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生活

取捨的問題:《歸來》

取捨的問題:《歸來》
廣告

廣告

在這電影快落畫的一個星期六早上,我跑到國金看了《歸來》。為何去看呢?因為不少朋友告訴我,這電影很好,鞏俐演得極之動容,還叫我帶定紙巾。

看畢,我承認我有流淚的,但不是那種流淚不止的,當然這不是用來衡量這是不是一部好電影的,而這電影的評價,我覺得是平淡地描述一段情,告訴什麼是愛,能夠陪著,就算不認得,都是愛。

電影改篇嚴歌苓所寫的《陸犯焉識》,不過張藝謀只選取該小說最後有關陸焉識在勞改中逃回家和「文革」後平反回家的故事來改編,至於陸在文革時所經歷的則沒有提及。於是,故事內容其實很簡單:陸在勞改時逃走回家,妻子馮婉瑜與女兒丹丹相依為命十幾年,被通知丈夫逃走了,而女兒對這個於她三歲時被捕的父親毫無感情可言,她正在芭蕾舞學校爭取成為表演的女主角,明顯這個爸爸的逃走會對她當選帶來負面影響。那晚,焉識回來了,在屋外敲門,婉瑜內心掙扎未有開門,焉識約定第二天早上在火車站會面,而那晚被通知落選的丹丹回家看到那便條,被那些緝拿人員哄騙以為供出這事就有機會重當女主角,於是,那個早上,爸媽未能團聚,眼巴巴的看著焉識再次被捕的婉瑜傷心不已。

幾年後,文革完了,焉識被平反,回家以為可以跟婉瑜與丹丹團聚,怎知婉瑜認不出自己,她只記得丹丹出賣爸爸,記得很多事,但她腦海中的焉識,就是不是眼前那個。

選取這部份來改編,而沒有什麼大起大落的劇情發展,別說演員,導演也是極難處理的,因為劇本沒有太多可以落墨,又不能拍得婆媽催淚(那就不是張大導啊),這個選取的決定根本就是向難度挑戰。於是,電影只能追求細緻度,細膩度與及情感的變化。

陸焉識十幾廿年之後終於歸來,當然最想念就是太太與女兒,奈何他明知女兒那時候出賣他,他當父親的也諒解了,反過來讓女兒重新接受這個父親,滿以為一切可以很好,怎料太太就是不認得自己。

那個盼郎歸的馮婉瑜,在不認眼前這個陸焉識後才收到他寄來表示五號回來的信,她每個月的五號都拿著一個寫著丈夫名字的牌到火車站接人,卻永遠的接不到。

丹丹多年後當然知道自己做錯了--不止是舉報父親,而且還將家中所有父親的照片都剪走丟掉,怪不得母親會那麼討厭她。所以,後來焉識從老同學手中找回一張舊照片,特意叫丹丹拿給母親,就是希望可以化解兩人的怨。

之後,我們看見的,是這個苦盡甘來的人,如何用盡方法希望妻子記起自己。最感人的,當然是婉瑜聽到鋼琴演奏,那一刻突然認出焉識--那十幾秒的相擁,恐怕是焉識最期待,但亦最痛的回憶。

我們也可以從電影點滴得知,婉瑜曾經為了希望得知丈夫的消息或者幫助丈夫獲釋,而被人不情願地侵犯。焉識後來猜到,打算找那個人報復,卻原來那人被捕了--這是電影中最隱晦地描述文革的禍害,更延申地指出,文革雖完,但那種政治審判,仍在。

電影看到最後沒有什麼曲折離奇,而是一個人為了對另一個人的愛,明白仍然陪著找到個最合適的位置已經很好。邊看著這電影當然也想到那部我很愛很愛的The Notebook(忘了忘不了),同樣改編小說,但由於把兩人的愛情描述得很細緻,後來如何努力希望妻子想起自己的一舉一動,到最後二人相擁離世,感動得多了。

當然,我絕對不能抹殺,鞏俐與陳道明的演出是超級厲害的,而新人張慧雯在這兩名高手之下交鋒也交出功課,絕不失禮。

我想,若果張大導不是要考慮什麼敏不敏感的題材,重新選段去拍這電影,肯定比現時出色得多了。最後送上這電影的主題曲,在網上找到三個版本,還是最喜歡韓磊唱的這個

原文刊於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