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警拘五百人 抗命者:「捨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

警拘五百人 抗命者:「捨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511名參加預演佔領中環被捕,當中有示威者,也有聲援學生的市民,也有七旬老人。由七一下午遊行到翌日被捕,再到晚上才獲釋,逾二十多小時無休息但部份人步出黃竹坑警校時精神抖擻,為參與公民抗命感自豪;但亦有簽了警告信的示威者坦言害怕警方日後會秋後算帳,考慮會否參與佔中。

學聯成員指第一批被捕人士在凌晨已抵達黃竹坑時曾要求食物,惟警方在早上七時半才能提供。他們說在疲極又餓的示威者希望席地而睡,但被警方拒絕,指「警員有可能會踩到你地啲學生!」。 四十歲的Jessie批評警方沒有協助市民。她大約在早上九點要求食物,結果等了五個小時到下午兩點才能吃飯。而她在被拘留期間曾要求要律師,但警察卻回說「要見律師,我地幫唔到你」。

受學生感召參與留守

三十多歲的曾先生育有一名五歲的兒子,被捕一事亦未有跟妻子報告。他觀察到很多社會運動都是由學生發起,中年人可能因家庭負擔而有所卻步。但是今次他不再退縮,他感到「保護學生就像保護子女」,認為有責任保護學生。他又看到警方在拘捕學生時使用過度暴力,「為了交差啫,不必如此粗暴」。

被捕的黃先生本說只是聲援學生,在昨晚集會已向警員多次重申「我唔係示威者」,但卻被警察強行用膠帶拉至示威區。他不小心跌倒時,警察沒有扶起他,反而強行拖走他,導致雙腳和手臂多處擦傷。混亂中警察更踩裂他的電話屏幕及扯斷他手錶錶帶。黃先生說已經驗傷,亦已作投訴,會追討賠償。

七十六歲已退休的潘先生約在早上八點被捕,約晚上八時獲釋放。連同昨日參與遊行,至今二十多小時未有休息,但他仍精神飽滿,笑言「已經捱慣」。潘先生認為自己應該為社會發聲,「捨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

logo210455431_10202562150478654_2818485089641635829_n

參與者:怕日後被檢控

十九歲的周同學是第一次參與社運,她沒有預計會被捕。因怕家人受刺激而沒有聯絡家人。在被拘留期間,因有很多人一起所以不太害怕。她表示有點害怕警方會秋後算帳,所以日後未必參與佔中。

logo2周同學

六十一歲的何先生參與當年香港89民運後一直無再上街,直到國務院發出白皮書時才決定再次出席大型遊行。對他來說,「警察」不只易了制服,對示威者的態度更是一去不返,他說當年的警察是完全沒有阻止參與大規模示威,但現時的警察已「大陸化」。留守晚上的佔領行動,何先生說是因為受到學生感動,才決定聲援及保護他們,但卻被捕。他感嘆自己年紀大,已沒有本錢參與社運,怕再次參與或真的會被檢控。

logo2984142_10202562134758261_7227627814485382468_n

記者:蔡子茵
編輯:歐陽聯發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