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教育工作關注組

教育工作關注組由前線教師和關注教育的家長、學生和文化界人士組成,透過舉辦讀書會、研討會和在不同平台撰文,聯合教師和各界捍衛課堂自主,推廣公民教育和豐富通識想像,以回應社會上對通識科的憂慮和質疑。 我們的宗旨 - 堅持捍衛教育專業與課堂自主 - 維護及貫徹通識科多角度及批判性思考理念 - 拒絕政治審查 我們的工作 ‧開辦給家長和基層的通識課,讓家長和大眾了解通識到底是什麼 ‧於主場新聞專欄,討論通識、教育與生活 ‧於評台專欄,探討通識科發展 ‧於《讀書好》雜誌不定期供稿,用知識擴闊通識想像 ‧流動讀書組推動教師閱讀和討論 ‧積極以通識教師身份介入公共討論 ‧監察和回應對通識科的不尋常攻擊 ‧舉辦研討會,關注通識科課程改革 網誌

社運

關於公民抗命的意念筆記

關於公民抗命的意念筆記
廣告

廣告

文:曾瑞明,八十後,兩女之父。香港大學哲學博士,專研倫理學、政治哲學。現職通識科老師,並與一群老師創辦教育工作關注組,推廣公民教育和豐富通識想像。

  • 公民抗命有深遠的宗教背景,例如基督徒便是不服從世俗的羅馬法。基督徒應特別與「公民抗命」這概念親近。
  • 公民抗命就是要引人駐目,最好是全球關注。梭羅的抗命理念便是由托爾斯泰和甘地等的著作名傳於世。作家在公民抗命扮演重要角色。
  • 甘地、馬丁路德金雖然推崇「和平非暴力」,但最終都是被殺。所以「佔中死士」一名其來由自。誰才最暴力?宜引以為鑑。
  • 沒有違法的不算是抗命。「佔中作為公民抗命必然違法」是套套邏輯。
  • 其他合法的抗議包括罷課、罷工、不當公務員……所以,重點在於發聲還是忍氣吞聲,而不只是佔中不佔中。
  • 蘇格拉底沒有接受惡法,他只是接受惡法的懲罰——因為這正是他的抗議。
  • 公民抗命要做的是直指良心,公眾和權力的良心——怪不得最近有人說不要講良心,說講良心危險。
  • 公民抗命也是一種公眾的公民教育——因此,請用公民教育的標準來判斷運動成功與否。它是否合符道德的標準,即能否提升人心。
  • 因此,理論上誰都有權抗命,但不是誰都有理由抗命。
  • 抗命者也許不把公民教育視為第一位,而視自己抗命為自己心靈的洗滌——這是宗教精神。
  • 真普選還是某條法律的遵守重要?——每個香港人都在答或迴避這問題。
  • 真問題不是支持/反對佔中,而是「真普選」對你我有幾重要。
  • 覺得不重要的請預備你的解釋——不是對反佔中的解釋。
  • 不是犯法的都是公民抗命——這是公民抗命的人都會接受的,笨蛋。
  • 為什麼要持守「和平非暴力」?只能因為我們相信公眾都持守這價值。極權政府不會。
  • 自由民主政府之下不需要革命,但可以有公民抗命。
  • 公民抗命會不會影響你我?當然會。惡法或不公義制度就不會影響你我嗎?

意念來自Hugo Adam Bedau edited, ‘Introduction,’ Civil Disobedience in Focus (London: Routledge, 1991)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