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胡世君

自由寫作人、文化人、性別研究/文化研究雙碩士。 喜歡性別解謎、逃出香港、愛情小說及解構電影。 曾旅居澳洲一年,驚覺天下之大,香港之小。世界原來好好玩。 我的個人網誌﹕https://www.facebook.com/WriterKenneth 網誌

生活

專訪龍小菌﹕我要捍衛廣東話﹗

專訪龍小菌﹕我要捍衛廣東話﹗專訪龍小菌﹕我要捍衛廣東話﹗
廣告

廣告

龍小菌坦言她以前很肥,卻無礙她於舞台上追夢。難道外表真的這麼重要?曾當中文老師的她,早前走訪了多間學校,以個人經歷鼓勵年輕人為夢想奮鬥。與其靠傳媒隔空報導,何不深入群眾,表白最真實全面的自己?

其實龍小菌一直都在人群中。不論街頭賣唱,或於「國教事件」中以歌聲「撐場」,面具遮掩了容貌,卻阻不了她與群眾的連繫。脫下面罩的她高挑漂亮,絕對有當女神的資格。縱然外表並非首要,卻也無需隱藏美麗的真我。今天她再次以真身示人,與讀者分享她對香港的感情。雖然她是歌手,但也不過普通小市民一名,就如你我 —— 關心香港的香港人。

龍﹕龍小菌
K: 胡世君(Kenneth)

龍﹕我最近最想寫一首捍衛廣東話的歌,畢竟是土生土長香港人,我認為這地方很好,做事效率高。如你去銀行,可能不需花一個下午,已辦妥需要的事,很多地方都不是這樣。我愛這地方,也因為香港人的身份,我認為很多東西需要保留。

K: 例如?

龍﹕例如掘到那個(宋代)古井,難道就這樣拆掉它?我當然希望能保留其歷史價值,及當中故事,而非只顧賺錢。

K﹕為何要捍衛廣東話?

龍﹕因這是我的母語,而我又是(中文)老師。例如「普教中」已衍生了很多問題,我認為此時此刻,我以這身份去談談這事,相信頗有說服力。

K: 你認為最大的問題,或最需要捍衛的,是這種語言,或背後的價值和身份?

龍﹕很多東西也包含其中。例如很多詩詞都用廣東話去寫,當你唸的時候,你會發現廣東話歷史悠久。縱然拿起詩本時你會想﹕「古人怎麼會說廣東話?」但事實很多古人都用廣東話去寫詩。這語言包含了很多文化、歷史,十分值得我們研究與保留,並繼續使用。而我覺得這也是一個身份,假若某天香港人說廣東話會受罰,要罰1500元,咁都幾大鑊﹗

K: 現在很多中港矛盾,最起碼傳媒報導了很多中港矛盾,你如何看那些「同一國家說普通話很正常」、「說普通話為方便遊客」等說法?

龍﹕我認為要「入鄉隨俗」。如我去到美國,難道我要求店員跟我說廣東話?沒理由。若然如此,我們也不用去學習其他語言啦﹗為何我們小時候這麼著重讀英文,正為著跟不同人溝通。若這地方一直如此,你是否應該尊重其歷史呢?

K: 但同一個國家嘛,不是該說國家語言嗎?

龍﹕這是很複雜的問題,彷彿兩個由不同媽媽養大的嬰孩,他們自小已有很多不同故事和背景,他們應該互相認識對方。

K: 我看到你在「國教事件」中有「撐場」,你會否走得更前?

龍﹕其實很矛盾。每次我做完一些事,如去「撐場」,總有聲音說﹕「你到底真心支持學生,或只想搏出位、搏拍照?」但我認為我也是香港一份子,若我的做法能令支持我的朋友,更關心這事,我認為值得去做。我會繼續……

後記﹕
我雖不信李白聽得懂「X﹗講呢D﹗」,並回應﹕「詩詞歌賦既野,你識條蔥咩?」但廣東話確實承載了華夏文化,彌足珍貴。而就如龍小菌所說,這亦與「香港人」身份息息相關。身份的界定,除來自護照上的文字,更是一種想像和感覺。你我語言一樣,同聲同氣,我更易感到我們身份相同。

從前廣東話強悍無需捍衛,它是香港和澳門的母語、流行於海外華人社群,影響力遍及台灣和大陸。回歸後矛盾加劇,有人不尊重差異,我們生怕母語被滅,唯有打著「香港人」旗號奮戰到底﹗捍衛廣東話,等於捍衛香港人身份。當第一槍打響了,烽煙只會有增無減,直到強敵撤退為止。香港意識抬頭,非因香港人無聊找事幹,其實,是被逼的。

參考資料﹕
Anderson, Benedict (1991). Imagined Communities – Reflections on the Origin and Spread of Nationalism (Revised edition). Verso.

Young, Iris Marion (1990). Justice and the Politics of Difference Princeton. N.J.: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My Blog 「自由寫作人胡世君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