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香港警察,我不恨你,我等你

廣告
香港警察,我不恨你,我等你

廣告

一個倒戈的故事:警察們,其實你有得揀。

每一個反抗政權的運動,與人民前線對抗的一定是執法者。當權者高高在上,與人民肉搏的「賤樣」俾你知道不會被你看到;奉命來做衰人是這班差佬。相信一開始想打這份工的普通人都是想穿制服行街被細路點頭叫聲警察叔叔多過做人肉鐵馬被示威者一人一句問候的。

世界歷史上,很多成功的革命都是來自軍警的倒戈。稻草與鋼鐵的對抗最終鋼鐵為稻草護航。當軍警放棄為一個荒謬的政權殘害忠良,政府只得送乖,人民便有救了。

當年中國,都有一個關於倒戈的故事。八九年那個夏天,中共都有一個三十八軍軍長,名字叫徐勤先。當年,他拒絕受命中央,不肯傳令鎮壓北京街頭抗議:「寧殺頭,不做歷史罪人」,最後雖然人沒有死,卻承受了政治後果。二十幾年後受訪,仍然無悔。如果當時更多支軍隊抗命,整個中國的歷史可能便會改寫,香港也不會有個梁振英,中國也不會送我們這本白皮書。

在511事件,我們驚恨得呆了,第一反應是對焦執法者的手狠,把誇張的畫面放大再放大。我始終覺得,人都是人,在苦熱的日子超時勞動,誰都可能一時忘了仁義。我們不要重覆洗腦讓他們自己也相信自己是這副惡臉。把警察的無情「潛移默化」出來的,可能正正是我們。

被捕者陳又德記述了惡警的作為,但更欣賞,也證明了事實上香港還有良心警察。「佢(警察)一手繞過我大脾抬住我盤骨,佢由頭到尾係真心想托住我,而另一隻手同左邊警察一樣放係我大脾內側血海穴,但係佢從未比過力掐落去,佢係做樣比人睇...佢拍一拍我,我哋四目交投,。......身在曹營心在漢。」他也看到一位警察聽著死守的義士慷慨陳詞而眼角有淚。

我信,有的,還有的,香港警察還是有未滅的良心。那天,最大雨的時分我步出維園,沒有撐傘的警察有禮貌一個一個叫我們「小心睇路。」,我正正的向著他微笑說:「唔該晒。」警察都係香港人。我們今天打不還手,是因為我們信佔領一處領土不可像對方一樣用暴力,我們相信正義與和平才會片地開花。我相信,始終警察會同情我們的理想,同情我們的香港,然後向我們這一邊,站過來。

香港警察,我不恨你,我等你。

陳又德原文:〈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