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教育工作關注組

教育工作關注組由前線教師和關注教育的家長、學生和文化界人士組成,透過舉辦讀書會、研討會和在不同平台撰文,聯合教師和各界捍衛課堂自主,推廣公民教育和豐富通識想像,以回應社會上對通識科的憂慮和質疑。 我們的宗旨 - 堅持捍衛教育專業與課堂自主 - 維護及貫徹通識科多角度及批判性思考理念 - 拒絕政治審查 我們的工作 ‧開辦給家長和基層的通識課,讓家長和大眾了解通識到底是什麼 ‧於主場新聞專欄,討論通識、教育與生活 ‧於評台專欄,探討通識科發展 ‧於《讀書好》雜誌不定期供稿,用知識擴闊通識想像 ‧流動讀書組推動教師閱讀和討論 ‧積極以通識教師身份介入公共討論 ‧監察和回應對通識科的不尋常攻擊 ‧舉辦研討會,關注通識科課程改革 網誌

國際

免於恐懼的自由:讀《翁山蘇姬》(上)

免於恐懼的自由:讀《翁山蘇姬》(上)
廣告

廣告

作者:張往,畢業於浸會大學歷史系,投身教育界將近3年。社會是一根束起理想與現實的稻草,閱讀就是公民抗命。

歷史,畢竟沒有結束。

「等到沐浴在雨中不再是我喜愛的享受時,我就知道我已經遠離了童年……」昂山素姬在1996年回憶往事的時候曾這樣說。

1962年,曾跟隨昂山將軍(Aung San, 1915-1947)爭取民族獨立的軍官奈溫(Ne Win, 1910-2002)發動軍事政變,宣佈緬甸不再適合推行民主政制。他在同年建立緬甸社會主義綱領黨(Burma Socialist Programme Party),成為緬甸的唯一執政黨,展開了軍事獨裁的統治。那一年,昂山素姬17歲,正在印度接受教育,並於2年後負笈於英國牛津大學。1972年,昂山素姬與米高‧阿里斯(Michael Aris, 1946-1999)共諧連理,後來育有兩名兒子。素姬為了家庭,付出了人生10多年的時光。

是蒼老的面孔帶妳回到舊日的懷抱
離開那和平的笆籬

1988年,即奈溫發動政變的26年後,以僧侶和學生為首的人民在該年接連上街示威,抗議軍政府的極權統治,要求政府推行民主改革,又追究軍隊於同年3月鎮壓衝突時導致一名學生死亡的責任。當時,昂山素姬回國的原因卻非政治,而是她年邁的母親。4月,她終於再次踏足緬甸的國土,回到病重的母親身邊。

每年4月,是緬甸一年一度的潑水節,是傳統上的新年,也是迎接雨季來臨的的慶典。素姬想必未曾意識到,在下一年的雨季過後,她往後的人生將會走進另一個階段——仰光市的大學路54號,將會成為她二十多年間多次被軟禁的居所。1988年8月8日,仰光街頭聚集的群眾,響應全國號召的罷工和遊行示威,無視軍政府的戒嚴法,走在陽光下抗議長久以來的高壓專制統治,同時紀念50年前的當天,緬甸人民為爭取脫離英國殖民統治而發動的全國大罷工。不難想像,殘暴的軍政府採取了武力鎮壓的手段,驅散示威者,當局雖然宣稱只有100人遇害,但駐當地的外交使節則估計有千人以上遇害。即使未有出席這場8888民主運動,但到了8月26日,昂山素姬終於踏上歷史的舞台,在仰光的大金寺(緬甸佛教傳統的中心)前,面對60萬群眾進行演說(當年的仰光只有約300萬人口)。

她向民眾宣告:「這場集會的目的,是要讓全世界知道……所有緬甸人民都懷著強烈的渴望,期待實現多黨的民主政策。……眼前這個國家的危機是追求國家獨立的第二次奮鬥。」這次演說,對這場民主運動帶來巨大動力,也開啟了即使短暫卻燦爛的緬甸之春。軍政府逼於民眾的壓力,早已宣佈解除戒嚴法,軍隊在街上消失;統治緬甸26年的社會主義綱領黨解體,政府暫停運作;象徵言論自由的新報章出版,人民持續走上街頭,呼籲進行改革……即使在一時之間,首都接近進入無政府狀態,仰光的景象雖然看似雜亂無章,但在民眾之間卻看到一片歡天喜地的和諧。

相比於中國的八九民運,維時26天的緬甸之春似乎更加短暫,正如此書的作者所述:「這個運動的挑戰在於不只要軍方的獨裁衰退,而且必須要有其他力量取而代之,但在當時的情況下,這個挑戰卻很難達成。」9月18日,軍方在精心部署下,宣佈重新實施戒嚴法,針對民運的領袖展開追捕,再一次血腥鎮壓民眾,並於一星期內宣佈成立國家法律與秩序重建委員會(State Law and Order Restoration Council, SLORC),把局勢牢牢掌握在手中,並宣稱實現選舉前必須重建國家秩序。昂山素姬面對如此局勢,只能向到訪的記者說:「你不可能選擇了進行某件事,然後便半途而廢。你必須讓它完成。」

書名: 《翁山蘇姬》 (The Lady and the Peacock: The Life of Aung San Suu Kyi)
作者: 彼德‧波凡姆 (Peter Popham)
譯者: 莊安祺、范振光
出版者: 聯經出版 (台北)
出版日期: 2012年3月初版1刷

2014年4月13日
4月24日

(作者:張往,生於1989年。)

公民讀寫:教育工作關注組的成員相信公民必須閱讀。我們相信以公民身份閱讀會有新的體會。我們更相信一個題目,不同的人會有不同的閱讀和體會。我們當中有教師、有文化工作者、有資訊科技工作者、有學生——不同眼光自可互相學習。所以我們一起閱讀,一起寫。如有興趣加入,請電郵 [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