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會民主連線

我們是旗幟鮮明的反對派,堅決反對官商勾結造成貧富不均。我們將以社會民主主義為行動目標,完善香港社會。我們認為,只有透過公平的財富再分配,政府積極調節失衡的市場,以及建立公眾可直接參與的民主制度,才可創造一個合符公義的社會。 網誌

政經

拉布為民生 力爭養老金 ─ 社民連《財政預算案》拉布答客問

拉布為民生 力爭養老金 ─ 社民連《財政預算案》拉布答客問
廣告

廣告

文: 黃浩銘 社會民主線線副主席

(一)甚麼叫做「拉布」?

拉布(Filibuster)是少數派議員通過冗長辯論故意拖長議事程序,以阻止議案通過,向執政黨施壓。拉布歷史悠久,在各地民主議會均十分常見。美國國會在1992-2012年間,共和黨及民主黨便分別拉布了591次及352次。今次社民連為再度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而對《預算案》提出過千項修正案,即使名為「拉布」,但每個修正案都有實質或象徵性意義,因此立法會主席曾鈺成亦已批准梁國雄議員提出782項修正案進行辯論。

(二)為何社民連要再次在《預算案》「拉布」 浪費公帑?

今年《預算案》財爺曾俊華退稅過百億還富有錢人,寧願將2200億土地基金加入每年盈餘的一部分,設立「未來基金」開展基建,大興土木,都不願直接還富於民,撥款500億設立「全民退休保障」處理港人退休貧窮問題,亦不願擴大公共開支,例如增建公屋居屋,讓港人有安樂居所;或回購港鐵三巴,重訂運輸政策,消解港人逼地鐵的鬱悶。社民連在《預算案》拉布,正是要逼使政府承諾推行拖延廿多年的「全民退休保障」,回應港人逼切需要,要求政府的公帑用得其所,制止政府繼續興建如高鐵般大白象工程,淪為豪宅大商場項目,放任財團掠水,強逼港人埋單,拉布正是守衛公帑的必要之義!

根據《基本法》第74條,限制議員提出涉及公共開支或政府運作的議案,因此議員實際上並無權力提出有利民生的法案(如「全民退休保障」),甚至無權力對《預算案》提出增加開支的修正案。社民連不欲每年行禮如儀通過或反對《預算案》,唯有竭盡所能,借拉布向政府施壓,以時間換空間,令公眾可更了解「全民退休保障」的重要性,爭取公眾支持,改善生活。

(三)「拉布」癱瘓政府,公務員無糧出,綜援生果金亦不能發放,社民連還算是為基層服務的政黨嗎?

根據《公共財政條例》第7條,政府在《預算案》通過前,有權向立法會多次申請臨時撥款;立法會亦可否決《預算案》,令政府財政根據《基本法》循上年度預算繼續運作;又或者梁振英解散立法會,即時向立法會申請臨時撥款亦可。

以上三種方法,均可見政府根本不會輕易被「癱瘓」,更遑論公務員及綜援生果金領取者不能「出糧」。梁振英大權在握,且得建制派議員支持,推行「全民退休保障」終止拉布只在政府一念之間。因此,指拉布會癱瘓政府,影響基層生計,只是自製財政危機,誇張失實,虛言恫嚇市民。

(四)社民連聲稱以「拉布」爭取「全民退休保障」,但梁振英不是已答應成立委員會研究嗎?社民連要政府即時做,似乎不太合理吧?

「全民退休保障」已討論超過30年,無論是從前的港英政府及民建聯,乃至今日的民主派都支持,各項民調支持率都超過七成,本應早早實行。即使目前梁振英已委託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周永新教授著手研究退休保障制度,然而,梁振英政綱中明明承諾會「成立及累積養老基金」,何不即時公布「全民退休保障」的路線圖及時間表而制止社民連拉布呢?我們都清楚,梁振英設立委員會研究不同議題如標準工時,礙於工商界的壓力一味拖延,其政綱承諾早已拋諸腦後,這又合理嗎?

(五)「拉布」是非常手段,上年《預算案》已用,今年《預算案》又用,濫用議事程序對香港有益嗎?

前年政府推出「長者生活津貼」,全體泛民及建制派均認為資產審查應該取消或至少提高上限,但只有社民連為此拉布爭取。今日「長者生活津貼」弊端陸續浮現,無論是有不少長者被騙財產,還是覆檢程序複雜令長者無所適從,均證明當初社民連梁國雄批評得當。時至今日,香港長者依然活於水深火熱,政府非但沒有認真處理,不斷拖延,更準備撥款2200億留作關鍵基建項目大搞大白象工程。社民連唯有「以毒攻毒」,以冗長辯論制止「未來基金」,以及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讓港人的財富還給港人,直接受惠!

(六)「拉布」會令市民集中討論了「拉布」本身,而原本想爭取的「全民退休保障」則可能不被重視,不是本末倒置嗎?

若按此邏輯,那麼《廿三條》來臨或推動政制改革時使用拉布,同樣只會轉移焦點。若非展開拉布,則連在《預算案》中提出「全民退休保障」的機會也沒有。自長毛梁國雄在「長者生活津貼」及上年《預算案》拉布後,退休保障議題無以為繼,沈寂一年。社民連將利用議會辯論和街頭演講,說明「全民退休保障」的合理和必要,繼續引起社會討論。同時,社民連希望其他支持推行「全民退休保障」的政黨和團體,趁此機會配合宣傳,爭取更多市民支持,向梁振英施壓,令「全民退休保障」早日落實。

(七)「拉布」只會令建制派進一步收窄《議事規則》,現在不斷使用,到時《廿三條》立法或其他重大問題出現時,豈不自廢武功?

經過立法會多次拉布後,至今仍未能改動《議事規則》絲毫,足以證明此想法實屬過慮。況且,香港有數以十萬計的貧窮長者每日生活困苦,情況有如倒懸之急。社民連認為「全民退休保障」正是當下重大議題之一。再者,害怕建制派收窄《議事規則》而放棄拉布,只是因噎廢食,空有戰術而不用,就是自廢武功。

(八)如果最終無論如何都會「剪布」,政府亦不會退縮讓步,「拉布」還有作用嗎?

拉布結果目前尚未可知,雖然估計最後只落得剪布下場,但過程中至少可引起社會討論「全民退休保障」,進一步凝聚民意向政府施壓。如若年復年行禮如儀投票反對《預算案》,而不作出任何進取行動爭取更多支持,在議會尸位素餐,社民連有何顏面面對市民?

(九)我支持社民連為「全民退休保障」拉布,但為何會同時爭取「回水一萬」?

「回水一萬」為人民力量的拉布訴求。社民連勢孤力弱,只有一位立法會議員,在體力上無法長期孤身作戰。我們認為,「回水一萬」雖非制度改革,但措施能即時幫助基層市民解燃眉之急,總比《預算案》退稅富人更好。因此,社民連與人民力量合作,並已達成協議:只要政府回應其中一項訴求,拉布便將停止。

(十)為何社民連會削減所有重要部門和項目的開支?有些關乎民生的項目都要削減,到底在做甚麼?

根據立法會《議事規則》,立法會議員的修訂案只能削減開支,不能提出修訂增加開支。因此,如議員對某議題有意見,想借《財政預算案》展開討論,便需象徵性削減項目,換取發言機會,要求增加撥款,詳情請留意立法會直播。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