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悼主場

廣告
悼主場

廣告

多謝主場。(攝影︰Kenji Wong)

還記得2012年7月底,反國教大遊行之際,也是《主場新聞》開張之日,兩周年將臨,本來想寫一文贈慶,現在是悼文。

過不到兩周歲,又許這天來得太快,像一個朋友,不辭而別。

近年,每次上課或上台演講,若與傳媒有關,我都習慣不科學地問大家的媒介使用習慣,一路目睹,舉手說自己睇《主場新聞》的人急促增加。最近兩次,一次在大學、一次在澳門,我驚訝地發現,眼前的聽眾與學生中(大部分是大學生或關心社會的人),習慣看《主場新聞》的人,竟比TVB要多,緊隨《蘋果動新聞》之後。

影響力漸見,既喜亦憂。我們這城市,遊戲規則是這樣的,你搞得無聲無息,無人問津,縱使「反動」,說話不中聽,有關方面會隻眼開隻眼閉,無時間關心你。若媒體影響力大,引人注目,還要搞串連,自然會有人搞你。

搞,有很多方式。結業,是政治原因、經濟原因,還是「誤判恐懼」,又怎能分得清楚。

感謝主場新聞,曾經讓我懷抱希望,以為主流媒體淪落,我們還有新的平台發聲發熱。我從來不曾樂觀過,我知道希望以後就是失望,我慶幸曾經享受過一個喘息的空間。好事多磨,認真的人會受懲罰,劣勝優汰,從來是我們香港的現實。

多謝主場各位編輯記者,從你們很多細微動作,我清晰感覺到你們的專業。你們新聞觸覺敏銳、選取角度精準、有時效性;你們上載博客文章,撮錄的重點有紋路、上載的時間也經過計算、配圖的設計既雅緻亦有權威,一切令人放心,文章能登陸主場,是本人的榮幸。

2014年7月26日下午,蔡東豪在主場刊文,宣布主場新聞結束。

收到消息時,我在旺角配眼鏡,除下眼鏡時,眼前模糊一片,視光師說這樣那樣,這鏡片那鏡片,統統聽不入耳。西洋菜南街的行人專用區,途人熙來攘往,荒誕的歌聲響徹長街,世界繼續在轉,反佔中街站大叫大喊,把所有發聲的人統統稱為「野蠻暴力」。

步上序言書室,唐七樓,很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