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林保華

資深政經評論家、資深新聞媒體人。文章及專欄遍佈香港、台灣、美國報刊。包括中報﹑信報﹑經濟日報﹑星島日報﹑蘋果日報﹑東方日報﹑香港聯合報﹐以及中央日報﹑自由時報﹑時報週刊等。目前在自由時報、台灣時報、TAIPEI TIMES(英文)、TAIWAN NEWS 財經文化週刊、大紀元時報、大紀元新聞網、爭鳴、動向、開放等雜誌有固定專欄。 網誌

國際

激進與溫和

激進與溫和
廣告

廣告

攝:Manson Wong USP United Social Press 社媒

太陽花學運佔領議場的最後一晚,我到二樓「奴工」那裡,他們態度比較激進。我在那裡對他們說,我是永遠的激進派,但是也講究策略。那時大家情緒高昂,我對此並未詳加解釋。其實,長期以來,不論是中國、香港的民主運動,尤其是台灣的公民運動,我一直關注激進派與溫和派的關係,以及我自己如何取態的問題。在太陽花學運告一段落的時候,未來怎麼辦,這個問題又提到日程上來了。

我的「激進」是指理念與目標而言,那是設定比較高的標準;但是實現這個目標,卻不能急躁,必須根據現實情況,一步一步來。然而這一步一步,怎樣找到合適的步伐?既不保守,又不冒進?那是必須對民情有切實的掌握。

太陽花學運的學生對此掌握比較好。例如323佔領行政院,411包圍中正一分局,不是溫和派所為,輿論有較大的反彈,但是林飛帆、陳為廷的溫和派出來聲援魏揚,沒有進行切割,不給政府與他們操控的輿論有見縫插針的機會。同樣,激進派不贊成退出議場,但是他們沒有出來鬧,而是成立「基進側翼」,另闢戰場,包括與公投盟合作,妖西表示這是「分進合擊」。

激進與溫和都是相對而言,不同時候,內容都會有變化。例如學生佔領立法院議場,這是前所未有的事,開始被認為激進;但是在被社會大多數人所接受以後,就不激進了。佔領行政院,因為民眾還不能接受,所以是激進;但是如果馬政府繼續倒行逆施、堅持賣國,哪一天,也許就不算激進了。有些事情,你不去做,就不知道是否激進,做了以後,或者叫做「試探」以後,才能了解。如果發現民眾暫時還不能接受,那就要調整自己的策略,做更多的輿論與組織的準備;如果硬幹到底,就是冒進、盲幹,脫離群眾把自己置於孤立的地位而導致運動的失敗。

對統獨問題也是如此。在2012年總統選舉時,因為民眾對馬英九還沒有足夠認識,激進的台獨口號可能失去選票,但是現在的馬英九已經使台灣的國家主權風雨飄搖,支持台獨的年輕人大為增加。這時如果還一心討好中國,無視台灣的主權危機,就會被民眾所拋棄。因此台獨的主張可以適當加強,但是還是不能忽視還有一些民眾仍然認同「中華民國」,還是需要溫和派團結這些民眾。因此激進與溫和還必須分工合作,團結絕大多數的台灣民眾;一個開疆闢土,一個做好後衛。

但是面對激進派,只要不是為了個人的野心或名利,溫和派必須給予尊重。因為當權者如果給溫和派一些面子,願意與之談判的話,就是因為有激進派之故。說白一點,沒有激進派的犧牲,就難有溫和派的地位。因此溫和派對激進派感謝都來不及,而不應責怪。當然,這是指適當的、有意識的激進而言,而不是為了個人、為了私利、只是作秀或胡搞的激進。

綠營的立委與社會運動必須相互配合。如果沒有學生佔領立法院議場,服貿也許已經過關。如果沒有公投盟的街頭抗爭,立委要承擔所有責任,總不能每次開會強佔主席台吧?這一期的《新新聞》周刊有一篇「四十席立委的總和等於零」,就是說,除非協商,只要進行表決,國民黨可以拿到一切,民進黨則是「零」。在這個情況下,必須有衝擊黨國餘緒體制的街頭運動,如果沒有公投盟的衝擊,對馬英九形成不了任何壓力。因此,即使激進派的街頭行動出現若干過火行動,也應該內部提出,要求激進派調整自己策略,不要公開批判,因為客觀上會成為馬英九的幫兇,會影響民眾的認知而導致輿論轉向。

總之,對溫和與激進,必須從大局出發,拋棄私心。這點,無利益瓜葛的學生比較容易做到,政治人物一旦有利益取向,就比較難做到,但是為了台灣的前途,還是需要大家努力,相互監督。在解決這個問題以後,才來研究如何審時度勢,靈活轉變我們的策略,以達預期的效果。

極光電子報 2014.5.5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