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胡世君

自由寫作人、文化人、性別研究/文化研究雙碩士。 喜歡性別解謎、逃出香港、愛情小說及解構電影。 曾旅居澳洲一年,驚覺天下之大,香港之小。世界原來好好玩。 我的個人網誌﹕https://www.facebook.com/WriterKenneth 網誌

生活

背包客的主場

背包客的主場
廣告

廣告

很多背包客都跟我一樣,出走過,見識過大世界的美,即使回到「主場」,仍不時心癢癢欲再上征途。尤其今時今日香港環境紛亂、前途未卜,不斷旅遊甚至移民的大有人在。如果「離地中產」是一班擁外國國籍的香港人,那麼很多背包客(大部份?),早已變得腳步浮浮,甚至「狂隊」Red Bull妄想獲得一對翼。

外國月亮特別圓?我只能陳腔濫調回應﹕「各有各好」。但肯定的是,澳紐美加英日韓都沒有共產黨執政,這也是我從不考慮移民台灣的原因,因我認為台灣遲早也會「被回歸」(對不起!)。無疑,任何國家也有自己的問題,即使移民避開香港政局,但外國政府也可以很糟糕。想起移民澳洲的朋友,他在那邊買了兩間平房,一家四口生活寫意﹕「來到這裏最重要是賺錢好好生活,澳洲的政治關我屁事﹗」很實際,也很香港人。

今天聽到一則「奇聞」,一名到德國工作假期的香港人,特意趕回香港參加「七.一遊行」,最後成為511名被捕人士之一。記得某年「六.四」,我仍身處澳洲農場,我只能跟一位友人一起默哀,並向另一位香港年輕人講了十分鐘「六.四」Lecture,僅此而已。我從沒想過專誠飛回來點蠟燭和遊行,但若你關心某地,原來甚麼都做得出(就如那德國背包客)。其實縱然人在外,心野了,香港的種種就事不關己?

香港保衞戰難打,而我們這群「野孩子」偶會進退失據。是走?是留?但香港永遠是我們「主場」,即使移民了,我仍然是香港人。尤其人未走未死,我們更必須關心香港事、繼續爭取真普選、保護香港的價值觀和制度。喜歡陳曉蕾的霸氣:「最憎人講香港已死,生勾勾喺度唔做嘢」(最討厭人家說香港已死,活生生卻不做點事)。想起另一位朋友,她本是「一等順民」,但到過澳洲後,學懂原來「爭取」可以改變社會。她回港後積極參與抗爭運動,在此之前她連遊行都未參加過。

出走沒問題,但放棄「主場」等於認輸。請腳踏實地為香港努力。

My Blog「自由寫作人胡世君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