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教育工作關注組

教育工作關注組由前線教師和關注教育的家長、學生和文化界人士組成,透過舉辦讀書會、研討會和在不同平台撰文,聯合教師和各界捍衛課堂自主,推廣公民教育和豐富通識想像,以回應社會上對通識科的憂慮和質疑。 我們的宗旨 - 堅持捍衛教育專業與課堂自主 - 維護及貫徹通識科多角度及批判性思考理念 - 拒絕政治審查 我們的工作 ‧開辦給家長和基層的通識課,讓家長和大眾了解通識到底是什麼 ‧於主場新聞專欄,討論通識、教育與生活 ‧於評台專欄,探討通識科發展 ‧於《讀書好》雜誌不定期供稿,用知識擴闊通識想像 ‧流動讀書組推動教師閱讀和討論 ‧積極以通識教師身份介入公共討論 ‧監察和回應對通識科的不尋常攻擊 ‧舉辦研討會,關注通識科課程改革 網誌

政經

《論民主》‧ 真普選 ‧ 真民主

《論民主》‧ 真普選 ‧ 真民主
廣告

廣告

文:曾瑞明,八十後,兩女之父。香港大學哲學博士,專研倫理學、政治哲學。現職通識科老師,並與一群老師創辦教育工作關注組,推廣公民教育和豐富通識想像。

我猜中國官員喜歡看《紙牌屋》(House of Cards),是因為可在當中得到雙重快感︰既可以滿足地目睹一個人抱持「為求目的,不擇手段」的座右銘而成功奪權,可說是為自己打氣。更令人「振奮」的,就是這是發生在「民主大國」美國的一個故事,「民主」二字被徹底蹂躪,就好像宗教人物結婚生子的電影,將祟高的理想或者人物徹底拉下——我們就可為所欲為了——有些人會這樣想。

香港也面對真假普選之爭。真和假,本身就是一個價值判斷,真的好,假的壞,真的假不了。最令人容易失語的是今天,大家看起來都是爭取民主,人人都同意普選。所以,現在談的只是技術細節。然而,如果我們看香港近年的環境,真假普選之爭看來都是幻覺。假的真不了。

最近搬家,一些積壓多年的書又偶然地重現。早前過身的美國政治學家羅伯‧道爾(Robert Dahl)的小書《論民主》(On Democracy)又在眼前。英文版只有199頁,中文版約250頁。十幾年前嫌這本書太淺,但今天再看,才覺甚有味道。道爾85歲寫這書,似乎已是將民主二字消化再消化,是道中庸而極高明了。在這裏,我特別提一點︰在道爾眼中,「民主」這一字並不只是一個評價性的詞語,也是一個有經驗意義的詞語。我們說一個人「不民主」,大概是作評價。但說一個制度不民主,就不只是評價,而是可能說很多達致民主的條件沒有達成。郭秋永在導讀指出,「民主政治」這個評價詞語,既指一種理想的政府,又指一種實際的政府。「這就是說,民主政治一詞,既包含明確的評價意義,又包括某些尚待指明的描述意義或事實根據。假使推得太遠,那麼民主政治一詞就會淪為「只是吐露或引發情緒」的符號,而應被棄如敝屣了。」《論民主》一書就要將價值判斷和經驗判斷放在一起。「好的汽車」在不同年代有不且標準,民主如是。

根據道爾,現代民主的條件包括︰

  • 軍隊和警察控制在由選舉產生的官員手裏。(想想泰國和香港)
  • 民主的信念和政治文化。(想想香港一些人對商討的民主文化的抗拒和漠視,在工作場所對民主的質疑和不信任)
  • 不存在強大的敵視民主的外部勢力。(想想敵視「西方式民主」的中國——外部勢力?)
  • 現代的市場經濟和社會。(道爾指出市場資本主義必然會造成不同公民政治資源的不平等,市場資本主義可嚴重損害了政治上的平等。香港的貧富懸殊也防礙真普選和真民主。)
  • 弱小的次文化多元主義(想想我們如何對待同性戀婚姻)

我們在想香港有沒有真普選的時候,不要只著眼於什麼什麼方案,還要環視香港現有的條件,有沒有可能有真普選、真民主的出現。我們不必將支持民主僅視為一個道德表態而是一個動態的奮鬥過程——何況,所有人都幾乎走上「我要民主」這道德高地上了。這些條件,我們該如何克服?這是一個更艱鉅的問題,也是有了(假)普選後仍要處理的問題——所以,沒有所謂「政改」完了的一天,不要接受政府給我們那虛假的一勞永逸。

沒有普選和假的普選,你會選什麼?根本沒有選擇嘛。作為公民,我們要努力、奮鬥,爭取這些落實民主的條件。民主的理想仍是值得我們追求的,雖然現實世界會有一個有一個的障礙,但我們不需要就自甘活在漆黑一片的極權裏。民主路永沒終點。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