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猶太復國主義如何編造神話--介紹《發明猶太民族》一書

猶太復國主義如何編造神話--介紹《發明猶太民族》一書
廣告

廣告

最近以色列政府侵略加沙已經達到喪心病狂地步:連聯合國的避難所也被反覆轟炸,造成大量平民死傷,尤其是兒童。

香港那些親以色列政府的群體,不斷強調哈馬斯如何用火箭炮襲擊以色列(不提絕大部分都被以色列的先進防禦系統擋住),或者他們如何使用地道偷襲以色列(不提許多地道是用作偷運糧食/日用品,以繞過以色列的嚴密封鎖)。但更大問題,是這些親以色列政府的人,承襲英美親猶太復國主義的立場,刻意不提一點:以色列目前所控制的土地,一半來自搶奪巴勒斯坦人的土地,是非法佔領。巴人的長期鬥爭不過是想恢復國土而已。

侵略者就是侵略者

1947 年,在英美主導下,聯合國通過決議,把55%巴勒斯坦土地分給新的以色列國,其餘則分給新成立的巴勒斯坦國。但當時巴勒斯坦人民都反對這個決議,因為他們認為,他們世代都居於此,而大量猶太人是最近才從世界各地來到巴勒斯坦的 – 在二十世紀初,猶太人只佔人口百分之一。由於之後猶太復國主義的興起,才導致猶太人口增加到30%,但仍佔少數。所以1948年巴人和周圍的阿拉伯國家,發動保衛國土戰,不過為以色列所敗。以色列乘機擴大戰果,侵占了80%巴勒斯坦。更壞的是,以色列一立國,連聯合國決議也沒有遵守,相反,在英美支持下,反而否定巴勒斯坦人立國權,不容他們在其餘未被侵略的土地立國,更在以後幾十年(特別是1967年),繼續肆意侵奪巴人土地,吞併了戈蘭高地和東耶路撒冷。同期,巴人難民也從一百多萬上升至四百萬。[i]

聯合國安理會,從1948年到2009年,一共通過了79項決議案,譴責以色列非法佔領別人土地,要求它撤出。當代世上沒有一個國家能夠有這個記錄。如果不是美國偏袒,並以大量軍事援助,以色列不可能逃得過制裁。[ii]

當今以色列是猶太復國主義者所建立的。但它並不能代表所有猶太人。事實上,以色列猶太人只佔全世界的37%。另一方面,猶太復國主義,從1896年赫茨爾(Theodor Herzl)發表猶太人要復國的文章算起,只有一百多年歷史,之前二千年,四散各地的猶太人從來都沒有想過要「復國」。十九世紀末,一方面由於歐洲反猶主義日甚,另一方面則受民族主義的刺激,才有了猶太復國主義。甚至到了猶太復國主義者開始得到較大響應之時,他們還在爭論究竟應該在烏干達立國呢還是在巴勒斯坦。所以無論從縱的歷史角度,還是從橫的國際比較,都不能說目前的以色列能代表所有猶太人。當我們譴責以色列的時候,也切記不可落入另一個陷阱,就是反猶主義,或不自覺地使用其語言。

羅馬人沒有全部流放猶太人

猶太復國主義最終揀選了巴勒斯坦為立國之地,「為沒有土地的人民(指猶太人)準備一片沒有人民的土地(指巴勒斯坦)」 – 他們自欺欺人,說巴勒斯坦沒有多少居民。但當時的猶太作家阿哈德.哈姆(Ahad Haam)已經警告,漠視巴勒斯坦已經有阿拉伯人定居的事實,非常愚蠢。[iii]

猶太復國主義自有其一套理論,就是從猶太教取其所需,說以色列之地是上帝應許給猶太人的,只是猶太人在公元70年被羅馬人毀滅耶路撒冷之後,被全民流放,四散世界各地,而現在就要把「上帝應許之地」討回來。這也是以色列獨立宣言的內容。其次,以色列的立國原則之一,就是視世界各地的猶太人,都是其國民,都有權回來定居。而這個原則,正是根據所謂大流放理論。

特拉維夫大學的歷史系教授舒隆慕‧山德(Shlomo Sand)的2008年著作《發明猶太人》(The Invention of the Jewish People, Verso)以豐富史料說明,所謂大流放之說根本不成立。公元70年,羅馬人毀滅耶路撒冷,但山德說這沒有擴及整個猶太王國。把全部猶太人流放的說法不通,因為羅馬統治者需要猶太農民耕種並繳稅 – 他們侵略別人的目的就在此啊。山德還引述1882年以色列.貝京德(Israel Belkind,也是猶太復國主義者)的文章,該文認為,離開耶路撒冷的主要是上層階級、教士和城市居民。但廣大農村的猶太農民都留下,後來在悠長的歷史中慢慢改宗伊斯蘭,但很多仍然保留希伯來姓氏。換言之,今天巴勒斯坦的阿拉伯人,不少就是猶太人後裔。所以貝京德號召猶太人要待之如同胞,把當地的希伯來學校開放給穆斯林。(183-186頁)

關於羅馬人流放全部猶太人的神話,主要是後來的基督教所創造,以彰顯上帝懲罰猶太人之說。。

另一種為大流放理論辯護的說法,承認羅馬人並無趕走所有猶太人,但公元七世紀,穆斯林入侵巴勒斯坦,迫使餘下的猶太人離開家園。(140頁)但作者不同意這個講法:穆斯林沒有驅趕猶太人離開的政策。相反,穆罕默德的訓示是只要猶太人交稅,就得到保護。作者認為,由於穆斯林不用交稅,所以可能不少猶太人因此改宗伊斯蘭,導致猶太人大量減少。穆斯林對待猶太人也比較拜占庭好,所以拜占庭下的猶太人都慶祝穆斯林的勝利。(179-181頁)

應許之地不在現世

山德在2012年又出版了一本新書《發明以色列之地》(The Invention of the Land of Israel, Verso),主旨是暴露猶太復國主義把猶太古經文中的以色列之地,當作是他們當代的國家想像,根本是杜撰。

在以色列,所有外文書一旦翻譯為希伯來文,「巴勒斯坦」一詞都翻譯為「以色列」,以便符合主流思想。按照這種思想,今天之以色列國,實與二千年前之以色列王國一脈相承,所以今天以色列霸占整個巴勒斯坦,也是順理成章。作者在序言中指出,古以色列王國根本不包括耶路撒冷、希伯倫、伯利恆等等。耶路撒冷坐落於南面的古猶太王國。古以色列王國,與南面的古猶太王國,亦從未試過統一,所以也從無南北統一的王國名稱。聖經中若指涉整個地區,則稱為迦南(Canaan)。總之,凡古經文使用「以色列」一詞,都不是指整個巴勒斯坦地區,而只指涉北面的古以色列王國。

猶太復國主義的另一個神話,是拿猶太教關於救世主重臨人間的時候,也是教徒重回應許之地的日子這個教義,來為他們今天奪取巴人土地來辯護。其實猶太教關於應許之地的說法,根本不是說現世,而是說來生。猶太人被流放而離開故土,那是因為猶太人犯罪了:「上帝給了我們,然後上帝拿回去」。只有在救世主重臨,那時活著的和死的,才回到耶路撒冷得到永生。換言之,應許之地不在人世,而在死後。由於是上帝的懲罰,所以,即使猶太人在世界各地受到壓迫,二千年來也只會移民其他地方,很少重回巴勒斯坦。最多是朝聖與歸葬而已。

為何世界各地都有猶太人

其次,在巴勒斯坦以外之,世界各地所以有那麼多猶太人,也不盡是公元70年那次大流放的結果。山德指出,猶太復國主義者總想抹殺一個事實,就是古代猶太人並不都聚居於巴勒斯坦,而是在遠至北非、東非、印度和俄國南部,都先後建立過王國,並令到當地居民歸宗於猶太教,以後也就成為猶太人了。

這個議題也引申到另一個議題,就是如何界定猶太人。像猶太復國主義者那樣把猶太人看成二千年不變的民族,根本有違歷史。如果想從種族角度來界定,那麼可以肯定是今天所有猶太人/信奉猶太教者不可能是「純種」。若以宗教定義猶太民族,山德就質疑:世上無所謂「佛教民族」,為何又會有「猶太民族」呢?作者挑戰猶太復國主義的教條,並非要完全否定猶太人的民族身份(尤其在德國納粹殘殺幾百萬猶太人之後)。他本人也是猶太人,而且曾經當兵保衛以色列。他的目的是為了反駁猶太復國主義關於世界各地猶太人都有權回到巴勒斯坦的立場。

猶太復國主義為求成功綁架猶太人和猶太教以建立自己的政權,真是不惜一切。這本書的序言就提到一個饒有意義的近事,反映了美國之虛偽之餘,也看出了猶太復國主義之醜惡。其實,長期以來,已經長期定居美國和中西歐的猶太人,都沒有興趣移居巴勒斯坦。希望移居的,主要是東歐及俄國猶太人,因為他們比較貧窮,又比較受反猶主義的影響(所以他們也成為猶太復國主義的群眾基礎)。但這也決定了,移居巴勒斯坦的猶太人不會太多。以後多起來,主要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反猶主義日益發展到中西歐,也才逼更多猶太人離開。但是他們多數希望去美國,而非巴勒斯坦。然而,在1924-48年間,美國卻一直禁止猶太移民!猶太人沒辦法,只好移居巴勒斯坦,而此非本意。

戰後,美國因為想利用猶太復國主義來鉗制中東,才開始改變對猶太復國主義的態度,把自己打扮成猶太人的朋友。1980年代,列根與蘇聯達成協議,讓蘇聯猶太人自由移居美國。而當時這些猶太人也同樣以美國為移居目的地,不是巴勒斯坦。但以色列怎樣對待自己的同胞呢?它盡力阻止列根的計劃,並買通羅馬尼亞獨裁者壽西斯古共謀,令一百萬蘇聯猶太人被轉到以色列而非美國!

猶太復國主義並不孤單

山德強調,雖然猶太民族主義處處標舉猶太教和猶太歷史,其實是一方面曲解猶太教,另一方面又將之工具化,任意使用猶太教的語言、價值、符號、節日和禮儀來為一己之私服務。它不能代表猶太人。

山德這本書自然是一家之言,但在今天巴勒斯坦炮火隆隆之際來讀它,有助大家深刻反思:從前被人侵略屠殺,今天又回頭來侵略屠殺別人,而且為求合理化自己,不惜編造歷史。然而,只有猶太復國主義如此嗎?今天中國,是不是也在上演著同樣的戲碼?

2014年8月1日

[i]《以色列-尋找身份的國家》Claude Klein,中文版,香港三聯。

[ii] 請參看這篇羅列了所有有關決議的文章

[iii] 同註一。

廣告