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教育工作關注組

教育工作關注組由前線教師和關注教育的家長、學生和文化界人士組成,透過舉辦讀書會、研討會和在不同平台撰文,聯合教師和各界捍衛課堂自主,推廣公民教育和豐富通識想像,以回應社會上對通識科的憂慮和質疑。 我們的宗旨 - 堅持捍衛教育專業與課堂自主 - 維護及貫徹通識科多角度及批判性思考理念 - 拒絕政治審查 我們的工作 ‧開辦給家長和基層的通識課,讓家長和大眾了解通識到底是什麼 ‧於主場新聞專欄,討論通識、教育與生活 ‧於評台專欄,探討通識科發展 ‧於《讀書好》雜誌不定期供稿,用知識擴闊通識想像 ‧流動讀書組推動教師閱讀和討論 ‧積極以通識教師身份介入公共討論 ‧監察和回應對通識科的不尋常攻擊 ‧舉辦研討會,關注通識科課程改革 網誌

生活

讀《第七天》有感:我想要怎樣的學校教育?

讀《第七天》有感:我想要怎樣的學校教育?
廣告

廣告

作者簡介:快樂王子,中學老師,教育工作關注組成員。看見窮人的困苦,弱勢社群的無助,快樂王子流淚了。他要燕子把身上的寶石金箔取下來幫助命苦的人。不是每個人都有勇氣和條件當快樂王子。儘管如此,希望人人都能盡力當快樂王子身邊的那隻燕子。

我自幼與母親親近,自覺與她心連心。 生於長於將女性定型為好媽媽、好妻子的傳統社會,活在高呼解放女性的現代社會,母親明白我對自由的渴望,我亦明白她為什麼不能解放自己。近一兩年,母親老是說:「我快六十歲了,還能陪你多少年?」我無法想像失去母親的日子能怎麼過,也許會像《第七天》中楊飛失去相依為命的父親楊金彪那樣,死了到了另外一個世界也在尋找至親,久久不能釋懷。學校沒有教我如何面對分離,如何面對至親的離去、生命的消逝。

我活在傳媒大肆報導「剩女」的年代。在學校,我學甚麼成因導致「剩女」,「剩女」對社會有甚麼影響。這些成因影響我都背得滾瓜爛熟。然而,我卻無法判斷楊梅為愛情跟著一個窮困潦倒的小子是否值得。她是痴,是傻,還是女性三貞九烈的最佳典範?

我自小知道窮是甚麼滋味。到學校唸書考試是父母為我安排的脫貧之路。教育和工作賺錢是掛鉤的。十多年的教育無法讓我弄清是貧窮可怕,還是人失去尊嚴可怕。伍超為了楊梅多次失去工作晉升的機會。他寧願窮也不願讓自己的女人出賣身體,這是意氣用事、不識時務,還是骨氣,不為五斗米而折腰?

貧富懸殊是這個城市,這個國家,甚至全球要面對的問題。在資本主義盛行的時代,我們對用錢分配資源,將人劃分等級習以為常。然而,當金錢主宰我們的一切,包括生養死葬,以至死後的世界,這是否我們想要的社會?死了還不能平等,必須死無葬身之地才能達致大同。面對這樣的社會,我們該如何自處?教育局教我們要終生學習,學會兩文三語,掌握九種共通能力,提升自己的競爭力,避免自己成為窮的那個人。

十多年的學校教育、二十多年的家庭教育都教我要「聽話」。我絕對是老師眼中的模範「聽話學生」。然而,今天作為老師的我,想到自己的學生面對生命的大問題像自己一樣無所適從的時候,我還要「聽話」,乖乖提供教育局提倡的「優質教育」嗎?突然想起英國搖滾樂團Oasis 《Don’t Go Away》的一句歌詞:Damn my education 。

公民讀寫:教育工作關注組的成員相信公民必須閱讀。我們相信以公民身份閱讀會有新的體會。我們更相信一個題目,不同的人會有不同的閱讀和體會。我們當中有教師、有文化工作者、有資訊科技工作者、有學生——不同眼光自可互相學習。所以我們一起閱讀,一起寫。如有興趣加入,請電郵 [email protected]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