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際此時刻,我們需要的其實是勇氣

廣告
際此時刻,我們需要的其實是勇氣

廣告

「主場新聞」突然停辦,兔死狐悲,大班的D100宣布即時停播至下周二,以示沉默的抗議和悲憤。

際此時刻,我們需要的其實是勇氣。毎臨重大危難和困阻,我很多時都會想到森畢京柏(Sam Peckinpah)的「流寇誌」(The Wild Bunch),想到戲裏幾個流寇,路過一個面臨惡霸蹂躪的村莊,本來事不關己,經已離去,但最終基於當下即是的道德,道義所在,明知寡不敵眾,九死一生,亦毅然回頭,結果全部從容就義。

香港有三分之一人都是離地中産,擁有外國居留權,過去已走過一次,結果又回來,如今面對中共及其走狗的肆虐和恫嚇,深感憂慮驚慌,心力交瘁,人之常情。每個人的底線都不同,可以做到什麼,都不必深究,情有可愿。

但選擇和被迫留下來的人根本沒有選擇,只能勇敢地活下去,面對橫逆,毋須驚怕,一定要習以為常,顛沛如是,慢慢就會免於恐懼,視死如歸。

鬥爭就是這樣,勇者無懼,智者不惑,仁者無敵。只要比敵人更不怕死,最後就會勝利。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