覆無理的說話,余婆婆請李梓敬「唔好掩住個心講野」,我們也請他「唔好掩住耳仔聽野」,回頭是岸,支持全民退休保障。

註︰
社工復興運動︰我們是一群仍有社工理想的社會工作者,我們性格各異,但信念一致-復興社會工作,我們相信社工不只是一份工作,還是一種理想實踐,我們要將社會工作帶回民間。專頁見此。

社工復興運動
2014年5月1日

【編按:作者提供圖片及定題目。】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