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教育工作關注組

教育工作關注組由前線教師和關注教育的家長、學生和文化界人士組成,透過舉辦讀書會、研討會和在不同平台撰文,聯合教師和各界捍衛課堂自主,推廣公民教育和豐富通識想像,以回應社會上對通識科的憂慮和質疑。 我們的宗旨 - 堅持捍衛教育專業與課堂自主 - 維護及貫徹通識科多角度及批判性思考理念 - 拒絕政治審查 我們的工作 ‧開辦給家長和基層的通識課,讓家長和大眾了解通識到底是什麼 ‧於主場新聞專欄,討論通識、教育與生活 ‧於評台專欄,探討通識科發展 ‧於《讀書好》雜誌不定期供稿,用知識擴闊通識想像 ‧流動讀書組推動教師閱讀和討論 ‧積極以通識教師身份介入公共討論 ‧監察和回應對通識科的不尋常攻擊 ‧舉辦研討會,關注通識科課程改革 網誌

生活

不必一個人堵拿破崙

不必一個人堵拿破崙
廣告

廣告

文/劉琦

寫網頁維生的人,愛好文史哲。中學時代討厭返學,因此希望香港學生都能快快樂樂。

六零年代的台北。那是白色恐怖的年代,街上都有坦克車在行駛,天色卻異常昏暗。這是那個後來犯下殺人罪的牯嶺街少年生活與生存的年代。

這種沉重又沉悶的舊電影,不知道有誰還在看。

那些眷村的外省小孩,整天像玩家家酒般組織幫派、爭奪地盆、互相廝殺。講數、劈友,每一個動作都很蹩腳,刀槍卻是貨真價實的刀槍,被劈死的命誰也沒法喚回來。就像小明把玩手槍卻意外地射出一顆真子彈一樣。但,誰當大佬,誰有辦法賺錢(借到辦演唱會的場地),誰「泡到Miss」,說到底,還不是「有他老爸在背後幫他搞定」。而那些大人們呢?忙著保住工作、上位、當官,當更大的官。

整個社會如是,整個時代如是。

專制統治,説穿了,就是黑社會主義,不講道理,一切都是赤裸的權力。最近我們的社會也變得越來越黑社會主義。黨的意志凌駕於憲法之上,於是我們得到了白皮書;為了不讓一個新電視台誕生我們推翻了一切程序理性;新界東北發展為了商人的利益一意孤行犧牲多少人的家園;還有太多太多,不講道理趨炎赴勢,不想多提。

黑社會主義最可怕的,不是發生許多不公不義的事,而是腐蝕人心。那些懂得生存之道的女孩們對牯嶺街少年說:「這個世界是不會改變的」、「我每天都活得很自在啊!可你呢?」戲裡面三個認真生活的人,哈尼、小四和小四的父親,哈尼被計算死掉,父親被政治迫害精神受損,小四犯下嚴重錯誤,都沒有好下場。哈尼讀《戰爭與和平》中那個一個人去堵拿破崙的老頭最終也失敗收場。但他們選擇一個人去堵拿破崙,在「沒出息、不要臉」成為一個適應世界的人,和認真誠實堅持承擔之間,他們選擇了一個人去堵拿破崙。縱使他們最後都沒有改變世界。

這種沉重又沉悶的舊電影,不知道有誰還在看。可我們呢,不必一個人堵拿破崙,因為我們絕非少數。我們也不像戲中人活得悲苦,又如何有資格斷言世界是不能改變呢?我們只需要站出來大聲說,我們不要變成黑社會!

民間公投,懇請所有認真生活的人投票。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