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薰華

既是香港人,亦是澳門人,向志於從文,現竊居教席。深信筆墨有神,傳真傳理。 網誌

國際

國之利器不輕示人──澳門抗爭漫談

國之利器不輕示人──澳門抗爭漫談
廣告

廣告

當高登仔談起澳門,往往先是提起澳門有錢派,繼而說到廿三條,最後還是一陣取笑,一頓葡萄。彷彿是說,澳門人不會反抗、不思爭取,香港人懂得反抗,不會任人宰割,高人一等,不屑澳門這幾千蚊。倒過來想,以結果論,澳門人這幾千蚊乃係自己爭取,年年會加;但天天都抗爭的香港人,自從2003年以後,有成功爭取過嗎?

觀數月以來,澳門人的抗爭行動,從善豐花園到離補法案,平日好像對政治不聞不問的澳門人,一旦「發難」起來,有佔領馬路的,有包圍立法會的。上溯幾年,甚至逼得澳門警方要鳴槍示警。有人說是因為澳門人「覺醒」,在我看來,澳門人沒有睡過,談何「覺醒」?

澳門人並不算政治冷感,事實上澳門的壓力團體遠比香港發達。但澳門人眼中的政治,並不是虛無縹緲的民主理想,而是切切實實的民生日常。澳門人習於為民生問題向政府施壓,各種各樣的社團,代表不同行業與階層的利益。萬一切身利益被犯,澳門人必然義無反顧,起來抗議。凡事必有主題,目的不達,誓不停手,而且要越大鑊越好。同時,澳門人又不會事事反抗,動輒就上街抗議。所謂國之利器不輕示人,隨便動用民氣,徒然上街,結果不達之餘還會被當權者看清招數。抗爭之餘還要予人方便?笑話。善豐花園的業主佔領街頭,佔的是交通大動脈;離補法案時包圍立法會,一坐下就不會走。階段性勝利就是失敗:目的不達,談何成功?

因此,2007年3000人參與五一遊行,可以將警察逼得要開槍,將政府逼得要年年派錢(姑勿論是否合適);善豐花園一役,建制派要斥鉅資替政府執手尾;離補法案,即使立法會夠票,也通過不了。澳門政府知道:澳門人上街了,這已經不是一件小事了。一方面政府更深明澳門人的底線:2012年立法會選舉後,有當選議員觸碰澳門人的逆鱗,說要爭取輸入外勞當荷官。24小時內,澳門政府即「出榜安民」,表示此事絕無可能,但仍引起一場遊行,必須多次重申外勞政策,才算沒事。

事事反抗,看似熱血,其實一點大用都沒有。是的,反廿三條成功了,但政府發現原來香港人的反抗是和平理性數人頭,之後的抗爭,港府從不怕港人。反高鐵,立法會被重重包圍,法案照樣通過,因為他們過會就散;反國教,港府陽逢陰違,因為港府知道港人散了就聚不起來;港視案,梁振英闊佬懶理,因為他也明知香港人甚麼也做不成。上述數例,無不人數破萬,萬人空巷,全城疾呼。可是香港警察從來不花一槍一彈,香港人就會乖乖地散去,一事無成。

誠然,澳門人不理民主,不管理想,受廿三條管制,有點抵死。但可以說,澳門人才是中國境內最配有民主的人民。不像台灣人愛挑動族群分裂;不像香港人故作理性;不像大陸人義無反顧地甚麼都不敢說。只因澳門人明白澳門人需要甚麼。民主政體,不就是要全民商量如何管治嗎?連自己利益都不知道的人,連與政權談判的方法都不知道的人,又怎會懂得商量?懂得管治?香港人,你以為人家睡著,卻不知道自己也在發夢哩。

2014年6月14日,香港人再一次「抗爭」完了,政府繼續恥笑香港人,還祭出「秋後算帳」恐嚇港人。香港人啊,繼續理性示威、和平散去,說不定梁振英有一天會將牠吃得乾乾淨淨的狗骨頭丟出來我們分享一下。最後,附上「澳門人如何爭取派錢」給港人當參考教材。東北雖危,重有得救,大家識做

無線新聞片段2007年5月1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