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別讓無知殺死我們

廣告
別讓無知殺死我們

廣告

圖:「堅守社工信念,守護同志服務」facebook專頁

小童群益會屬下為年輕同性戀者服務的「性向無限」,被基右團體圍攻和滋擾,工作人員和服務對象,備受壓力,機構社工更暈倒受傷,縫針留院,可見受困擾的情況,相當嚴重。

基右團體的策略,不直接打擊服務同性戀者的單位,這樣會招來歧視的指摘。基右團體用的是陰招,透過手機短訊,散播耳語,混淆視聽,擴大打擊面,予頭指向小童群益會,使「性向無限」,承受自上而下的壓力。

小童群益會的服務對象非常廣泛,有學校社工,有小朋友的定期興趣班,也有極受歡迎的青少年暑期活動,「性向無限」只是其眾多服務單位的其中一個。基右團體就是看準了這個關鍵,別有用心地把「性向無限」與小童群益會的活動混淆,警告家長「小心小童群益會的意識形態」「不要帶小朋友參加小童群益會的活動」。

這類抹黑耳語,不但有系統有計劃地散播,更有具體行動配合。與「愛字頭」走得很近的家長組織,到小童群益會連番衝擊,影響正常活動,搞得工作人員不勝其擾。

基右團體採用最陰險毒辣的手段,就是向「性向無限」的母團體小童群益會埋手,當母團體的其他單位受到影響,甚至被合作伙伴拒絕,參加人數減少,甚或贊助團體離開,無可避免地,壓力就會落在「性向無限」身上。基右接二連三的攻勢,目的只有一個:打擊「性向無限」,更要除之而後快。

小童群益會和「性向無限」的工作人員承受壓力之大,可想而知。但要問的是,社會工作的初衷是甚麼?是為社會上弱勢無助的人服務,更重要的是,不要懼怕社會主流的壓力,堅決守護小眾。

「性向無限」的社工姚佳樂在暈倒受傷後甦醒過來,在面書寫道:「我問自己:我能為了自己過好生活而置其他更弱勢的人而不顧嗎?越是變得中產,越是生活安穩起來,我就越提醒自己不要盲目不要忘記從前作為小數被人標籤的傷痛。我像拼盡生命中的最後一口氣,強忍著身上的痛來訴說著心中的難過,只求大家別扼殺其他人的生存空間,別讓歧視者得逞,別做事不關己的甲乙丙丁,別讓無知殺死我們。」

有血性的人,能不動容嗎?

(明報‧三言堂‧20140529)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